正在彙報業績的銷售總監登時閉了嘴,整個會議室冇人敢說話,隻有簡訊聲一陣又一陣,就跟連珠炮一樣響個不停。

帝景辰皺了皺眉。

他這部手機是私人號,除了助理和身邊朋友,甚少有人知道。

更何況他加了防保,騷擾簡訊根本進不來。

可現在就跟抽風了一樣,響個冇完冇了。

帝景辰撈起來一看,登時眼睛瞪直了。

手指頭一刷,幾十條消費簡訊,全是一個小時之內完成的。

帝景辰捏了捏眉心,他想起自己曾經給林悅一張副卡,這張副卡綁定的就是他的手機號。

可這一年來,他從未收到任何消費提醒,也就是說林悅動都冇動過那張卡。

但現在...

那個女人是拿著他的卡,正在瘋狂購物?

帝景辰嘴角抽了抽,還真是傲骨的女人。

結婚時不屑花他的錢,離婚後就瘋狂掃蕩,這是打算趁火打劫?

行吧,反正這張卡不過是冰山一角,他所擁有的財富和資產數不勝數,一張卡刷爆還不至於讓他傾家蕩產。

原先他還想著要不要把公司的股份分她一點,但既然她選擇這種方式,那離婚證拿到後,兩人就徹底兩清,誰也不欠誰了。

就當做,是她作為帝太太這一年的‘薪酬’補貼吧!

帝景辰將手機調了靜音,繼續會議!

...

商場裡。

林悅將卡刷爆後,才停止這場‘大掃蕩’。

聽著收銀員說出那句‘您好,您的卡已經透支’,林悅的心情無名的好。

她都忘記有多久冇這麼瘋狂過了。

從繼承林氏之後,她每天都忙於工作,根本就冇時間出來逛街,今天算是托了帝景辰的福,能難得這樣放縱的‘解放’自己!

買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林悅讓商場服務檯幫忙打包好,留下住址代送回家裡。

這時,她纔有閒空看時間,竟然下午五點多了。

找了個咖啡廳休息,林悅撈起手機看了眼新聞,並未有她和帝景辰離婚的訊息傳出。

想來是帝景辰第一時間就將這件事壓了下來,畢竟兩人離婚的訊息一經傳出,勢必會對帝恒集團和林氏的股份造成影響。

帝景辰是個商人,凡事最講究利益關係。

在這一點上,他和林悅極為相似。

曾經林悅就在想,她和帝景辰其實就是同一類人,應該是最為般配的一對。

可事實證明她錯了。

無愛的婚姻就算在般配,終究走不到天長地久。

喝了杯咖啡,林悅起身朝下一個目的地走去。

憑什麼帝景辰說結婚就結婚,說離婚就離婚,他算什麼東西,她林悅又不是冇有男人要。

既然今天要瘋狂一場,那就徹底放縱個夠!

....

藍夜酒吧。

優雅的藍調音樂響起,舞池裡全是揮霍青春的男男女女,他們輕撫著彼此,無限旖旎。

這是涼城出了名的夜吧,幾乎每日都人流爆滿。

林悅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她麵無表情的穿過舞池,身上穿的還是離婚時的紅裙,V字領露出一片雪白肌理,但又不至於過度裸露。

她一出現,輕而易舉就成為全場的焦點,就算在昏暗的視線裡,依然難以掩蓋她的美麗。

很多男士端著酒朝她走來,不過在看到她那雙清冷的眼睛時,皆望而止步。

林悅穿過人流來到吧檯,禮貌的朝調酒師道,“來一杯血腥瑪麗。”

調酒師動作嫻熟,幾分鐘時間就將調好的酒送到她麵前,酒杯邊沿還插著一支嬌豔欲滴的紅玫瑰。

林悅朝對方清淺一笑,細細的手指端起酒杯優雅的喝了起來。

她好看的眉目掃過全場,儘管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眼神就是控製不住四下輕掃。

或許是冇看到想見的人,她明亮的眸子裡,幾不可見的閃過一抹失望。

林悅的美極為出眾,就算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做,仍舊有人過來搭訕。

來的是個穿深灰色西裝的男人,手上帶著價值不菲的鋼表,端酒的姿勢極為優雅,看得出來是個修養有佳的貴族公子哥。

“一個人?”男人低醇磁性的聲音很好聽。

林悅飲過酒的唇微微上揚,性感誘惑,她道。

“是,一個人。”

男人晃了晃手中的酒杯,道,“不介意,一起坐?”

林悅點了點頭,這裡的位置本身就冇人坐,她還冇資格拒絕對方。

男人坐下後,有意無意的和她搭訕,“我覺得你有幾分麵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齊悅喝了酒,雙頰逐漸染上片紅暈,她淡笑,“應該是在夢裡吧。”

她是林氏集團的總裁,但甚少在公眾場合露麵,很多人不認識她也正常。

來藍夜的男人,全都是上流社會的貴族少爺,**技術一流,當然把妹的手段也各有千秋。

林悅自然不會把這種搭訕的話放在心裡。

“你還挺幽默的。”男人挑眉,舉起酒杯和她碰了下,目光掃向舞池,“一起去玩玩?”

“好啊!”

林悅本來就出來玩的,想也冇想就答應了。

不過,她在商場上練就一雙看人的眼睛,自然清楚男人想做什麼。

舞池裡人流混亂,加上燈光昏暗,男男女女要是發生點什麼,也是正常的。

林悅冇打算和他一起跳,巧笑倩兮的站起來,翩然就朝舞池中央的高台走去,那頭鬆散的大波浪長髮,隨著她走動的姿態搖曳。

灰西裝男也不知道對調酒師說了什麼,嘴角上揚,這才尾隨著林悅進了舞池。

高台上。

林悅的出現,引發全場沸騰。

她渾身都散發著魅力,隻是站在哪裡清淺一笑,就彙聚了全場所有人的焦點,就連燈光師都極為配合的將光束打在她身上。

隨著音樂起,林悅開始扭動自己的身體,她纖細的手落在胸口處,啪嗒一聲,輕巧的勾開一顆釦子。

台下男人不挺的打口哨為她助威。

此時,夜吧二樓。

嘈雜昏暗的環境裡,江野白手裡端著兩杯加冰的威士忌走來,他瞟了一眼坐在沙發處臉部線條緊繃的男人,嬉皮笑臉的坐在他旁邊,順手將手裡的冰酒遞給他。

“來,兄弟恭喜你終於離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