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第一天,我在冷宮有了一個床位。

後悔。

當事人現在就是很後悔。

我早該在看到皇上一臉的絡腮鬍的時候就明白。

我穿的不是什麼言情小說的世界。

更不應該像小說劇情裡寫的那樣,輕易暴露自己的穿越者身份。

可惜我腦子轉得太慢。

還冇從這打擊中回過神來。

李貴人已經擠開我一個滑鏟跪在了皇帝腳邊。

「皇上,皇上你可來了。臣妾想你……」

沈才人也捏著手絹嬌羞道:

「皇上,臣妾今日又想起來一個釀酒的法子……」

這競爭,真的激烈。

皇上不耐煩道:「那法子朕早知道了,再想點有用的。」

他挑挑揀揀地翻了李貴人牌子,然後點了乖順的王美人教我規矩。

臨走的時候看我的眼神裡透著輕蔑:

「你倆都是冇用的大學生,有共同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