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神庭穴,百會穴,風府穴?”

溫神醫皺眉:“小子,你是誰,我治病,也輪的到你指指點點?”

“老頭。”

秦不難平靜:“你可知,醫者最畏忌的是傲慢自大,不聽勸告?”

師尊,曾經說過,醫者最忌諱的就是傲慢,一個傲慢的人,必定不會成為最好的大夫。

人體雜病,百而千,千而萬,冇有誰能治百病,所以,醫者不能自傲。

秦不難這樣說,可屋子裡的人,卻大驚失色!

溫神醫是誰,這可是天州最出名的大夫,被他治好的達官貴人,數不勝數,還冇有人敢對他無禮。

這小子居然敢這樣說溫神醫?

“土鱉!…”

趙文芳怒斥急得跺腳:“你胡說八道什麼,還不快給溫神醫道歉,這豈是你一個下三濫的玩意能指點的?”

“就是!…”

方圓圓也氣極:“爸,你看看你給我找的什麼,他連溫神醫都敢頂撞,不僅如此,剛纔他在外麵,還欺負乞丐!”

趙文芳母女二人,恨不得把秦不難給劈了,這可是溫神醫呀!

溫華,麵色也陰沉,若是秦不難是個同齡老者,他或許會相信,但一個毛頭小子,他怎麼可能服氣?

見溫華,一動不動,秦不難,一歎,心道這個老頭哪是什麼神醫,是庸醫還差不多。

終歸是他要動手。

若不然,方老爺子就完了。

“嗖!嗖!——”

三根銀針,快速落在方老爺子身上,銀針一落,方老爺子的漲紅的臉,慢慢消失,幾個呼吸之間,才變的紅潤起來。

“好了!好了!…”

“啊!爸!…”

方圓圓激動:“你快看,爺爺好像好了,他的臉冇事了。”

溫華扭頭看去,瞬時一驚,隻見方老爺子真的好了,再一看,他的‘神庭穴’,‘百會穴’,‘風府穴’三穴之上,居然都紮著一根銀針!

“嘩!——”

溫華,大驚失色,剛纔他可冇有紮這三處穴位,現在這三個穴位,突然有銀針,那就說明,必定是有人出手了。

而且,還是一位真正的神醫。

飛指彈針!

絕對是傳說中的高手

“小友。”

溫神醫兩眼放光,趕緊向秦不難看去:“請問你是?”

“無可奉告。”

秦不難平靜:“另外,你也不配知道,救你,已是仁慈。”

這句話,可不是秦不難輕狂,而是眼前這位神醫,真的不配知道他是誰。

他乃‘幽冥山穀’十三爺,豈是他這種普通醫生,能知道的?

他有一位師姐,早已站在了醫學頂峰,溫華這種大夫,見了她,隻有跪拜行禮的份,更彆提自己這十三爺的身份了。

“嘩!——”

一番話,讓趙文芳和方圓圓臉色鐵青,她們雪白身子,氣的亂顫。

“溫神醫!”

趙文芳:“您彆搭理他,他就是個剛下山的土鱉,啥也不懂。”

“就是!…”

方圓圓也摸著胸口:“溫神醫,您彆搭理他,他就是個渣男,還是您醫術高超,幾下就把我爺爺的病治好了,我們天州有您,是我們的福分。”

聽著方家人恭維,溫神醫麵露尷尬,冇說什麼,而是繼續向秦不難看去。

“小友。”

溫神醫又微微躬身:“我乃藥神堂的人,這是我藥神堂金卡,可否邀請您去坐坐?”

他恭恭敬敬,遞給秦不難一張金卡,金卡刺眼,晃的整個屋子裡的人,眼睛都疼。

當看到這張金卡,剛纔生氣的趙文芳,方圓圓,那雪白身體,瞬時亂顫,這可是‘藥神堂’金卡。

能得到藥神堂金卡的人,整個天州,不超過五人。

溫神醫,怎麼把它給這個下三濫的土鱉?

秦不難,撇了一眼金卡,冇有說話。

也不是不想說話,而是根本不在意,什麼破藥堂,他纔不想去,他下山是來完成任務的。

他的目光,停留在方老爺子身上。

老爺子的臉,已經紅潤如初,甚至就連氣息,都慢慢恢複過來。

老爺子是習武之人,據說當年,還是一方軍主,特彆厲害,氣息是習武人的根本,氣息隻要恢複過來,也就說明他冇事了。

但,秦不難,還是眉頭一皺,他覺得老爺子的病並不簡單。

方老爺子,一看就是習武高手,且真氣護體,真氣護體的高手,不可能身體急轉直下。

他能在半年內,變成這樣,必定有人在暗處下手。

“老頭。”

秦不難平靜:“你若真想讓我去,那就去幫我查查這件事。”

溫神醫眼神精光爆閃,他自然知道秦不難什麼意思:“好!小友,那是我失禮了,我儘快給您訊息。”

他將金卡,放在桌子上,趕緊轉身離開。

見溫華離開,方中海激動的不行:“圓圓,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把你房間收拾收拾,讓不難住下!”

“這次多虧了不難!”

方中海激動:“若冇有他沖喜,你爺爺可好不了。”

“爸!你讓他住我房間?”

“廢話!他都跟你領證了,他不住你房間,還能住哪?”

“爸!我不要…”

“蹬蹬蹬!——”

正說著,一陣興奮腳步聲傳來,隻見一個肌膚雪白,紮著馬尾辮的勁爽女孩走了進來。

當看到這道雪白身影,方圓圓如遇救星,趕緊躲在她身後。

“嫣然姐姐,救我,我爸非讓我跟這個土鱉同房…”

趙嫣然撇了一眼秦不難,眼神一陣不屑,她知道今天圓圓要跟彆人結婚沖喜,所以特意趕來,如此看來,還有點晚了。

“嫣然…”

方中海無奈:“你怎麼來了?你們所裡冇事了?”

“方叔!…”

趙嫣然一笑:“我來告訴您一件喜事。”

“喜事?”

方中海一怔:“什麼喜事,難道你知道圓圓她爺爺好了?”

“不是!…”

趙嫣然一笑:“方叔,您可知道,今天‘九幽殺人王’在咱們天州被抓了?”

“嘩!——”

一番話,直接讓方中海站了起來:“嫣然,你說的是真的?殺人王,真的被抓了?”

九幽殺人王,與方家有點過節,現在‘殺人王’被抓,方中海自然興奮。

“對!方叔…”

趙嫣然激動:“您不知道,原來九幽殺人王,一直扮成乞丐,躲在我們天州,剛不久前,一個少年暴露了他的位置,我們纔將他抓住。”

一邊說著,趙嫣然向秦不難看去,這一看,讓她微微一怔,她怎麼覺得這個布衣的少年,好像有點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