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嘩!——”

聶遠海一句話,讓屋子餐桌前的所有人都怔在原地,尤其是剛纔譏諷秦不難的趙文芳和方圓圓。

她們一直以為,那個長了白毛的藥材,是個不值錢的垃圾,趙文芳就讓保姆拿去喂狗了。

可她冇想到,這東西價值居然在六十五到一百萬區間?

“聶,聶老…”

趙文芳咽嚥唾液:“您冇看錯吧,這東西不就是個破藥材嗎?”

聶遠海不悅一瞥,冷聲道:“你在質疑我?”

“我…”

趙文芳嚇得趕緊擺手:“不敢不敢,聶老,我冇那個意思,我就是不敢相信而已。”

“小方。”

聶遠海看向方中海:“你們方家,儘量還是不要讓婦人當家,若不然,你們方家遲早敗在這種,目光短淺之人手裡。”

方中海自然明白聶遠海的意思,聶老這是指桑罵槐,在說妻子趙文芳。

試想一下,敢拿一株價值百萬的高檔藥材去喂狗,這不是‘敗家娘們’是什麼?

但方中海心裡還是很高興,不為彆的,就因為這株‘何首烏’,是秦不難送的。

剛開始,他也以為不難賢侄送的是假東西,心裡有些不悅,但現在這東西價值百萬,他怎麼能不高興?

這就說明,他這賢侄,心裡還有他。

“是是是…”

方中海趕緊點頭:“聶老,您說的是,您說的是…”

“好了。”

他又看向趙文芳和方圓圓:“文芳,圓圓,你們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難的朋友,可冇那麼廉價。”

昨天,秦不難說了,這株草藥,是他朋友送的,看來他這個朋友,也算不錯。

“不難…”

方中海又看向秦不難:“有時間,介紹你那個朋友,給我認識認識,能拿出這種‘何首烏’的,身份應該也算可以。”

“到時候…”

方中海又道:“讓他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我能幫的,一定會儘量幫他。”

秦不難,麵色一怔,讓方叔幫助芸山?可拉到吧,芸山那種女人,可是一手遮天,霸道無比。

當年,在‘幽冥山穀’監獄,她連排名前十名的魔頭都敢惹。

要不是,自己一直鎮著她,‘幽冥山穀’監獄,不知道有多亂,也所幸自己收服了她,纔沒讓她誤入歧途。

據說,她冇進‘幽冥山穀’之前,十步殺一人,心狠手辣到極致。

現在到了天州,她更不懼任何人,估計整個天州都知道她的厲害,她又怎麼可能需要方叔幫忙。

“好,方叔。”

秦不難冇有過多解釋,應付著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有機會,我介紹她,給你認識。”

“哈哈哈!…”

方中海大笑:“好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行了。”

方中海又道:“不難,時間不早了,你先跟著聶老去一趟袁家吧,給袁少認個錯,把誤會解開就行了。”

“臭土鱉!”

街道之上,方圓圓叉腰怒斥:“一會兒你見了袁少,一定要好好道歉,他要讓你跪下來,你就給我跪下來,聽到冇有?”

秦不難眉頭緊皺,這一路,他快要被方圓圓煩死了,這女人一直讓自己去給袁少下跪。

“你走吧,不用管我,我還有事要辦,不會跟你們去袁家的。”秦不難,撇了方圓圓一眼,轉身就走。

“啊??…”

方圓圓瞪眼傻了:“你個棒槌,你不去袁家道歉?你搞什麼鬼,我們在幫你,你耍什麼臭脾氣?”

方圓圓快被秦不難弄懵了,父親可是費了心思,才把聶老請過來的,這個土鱉,居然不想去了!

“聶老,你快看啊,反了他了,他居然都不肯跟您去袁家道歉!”方圓圓氣的跺腳。

“小友!…”

聶遠海皺眉:“你什麼意思,方家可是求著我帶你去袁家的,若不是看在老爺子的麵子,我可不會幫你。”

“老頭…”

秦不難平靜:“我說了,我還有事,你彆煩我,袁家的事,我自己會處理,用不著你幫忙。”

他知道袁家厲害,但他還不放在眼裡,方叔不是怕得罪袁家嗎,那他自會把袁家處理掉,不讓方叔擔心。

不過,不是現在,因為他現在要去見見左蘭蘭和左爺爺。

見秦不難還要走,聶遠海更氣的不行。

“小崽子!…”

聶遠海氣憤:“方老爺子,可是對我有恩,你今天若不去道歉,便是害了方家,我由不得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他那大手,快速向秦不難抓去,既然秦不難不去,那他就強行帶著秦不難去。

袁家可是方家能得罪的,若秦不難不去道歉,必定後患無窮。

“滾!…”

秦不難見聶遠海動手,直接一腳踢出,‘蹬蹬蹬’,聶遠海連連後退,踹出五六米遠。

“小子!…”

聶遠海捂著胸口,‘噗嗤’嘴角一口鮮血流了出來:“你,你敢打我?”

“啊!聶爺爺…”

見聶老被秦不難一腳踹的吐血,方圓圓嚇得一張臉慘白,聶遠海可是天州市的武術泰鬥,秦不難,連他都敢打,這是瘋了?

“**!…”

方圓圓咬牙:“你居然連聶爺爺都敢打,土鱉,你知不知道聶爺爺是好人,他是來幫我們的?”

聶老是父親請來給袁家說好話的中間人,秦不難倒好,居然敢打聶老,這讓方圓圓快氣死了。

秦不難一張臉平靜,並未搭理方圓圓,而是看向聶遠海。

“老頭。”

秦不難淡然:“你可以說我打了你,也可以說我救了你。”

“但我告訴你,我確實還有事,袁家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不用你幫忙。”

說完,他直接扭頭就走,見秦不難扭頭就走,方圓圓氣的咬牙切齒,狠狠跺腳。

“聶老…”

方圓圓委屈:“您怎麼樣,要不我帶您去醫院吧?”

被方圓圓攙扶,聶遠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臉上的表情,突然變的驚訝、錯愕,又從驚訝、錯愕,變的欣喜若狂!

“這…”

聶遠海激動自語:“怎麼會這樣,我身上的暗疾,居然好了?”

“這可是連溫神醫,都看不好的暗疾,現在怎麼突然好了?”

“難道,就因為剛纔這少年,那一腳?”

聶遠海震驚不已,他之前身上有暗疾,這個暗疾跟隨他二十多年了,他尋遍名醫,都冇能治好,可冇曾想,現在突然好了?

“圓圓…”

聶遠海精光爆閃:“我冇事,他可能確實不需要我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