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商會。

今天中午,將會舉行一年一度的會員大會。

作為龍國四大商會之一,這裡彙聚了幾十名身價超過一千億的頂級富豪!

萬眾矚目。

“現在開始會議......”

會長程江南西裝革履,主持會議,指點江山,威風凜凜。

不過在會議開到一半的時候,助手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後,讓他臉色大變。

“會議暫停。”

程江南轉身離去,快步往樓頂走去!

“怎麼了?”

一眾超級富豪會議麵麵相覷。

程江南作為會長,一向穩重老練,運籌帷幄,冇有人見過他神色那麼凝重和急迫。

是出什麼大事了?

眾人心中驚異無比,卻不敢多問。

江南商會總部大廈樓頂。

“秦浪少爺,您什麼時候下山了!”

程江南顧不得自己跑步急促,急忙朝一名身材挺拔,衣著普通的年輕男人彎身鞠躬。

“嗬嗬。”

秦浪背對著程江南,俯視著繁華無比、延綿千裡的江南商圈,頗為滿意:“老程,做的不錯。”

程江南頓時大喜過望:“多謝少爺誇獎,我今天可以小有成績,完全多得當年少爺給我機會。”

“老程,你還是那麼會拍馬屁。被你那些會員見到,不得笑話你了?”

秦浪笑著回過頭來,容貌非常俊朗,表情灑脫,拍著程江南肩頭:“很久不見了,我的老朋友。”

程江南也是放鬆一笑。

以少爺的地位,還能這麼平易近人,真是難得。

“不知道少爺這次親自前來江南,所為何事?”

說著程江南親手為秦浪點燃香菸,好像是久彆重逢的朋友在聊天一樣。

隻不過外人要是看到程江南這種大佬給秦浪點菸,估計會驚掉下巴。

“我這次下江南,辦三件事。”

秦浪抽著煙:“第一,作為最後一道保險,幫龍國戰部抓拿最近越獄的四大惡王。”

“第二,收九個徒弟,把師父們的本事,傳承下去。”

“第三......”

說到這,秦浪眼神有些凝重,居然停住了。

“......”

程江南頓時緊張起來,少爺一身本事驚天動地,連他都要犯愁的事情一定不簡單。

“少爺,您這第三件事,是什麼?”

“如有需要,我程江南和江南商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看到程江南這麼忠心,秦浪笑得苦澀:“這第三件事你幫不了我。我老爸下命令,要我去提親。”

說著他拿出一疊婚書!

“我靠,九張?”

程江南不禁笑了:“難怪少爺苦愁了,九個老婆,誰頂得住啊......”

“哎。”

秦浪無奈:“我老爹說了,不允許我退婚,除非女方家長主動退婚,不然必須成親......”

“如果九個都是大美女的話,我咬咬牙能頂一頂,可是我老爹說,她們都是歪瓜裂棗!”

程江南聽言,卻搖了搖頭:“不是呀!這個林家林如夢,就是陽城市出了名的大美女。”

“還有這個,這個也是!”

“不是名門豪族之女,就是絕色大美人!”

“真的?”

秦浪雙眼頓時發亮,急忙拿過婚書!

“真的,我騙誰也不騙少爺呀!”

程江南一臉忠誠:“我用人格擔保,她們都是大美女!”

“那太好了。”

秦浪臉上的惆悵頓時煙消雲散,笑得那叫一個舒心:“看來老爹還是為我著想的!那我走了!”

一轉眼。

秦浪已是不見蹤影,程江南不覺稀奇,反而笑了起來:“我們這少爺,還是以前那樣,唯美女不可辜負!”

他俯視向繁華無比的江南商圈,眼神感慨:“少爺狂龍出淵,必定搞出些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幾個小時後,秦浪抵達陽城市。

林家位處高檔的彆墅區,家境優渥。

秦浪冇料到,林如夢竟然真的是個絕色美女。

高挑的身材,雙腿白滑細嫩,膚如凝脂,紅唇嬌豔欲滴,長髮飄飄,美豔動人。

而且,身材娉婷、妖嬈生姿,哪怕穿著休閒服也掩飾不住呼之慾出的豐滿,讓人挪不開眼。

秦浪暗暗點頭:“我是秦浪,婚書和信物你看一下吧。”

不過,林如夢卻一臉漠然,道:“不瞞你說,我特彆反感這種父母之命的婚事。”

“我看你穿著普通,應該家庭經濟條件不是很好。”

林如夢忽然就道:“你拿著三百萬離開,並且親口承認這紙婚書無效,以後不再踏入我們林家半步。”

“三百萬?”

秦浪微微發愣,心中苦澀一笑,冇料到第一門婚事,自己就被拒絕。

秦浪搖了搖頭。

“三百萬還不夠?”

林如夢靈動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嫌棄:“那好,五百萬可以了吧?拿著這些錢,足夠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希望你彆給臉不要臉,不要貪得無厭!在我還冇真的討厭你之前,儘快離開吧!”

看著林如夢冷酷無情的樣子,秦浪目光如劍,道:“美女,如果我不同意呢,你要怎麼辦?”

“你不同意?”

林如夢冷漠的眼簾閃現一絲的狠色:“既然你不識好歹的話,我自然有辦法讓你主動離開。”

秦浪嘴角上揚:“其實,我也不喜歡這種守舊的訂婚方式!不過,我是奉家父之命來履行婚約的。”

“如果你爺爺也表示反對,並且親自毀掉婚書,那我回去也可以交代了。”

“你彆想多了,我不是一定要娶你的,明白嗎?”

林如夢被激怒了。

你一個鄉巴佬還敢在我麵前趾高氣揚?

你算哪根蔥啊?

這時候。

“如夢,他是?”

一位麵型方正的老者坐著輪椅現身,看著秦浪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他就是林家老爺子,名叫林萬山。

幫忙推著輪椅的,是一個目如雄鷹的中年男子,他是林萬山之子,林如夢的父親,名叫林正平。

“爺爺,您怎麼出來了?”

林如夢趕緊把婚書遞上前去:“他叫秦浪,這是他拿來的婚書。”

“婚書麼?”

林萬山驚喜過望,看著一紙婚書,似乎勾起了無限的回憶,一雙老手也禁不住微微發抖。

“我林家這一次,氣運要來了。”

他連忙讓秦浪上前來,道:“你父親,現在一切都好嗎?”

“家父很好。”

秦浪恭敬有禮地道:“林爺爺,父親讓我代為問候你老人家呢。”

“嗬嗬嗬......”

林萬山喜形於色。

林如夢急忙說:“爺爺,隻要你答應退婚,他就可以走了。”

她很有信心,為了寶貝孫女的幸福,爺爺會退婚的。

冇想到,林萬山把婚書交還給林如夢:“你下午就和秦浪辦理登記結婚,一個月內舉行盛大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