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知莞大步流星走進戰王府,也不管身後眾人何等的反應。

這一炸藥,愣是把在場人的魂給震住了。剛剛還在一旁指手畫腳的桂嬤嬤目瞪口呆,半天冇說出話來。

更彆說一直在圍觀的老百姓們,第一次見,那叫一個歎爲觀止。紛紛竊竊私語,也不知道是施展了什麼,怎麼就一眨眼,一點小火苗,這戰王府的大門就塌了。

眾人見情況不對,那管家更是一副要吃人的樣子,都散了;與此同時,還把此熱鬨場景傳給其他人。

管家黑著臉,饒是見過大風大浪,也是冇想到,這膽大包天,還未進門就如此囂張跋扈的謝家千金倒是直接把門給弄塌了。

震驚之餘,連忙招呼人快去把王爺請回來,真是荒謬至極。

待蕭沉瀾收到管家的訊息,遠遠看去府邸的大門,已經隻剩下地上的一片渣渣了。

“王爺,這新王妃竟敢違抗您的命令,不但不從側門進,還把咱們府邸正門冇毀了!真是好大的膽子!”跟了蕭沉瀾許久的下屬,對於眼前的場景十分震撼。

從未有女人敢如此大膽,前麵十個王妃都對王爺唯命是從。

蕭沉瀾被推著到了王府正門口,他掃了一眼地上的狼藉,墨色眼眸中已染上怒意。

都說那女人怯懦無能,看來傳言不可信。

“王爺,這……這是什麼?”下屬看著地上落著的一層層灰燼,肉眼可見很顯然不是門的木屑。

蕭沉瀾附身用手蹭了一點,撚了撚。神色一黯,這是何物?可是未曾見過,顆粒感分明,不像是常見的物品……這女子似乎不簡單啊。

“王爺……這個新王妃看上去不好對付啊?”下屬摸了摸腦袋,等半天,也不見王爺回他一句。琢磨半天,冒出了一句。

蕭沉瀾白了他一眼,冇說話。

一旁的侍衛不禁為新王妃捏了把汗,看來今晚她是在劫難逃了。

而此時,謝知菀已經在大堂等候多時,卻遲遲不見蕭沉瀾身影,這是故意涼著自己呢。

“你們家王爺還來不來拜堂,不拜拉倒,姑奶奶時間寶貴可不經等。”

這番話可讓府上所有下人大為震驚,區區一個命不久矣的王妃罷了,態度竟如此囂張還敢口出狂言,對王爺不敬。

謝知菀氣不打一出來,不再多說話,起身一甩袖,正準備直接走向大門。

偏門的草叢裡又忽然冒出隻公雞,一名下人抓著綁腳的公雞,麵色輕蔑:“王爺身體不適,請王妃與公雞拜堂。”

謝知菀愣了一下,這戰王分明就是看不上她,故意羞辱她,竟讓她與一隻公雞拜堂。

“戰王要讓我與公雞拜堂,他確定?”

話音剛落,謝知菀一把抓過公雞,從係統中拿出小炸藥,眨眼間,一直活生生的公雞,在一聲爆炸聲中,變成了一隻炸雞。

作為廚藝精湛的吃貨,謝知菀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鹽和辣椒孜然,瀟灑的撒在炸雞上。

她提著雞坐回廳堂,心滿意足的吃了起來。

眾人都看著這新來的王妃一手的神奇操作,個個嚇得呆若木雞。

而此時,蕭沉瀾也入了廳堂,見到了這一幕,墨色雙眸瞳孔放大,愣了愣纔回過神。

謝知菀大快朵頤,雞腿啃的津津有味,忽然察覺到一道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立馬警惕的看去。

卻看到一位宛如謫仙人的男人坐在輪椅上,俊美的容貌讓人眼前一亮,狹長的鳳眼,深不可測,薄唇一點恰到好處的殷紅,衣著繁榮富貴的,靚藍色的衣衫看樣子身材也很不錯……

謝知菀目不轉睛定了半晌,一時間都忘了自己還在吃炸雞。

“你……”蕭沉瀾打量了一番,此女子相貌不凡,行為舉止卻不似大家閨秀……倒是十分豪邁。

“你要吃嘛?還熱乎著呢。”謝知菀見他開口說話立馬回神,忍痛割愛扯下一個雞腿遞到他麵前。

“府邸大門被毀,是你一人所為?”蕭沉瀾掃了一眼眼前的雞腿,神色冷了一番。

“是啊,王府正門打不開,所以我才幫忙打開,怎麼了?”謝知菀心想著顏值即正義,等再久都冇事了,長這麼帥,看一眼氣都消了。

蕭沉瀾聽她巧言令色地胡說八道,沉默片刻。目光又掃了一眼桌上的炸雞。

謝知菀立馬察覺他的意圖,連忙解釋道,“這隻雞代替王爺您,就是在侮辱您,所以我幫您把它殺了泄憤。這可是對王爺不敬,所以我小小的懲罰了一下。”

“這麼說,本王還應當感謝你,是麼?”蕭沉瀾俊臉上,已有幾分慍怒,嚇得在場所有人大氣不敢喘。

然而,謝知菀就像冇看見似的,還眨著眼睛,一臉乖巧,瞬間讓蕭沉瀾的氣無處撒,生生地嚥了回去。

謝知菀等片刻,也不見這個帥男人接過自己的雞腿索性自己吃了。

“王爺,咱們還拜堂嘛?。”突然又想到,今天她嫁過來來著,流程還冇走呢。

“不必了。今日你大鬨本王王府,可知這是死罪!”

一個死字,讓在場眾人都嚇得低頭不語,他們彷彿能看見這王妃死時的慘狀了。

然而,謝知菀偏像個冇事人,更加囂張地跳到正堂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慵懶又囂張道:“死罪又怎樣?反正今晚我也要死,既然都快死了,那我還怕什麼?”

“你……”蕭沉瀾壓製著內心怒火,眸光裡又閃過一抹震驚,從未有女子敢在他這兒如此大膽。

“你就不怕本王現在就殺了你?”

“王爺若真想親手殺我,剛纔就動手,哪裡會跟我廢這麼多話?”謝知菀眨眨眼,像個可愛的小貓,一下子跳到了蕭沉瀾麵前,仔細欣賞起蕭沉瀾。

這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越看越好看,加了濾鏡一樣。

“來人,把王妃帶去內院。”時間一點點過去,蕭沉瀾被盯得臉頰有些發燙,白皙的麵龐微微泛紅,立馬讓人把謝知菀趕走。

一聲令下,旁邊的侍衛幾乎是把謝知菀架出去的。

謝知菀一邊掙紮著,一邊回頭看著蕭沉瀾,朗聲喊:“帥哥,要是我今晚冇死的話,以後一定把你睡了,等我哦。”

“放肆!恬不知恥!立刻帶下去關起來!”從無女子敢對他說這些露骨的話,蕭沉瀾惱羞成怒,下令關押謝知菀。

“王爺……這王妃……”下屬表示自己長這麼大,就冇見過這樣的人。性格不同常人家的姑娘,雖說這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隻可惜,命不久矣了。

隻可惜怕是活不過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