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砰的一聲悶響!接著,便是一通傻豬般的慘叫聲。

程懷亮還以為是自己的死黨得手了,臉上露出了愉悅之情。

可是當他看清情形之後,他的表情瞬間僵硬住了。

張傲坐在馬上毫髮無損,慘叫的是那個瘦高個。

再看張傲,將手中球杖指向程懷亮,那自信的眼神彷彿是一個老辣的獵手在看著自己的獵物一般,看得程懷亮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

再次開場,張傲的已然變成了一個老練的馬球高手,他靈活的操縱著馬匹,在球場上如鬼魅一般穿梭著。

隻要球到了他的手上,大多都被他精確的射入毯門中,剛剛落後的四個球,很快便追回來了。

他的精彩表現,令在場人看了都倍感驚愕,剛剛還是一個門外漢,如此之快的時間內便將馬球這門技藝施展的如火純青,這張傲簡直不是人。

李承乾在場外不停的給自己的老師呐喊助威,他現在越來越崇拜自己的這個老師了。

李麗質也隨著張傲的崛起而越打越是開心,,有這麼得力的隊友,馬球自然打的暢快。

而程懷亮卻更加惱火了,他再次向自己的死黨們打過招呼,不論使出再卑劣的辦法,也要讓張傲“好看”!

李麗質球杖揮出,將馬球準確的傳給張傲。

張傲剛要接球,自己的前後突然出來兩匹馬,兩根球杖看似是來搶球的,實則是奔著張傲的腦袋打來的。

這兩根球杖可謂力道十足,若是真的擊中張傲的腦袋,很可能打成內出血。

呼呼的風聲過後,又是兩聲悶響,和兩個人的慘叫聲。

程懷亮原本已經認定這次自己人一定能夠得手,結果下一瞬又看傻了眼。

明明是兩個人偷襲一個人,卻依舊免不了被張傲打下馬,各自捂著自己的鼻子哇哇大叫。

“你們兩個聽著,想好好打球,我陪著你們打,想玩兒陰的,本大人照樣奉陪到底!”

這真是以彼之道還之彼身,那二人捂著自己血葫蘆一般的鼻子,目光躲閃,不敢直視張傲盛氣淩人的目光。

“喂!你們兩個死了冇有?死不了就剛快上馬打球,彆浪費時間。”

李麗質看出了是他們二人先使的壞,所以對他們也冇什麼可同情的。

張傲催動馬匹,路過程懷亮,對他露出陰險的笑容。

“程大公子,要不要過兩招?”

程懷亮的球杖在不斷的顫抖著,他對麵前的張傲,可以說既憤恨,又懼怕。

打過幾球之後,程懷亮瞅準時機,決定先下手為強,他大力揮出一杆,使出看家本領擊中馬球,那馬球速度迅猛的射向張傲。

張傲第一時間掄起球杖,再一次精確擊打在了馬球上,馬球以更快的速度射向程懷亮。

程懷亮亳叫一聲後,翻身落馬,待他爬起來後,額頭上長出了一個雞蛋大小的血疙瘩。

張傲悠哉悠哉的騎馬趕來,看著程懷亮這幅慘樣,故作關心問道:

“不要緊吧程大公子,就像你之前說的,打馬球嗎,失手發生意外是在所難免的,我想以你的廣闊胸懷,不會記恨我吧?”

程懷亮杵在馬背上,憋了好半天,卻什麼話都冇講出來。

他恨透了張傲,卻發現張傲已經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可他又哪裡肯嚥下心頭惡氣,再次和他的死黨們打個照麵,又故技重施了一番,命令他的小弟們繼續給張傲下絆子。

然而令程懷亮冇想到的是,任憑自己如何慫恿,他的小弟們也不肯幫程懷亮出黑手了。

他們已經被張傲逆天的實力,和狠辣的手段徹底征服了,這種鼻子開花的滋味絕對是他們一輩子忘不了的!

很快,兩方的分數已經拉的很大,李麗質和張傲隊的得球數,已經超過了程懷亮他們十個球。

看著此刻的長樂公主眼中彷彿隻有張傲,程懷亮感到既酸又恨。

罷了!既然你們不幫我出手,那我就親自來一招狠的!

趁著冇人注意,程懷亮的左手偷偷探入右手的袖中,拉動了袖箭的繃簧。

之後,他便一直遊走在張傲的附近,尋找著機會。

終於,在其他人都去搶球,冇人注意自己的時刻,程懷亮將右手袖口對準他的坐騎後臀處,射出了袖箭。

如此近的距離,再加上自己又是偷襲,程懷亮自信一定能夠得手。

可是他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張傲的後腦就像長了眼睛一般,竟然發現了程懷亮對他的不軌行徑。

之見他猛然揮動球杖,球杖精確的彈開了這支袖箭。

冇想到程懷亮竟然玩兒的這麼埋汰,這麼陰毒,他這一次真真正正的激怒了張傲,張傲抬頭看向他的表情,如同被激怒的魔鬼一般,令程懷亮看了不寒而栗。

“不好了!長公主的馬受驚了!”

就在張傲打算好好教程懷亮做人之時,忽然聽到眾人的驚呼聲,以及李麗質的呼救聲。

急忙轉頭檢視,糟了,剛剛被自己撥開了的袖箭,竟然陰差陽錯的射中了李麗質的馬背上,那馬兒頓時受到驚嚇,狂衝出去。

大唐的曆史張傲太瞭解了,這長樂公主李麗質可是李世民和長孫皇後的心頭肉,他們對他的疼愛絕不遜於李承乾,這要是長樂公主有了閃失,那樣球場上的人恐怕誰都要遭殃!

又惡狠狠瞪了一眼程懷亮之後,張傲隻得調轉馬頭,瘋狂追趕坐在驚馬上的李麗質。

程懷亮當場就被嚇傻了,自己也呆呆的愣在馬上,並冇有去追趕李麗質。

這可如何是好,如果我爹知道我用袖箭射傷了長樂公主的馬,他飛得扒了我一層皮不可。

他的小弟們也知道闖大禍了,都不約而同的聚攏過來。

程懷亮穩了穩心神之後,環視著自己的小弟們命令道:“聽著,此事如果皇後問起來,咱們就說這袖箭是張傲射出的,明白了嗎!”

瘦高個第一個昧著良心說道:“對呀,我親眼看到張傲發出一枚袖箭,射傷了長公主的坐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