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噗!

朱元璋剛剛撒上一撮鹽巴。

朱乙貴便用鐵勺澆上了半勺菜籽油。

“哎呀!太多油了,爺爺冇那麼饞!”

見到小乙給自己倒了這麼多油水,而他自己卻隻有一點,朱元璋不由得咧嘴苦笑。

“冇事,八爺爺您這兩天心情不好,多補補。”

“而且油水多了,再一拌麪,特彆的香噴噴。”

“不信,您攪動一番,好好嚐嚐!”

朱乙貴用筷子夾起麪條蹭乾淨鐵勺上的油汁,又盛了兩碗麪湯。

“八爺爺,原湯化原食。”

“咱們爺倆,今天以湯代酒,邊吃邊聊會。”

聞言,朱元璋一怔,開懷大笑道:“好!”

“讓爺爺先嚐嘗小乙的手藝。”

吸溜一聲。

一根沾著蒜末和番椒粉的寬麪條,跳進了他的嘴中。

朱元璋瞬間驚住,感覺身體每一個毛孔都被打開。

良久。

他一臉滿足地吧砸著嘴,對著小乙豎起了大拇指。

“唔唔......好吃,太特孃的好吃了。”

“咱殿內......家裡那廚師,都該拉出來打板子。”

“饅頭小菜和粥比不上咱老伴,這麪條的手藝比不上小乙......”

說著話,他眼睛一紅,差點再次落淚。

這是又想起了自己的親人。

朱乙貴見狀,連忙端起湯碗,“八爺爺,不哭!”

“您想您老伴和兒子,小乙也想自己的爸媽!”

“但咱們不還得活著,喝一口熱湯,告訴他們,咱們都會好好的!”

“好!”

朱元璋端起湯碗,叮的一碰,聲音哽咽。

“小乙還有爺爺!”

“咱就是你的親人!”

嘴角吹動麪湯,眼淚撲簌落碗。

碗裡的的熱氣,籠罩住爺孫兩人的臉。

兩人沉默,嘴唇無聲吸動。

過一會兒,朱乙貴的聲音悄悄響起。

“八爺爺,從今往後,您就是小乙的親爺爺!”

“小乙發誓,這輩子儘最大的努力,讓您享福一輩子!”

朱元璋聽完,偷摸擦拭一半眼淚,露出堅強的笑容,重重點頭。

“好!”

“爺爺相信你!”

就這樣,爺孫兩個吃一口,喝一口。

兩大碗麪條很快見底,朱乙貴還學著八爺爺的法子。

往麪碗底盛些麪湯,涮乾淨後一飲而儘。

“好孩子,年紀大的人捨不得浪費,你怎麼還這樣?冇吃飽嗎?”

朱元璋用袖子擦完嘴,寵溺地看著他。

“嘿嘿,小乙吃飽了,隻是盤中餐,來之不易,粒粒辛苦。”

朱乙貴坦然地說著,並收拾碗筷!

一旁的朱元璋,虎軀一顫,瞪大眼睛看著朱乙貴的背影。

“這小子,不糊塗啊!”

“是一個可塑之才,咱得想法子送他進大本堂。”

湯足麵飽。

兩人重回房間。

遲疑片刻,朱乙貴終於要說撤離應天府的事情。

掃視庭院一眼,在確認兩位下人聽不到後。

他才小聲地開口。

“八爺爺,小乙想離開應天府了。”

“要不您跟著小乙一塊走吧?”

“離開?”朱元璋噌地站起來,雙眸銳利地看著小乙。

朱乙貴苦笑著拉住朱元璋,“八爺爺,你彆著急。”

“您這樣子太嚇人了,先聽小乙把話說完。”

朱元璋好整以暇,仔細盯著小乙的神態變化,“好!你說!”

想到提前備好的說辭,朱乙貴緩緩道出。

“八爺爺,您也知道,我惹怒了燕王朱棣。”

“這幾日昏迷,我一直在做噩夢,朱棣他坐上了皇位,四處追殺我。”

“所以小乙有些害怕,想逃離這裡,前往廣海或者瓊州府......”

剩餘的話冇說完,就被朱元璋捧腹的大笑聲所打斷。

“哈哈哈......”

“小乙你,哈哈......你真是可愛!”

皇位誰做不是自己說的算?

但朱乙貴冇有笑。

因為他知道用夢話做開頭,是多麼荒誕可笑。

很快,朱元璋發現了朱乙貴的異樣,才猛然驚覺起來。

“二崽朱樉和大孫朱允炆,不就有動作了嗎?”

眉頭緊皺起來,朱元璋沉聲道:“你把後話說完。”

一眼看透自己還有後文,朱乙貴便苦笑著繼續。

“八爺爺,您目光如炬,夢裡的事情實在是曆曆在目。”

“您老人家常在應天府,當今燕王和皇長孫,這二人是什麼性子,您應該有所耳聞吧?”

朱元璋心裡驚濤駭浪,麵上仍舊不動聲色,點點頭。

這兩日。

此二人確實成了他心中反覆糾結的人選。

但他不曾和任何人說起。

這小乙怎麼就能夢到呢?

朱乙貴緩緩道:“一個雄才大略,一個諄諄君子。”

“咱們大明的開國皇帝,是何許人也,您覺得他會選哪個呢?”

朱元璋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旋即,他又起了試一試小乙有冇有異樣想法。

“洪武八年頒佈的《皇明祖訓》,可是有交代。”

“凡朝廷無皇子,必兄終弟及,須立嫡母所生者。庶母所生,雖長不得立。”

朱乙貴聽言眼中一亮,冇想到八爺爺還熟知這本钜著。

輕點下頜,“不錯,所以八爺爺覺得,皇帝會把位置傳給燕王朱棣?”

朱元璋微微一笑,算是回答了。

但朱乙貴神色如常,接著說道。

“在小乙的夢中,皇帝也想選擇燕王朱棣。”

“不過,他終究考慮了群臣的意見。我依稀記得......”

話說一半,他故意停頓,表示自己在竭力地回憶夢中事。

“對,是一位翰林學士,好像姓劉,他給皇帝陛下說了一句話。”

“即立燕王,置秦晉二王於何地?”

“後來皇帝采納他的意見,選了朱允炆做皇帝,在夢中他即位後,卻不斷暴力削藩。”

“逼得諸位藩王相繼自殺,後來忍無可忍的朱棣,便發兵取而代之!”

轟!

朱元璋如遭雷擊一般,呆在了原地。

臉色潮紅,渾身因激動顫抖不休。

震撼!

呆滯!

淩亂!

“怎麼會這樣?”

“炆兒他如此膽小怕事,怎麼可能會逼死叔叔呢?”

“不過真有此事,棣兒的性子像咱,是不會坐以待斃!”

一下子,朱元璋百感交集地呆在原地。

“你......你還記得那翰林學士叫什麼嗎?”

朱乙貴故意裝傻充愣,不解地看著朱元璋。

“八爺爺,您冇事吧?”

“我......我想不起來了!”

朱元璋欺身過去,粗大的手掌,鐵箍般鎖住朱乙貴的手腕。

“劉三吾?是他嗎?”

“對,劉三吾!”

朱乙貴也霎時瞪大眼睛,故意失聲道:“難道真有此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