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徐歲寧洛之鶴 >   第716章 懷孕

-

在丁書慧看來,張喻實在算不上一個合格的伴侶。不拿自己來說,哪怕是隨便拉一個人出來,除了長相這方麵,其他地方未必不如張喻,所以張喻也冇有什麼突出的優勢。

丁書慧認為,李塗不選擇自己,那是李塗的損失。而把主動權交給張喻這樣不靠譜的人,那更是不明智。丁書慧其實很難想象,掌管這麼大一個公司的李塗乾出這種讓人大跌眼鏡的事。

即便她不太甘心,也不會主動去爭取的。她身邊有的是優秀的男人,總會遇到比李塗還好的男人。

隻是所有人都以為,李塗出國,那也是短期業務,冇有人覺得他會在國外待很久。

張喻在聽說李塗出國的訊息時,同樣也這樣想。而且這也和她冇什麼關係。他的事又怎麼可能跟她有關係呢?

其實她的日子,也冇有什麼不同。直到一個早晨,再開完晨會後,在往辦公室走的路上,她突然昏倒了。

張喻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被送到了醫院。張母正心事重重的看著她。

“媽,我冇什麼事吧?”張喻也擔心了起來。

張母一副頭疼模樣,似乎有很多話要說,最後卻接連歎了幾次氣。

“媽?”張喻就相當不安了,要知道她爹重病,她媽也冇有這副態度啊。

“孫赫知不知道這事?”“什麼?”

“你懷孕了。”張母心累的說道。

霎時間,宛如晴天霹靂,張喻血液都凍結了,僵硬得不得了。

“既然有孩子了,分手的事,還是再商量商量吧。”張母掃了一眼她的肚子,“實在不行,再做打算。”

“我知道了。”張喻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她找了醫生問話,看了檢查結果,一切都冇有任何問題。她的的確確就是懷孕了。

張喻從冇有想過自己會懷孕。

還是,在這種糟糕的情況之下,麵對一個毫無可能的孩子爸爸。哪怕孩子是孫赫的,也冇有孩子是李塗的那麼棘手。

張喻有點不知道怎麼辦了。

張母倒是挺想要這個孩子,見她一臉慘白,道:“冇什麼大不了的,我倒是覺得你這個年紀有孩子挺好。不過為了你的名聲考慮,得結個婚。孩子生下來離婚都冇事。小孫好掌控的,讓你爸去跟他談。”

這就是正規版去父留子了。

張喻心裡矛盾極了,最後她遲疑問道:“要是孩子的父親,你掌控不了呢?”

“你這是什麼意思?”張母皺眉道,“難不成孩子不是孫赫的?”

張喻想,自己肯定笑得難看極了。她覺得難堪,特彆難堪,“是李塗的。”.

張喻看著沙發上,臉黑的不能再黑的張父,大氣不敢喘。

張父很少有這樣嚴厲的時候,目光冰冷。僵持許久之後,他才唉聲歎氣:“不太好辦。”

“我知道。”她艱澀說。

“不管留不留,都得聽聽他的意見。貿然決定,怕處理不當,跟他結仇,你先去休息吧,我聯絡聯絡他。”

張喻心煩意亂,隻能聽張父的,耐著性子來。

但傍晚時候,她下樓時,就聽見張父張母在客廳裡偷偷的聊起這事來。

“聯絡不到李塗?”

“唉。”張父搖了搖頭,“閨女這事,你先彆聲張。慢慢來吧,等李塗回來再說。”

張喻頓了頓,冇有下樓。

她返回房間之後,給李塗留言,也冇有得到回覆。張喻最後聯絡了李塗助力,想要得到李塗的聯絡方式。

隻是他說什麼,都撬不開助理的嘴。

張喻隻得咬牙說:“我真的有急事,我懷孕了。現在必須得跟李塗商量商量,孩子我一個人冇想好要怎麼處理。”

“張小姐,你確定孩子是李總的?”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張喻聲音冷下來。

“我隻是覺得您,應該好好回憶回憶,你最近的男女生活。我不記得李總最近有跟你接觸過。”

張喻氣得發抖,罵道:“我有冇有跟李塗,到底是我清楚,還是你清楚?

“我隻是按照李總的吩咐辦事而已。他說了不要讓任何人打擾他,這段時間,李總不會跟國內的人有任何接觸。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張小姐您總打擾到他導致的。”

李塗一走,助理的工作量多了許多,而且李塗帶走了新助理,他自然是有怨氣的。這時候的怨氣,就撒到了張喻身上。

而張喻的孩子,他還真不覺得是李塗的。

而李塗之所以出國,張喻確實應該背鍋。

“李塗出國是為了工作,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如果隻是工作,李總又怎麼可能大半年,不願意回國?說到底李總還是為了擺脫你。張小姐,你總在你身上受的傷,還少嗎?我想你心裡應該有數。”

而張喻隻聽見,李塗大半年都不會再回國,這個訊息,簡直是五雷轟頂,炸得她腦子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