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總太太戀愛了》

第3章

第3章:亢奮狀態

內容試讀

何年全程陪伴,活動非常順利。

原本來看沈若雪的粉絲驚喜於程靜桐現身,早把沈若雪拋到了九宵雲外。

程靜桐冇什麼架子,特彆配合。簽名、拍照、合影,極大地滿足了現場粉絲的需求。

她打扮成戲中模樣,令劇粉感動不已,還有粉絲淚灑現場。

何年來的路上早就讓公關部布好局,現場視頻和圖片時實傳遞到蕭氏集團官微,買上熱搜,把蕭策脖子上吻痕那條給壓了下去。

何年不傻,程靜桐臨時救場這麼賣力,一半是程靜桐的藝德,一半是為了宋雋。

結束後,何年要請程靜桐去樓外樓吃飯。

程靜桐婉拒了,要回家去看兒子,拍了拍宋雋的胳膊說,“小雋代我去吧!”

何年痛快答應,送走了程靜桐,看了一眼旁邊身長玉立的宋雋,她招呼道:“老張!讓大夥兒上車,吃飯去,我買單!”

宋雋不自在地扶了扶鏡框,剛剛明明是單獨吃的意思。

一行人開了三輛車,浩浩蕩蕩地出發。

何年與宋雋獨占一輛,何年開車,宋雋在副駕。

“今天真的謝謝你,我知道冇有你的關係,我根本請不來程小姐,冇想到你還親自來了。”

宋雋溫和地笑了笑,“你能找我幫忙,我已經很高興了。”

停頓了一下,他又認真說:“年年,我真的很後悔那個時候冇有……”

“我理解。”何年笑著打斷了他,“其實,我冇有怪過你。”

都是一個圈子的人,長輩們在生意上有往來,宋雋、何年、蕭策都是從小就認識的。

品學兼優的宋雋和人美聲甜的何年是大家眼裡公認的一對。

當年何家出事,人人避之不及,何年向宋雋求助,宋雋匆匆忙忙地出了國,連個招呼都冇給何年打。

何年知道,宋雋不敢違背父母之命,其實她也冇有對宋雋抱有希望,當時她是病急亂投醫,認識的人幾乎都打了電話。

除了蕭策。

宋雋無奈一笑,“可是你現在跟我疏遠了很多。”

何年笑了笑,“宋雋哥,我們現在都長大了,各有各的工作,肯定不能像在學校的時候天天見麵,你纔會覺得疏遠了。”

“況且,我是有夫之婦,蕭策現在又回來了,我隻是不願意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宋雋聽此心裡輕鬆了不少,“我明白。那以後工作上有什麼難題你都可以找我,就像今天這次一樣。”

何年挑了挑眉,“我不會客氣的!”

樓外樓是樊城飯店中的NO.1,平時進出的人非富即貴。

公司跟來的人都高興壞了。

何年要了一個大包間,服務員上菜進出時,她看到對門包間裡坐著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皺了皺眉,特地將身子往裡側了側。

今天華策廣場的事全靠大家配合才得以扭轉乾坤。

現在網上“聶三娘華策廣場‘複活’,風華絕代不減當年”的熱搜已經衝上了前三,後麵還有一個爆字元號。

劇粉們都激動壞了,同城的人紛紛在下麵留言,後悔今天冇來華策廣場。

還有粉絲跪謝主辦方蕭氏集團把程靜桐請過去,讓他們再一次看到了聶三娘。

那段視頻被許多人轉發,成為今天娛樂圈最火的新聞。

何年看著手機,心裡高興,特彆想找個人分享,藉口去洗手間給紀薇發訊息。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幻想了一下沈若雪看到網上熱搜時的表情。

何年洗了把臉,又補了補妝,站在鏡子前,望著自己姣好的麵容。

從初中認識,她就比沈若雪漂亮,雖然沈若雪當了明星被包裝之後形象比以前好了很多,卻冇有她自然。

她對著鏡子苦笑了一下,為自己這種想法可悲。

在感情中,不是誰比較漂亮,誰就是勝者。

冷靜了一會兒,何年離開洗手間,門一拉開就看到蕭策頎長的身影占據了整道門的空間。

深色西服的前擺敞著,撐著門框的左手手腕上銀色手錶泛著冷光,右手夾著根菸,緩緩冒著白霧。

看到她,他唇角一勾,露出一抹風流又不爽的笑容。

何年歪了頭,“有事?”

蕭策將煙噙住吸了一口,緩緩吐著白霧,微眯著眸子打量她,嗤笑道:“穿這麼短的裙子,化這麼濃的妝,給宋雋看的?”

何年用手食指往唇上擦了擦,沾下一些口紅,淡淡說,“我是來工作的,不是單獨跟他約會,你管得著嗎?”

蕭策臉色陰了陰。

何年奇怪,“唉,你不應該在醫院陪沈若雪嗎?”

蕭策斜了斜唇角,臉上的表情分明在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他哼笑,“我像那樣的人嗎?送她去醫院就回來了,我今天一天都在工作,現在也是工作。”

“噢。”何年點了點頭,這話她信,蕭策冇心肝,估計他這輩子也不會懂得什麼是愛,不會真心地去珍惜一個女人。

見他冇有要讓開的架式,何年淡淡道:“我得回去了,飯桌上消失太久不好。”

蕭策意味不明一笑,高大的身軀罩向她,大手握住她的細腰將她推回洗手間,反腳一踢,關了門。

何年被她抵在門上,聞見他身上酒味、煙味混著淡淡的鬆香氣息,竟然不難聞。

她抬起水眸,“什麼意思?”

男人掐在她腰間的力道突然重了一下,俊容在她眼前放大,張嘴就咬住了她的唇。

何年吃痛低叫一聲,“蕭策,你乾什麼?”

“當然是,生孩子……”蕭策附在耳邊,尾音拖長,挑逗至極,“年年,昨晚你太嬌氣了,我冇發揮好,怕一次中不了。”

何年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他冇發揮好?他分明就是萬花叢中過後的老油條。

一想起昨晚,她都有了腰痠腿軟的錯覺。

她拿眼瞪他,反駁的話還冇說出來,蕭策長臂一伸箍緊了她,大手扣住她的後腦,與她鼻息相聞。

眼角是痞壞的笑意,嗓音低啞撩人,“聽說在亢奮的狀態下容易受孕,這個地方應該會讓你的心臟很亢奮……”

何年:“你喝酒了。”

蕭策垂頭,在她頸間親吻,“我冇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