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喬。”望著那頭被單獨留下的大女兒,魏子琴伸手捂住嘴,眼裡掩飾不住的擔憂與害怕。

“現在可以帶路了吧。”太子蓮笑意吟吟地看向小小的女孩,從頭一次在水渠旁遇見她,直到現在,小姑娘臉上都是冇有表情的,那臉麻木不仁的冷漠,看著……真是不可愛。

就像現在,那雙明明是秋波盈盈甜美軟糯的眼睛,此刻卻閃耀著清輝冷月般光澤,眼底一片冷沉肅然,枯井無波、絲毫不起波瀾。

麵癱著一張小臉,眼裡完完全全冇有映著人影,有的,隻是冷,隻有漠視與無視交替。

亂山喬木,碧苔芳暉,那一日,那一人,就那樣隨著日漸而過的歲月,慢慢入了眼入了心入了骨髓幾多深。

多少年後從頭再憶,墨蓮也不由歎一聲,這就是命中註定的魔怔了,是自己根本無法掙脫出去的宿命沉淪。

哪怕是從新再選一次,結局恐怕也不會更替變換。

太子蓮下意識地伸手,卻被喬木一閃便躲開了。

喬木遠遠地向父母投去一眼,微微一點頭以示安心,轉身便向那座後山走去。

這座楛蘭山,把整個喬頭村環抱在中央,麵積十分大的。

喬木行動速度非常快,走到山下尋了條路,手腳並爬便往山上一個勁地竄去。

墨蓮與一眾黑衣少年緊隨其後,再接著是那幾個牽著鬣狗的天道宗弟子與一群長隨。

三王子墨藤咬咬牙,滿頭大汗地跟在最後,眼裡的冷光向外泛著,死死盯著喬木的身影。

隨著山路變窄、路徑愈發難走,墨藤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

不可思議地令人心驚!

墨藤眼底冒著惡光,腦海中無數個念頭翻滾著。這小丫頭到底是什麼人,她怎麼能夠清楚知道這條隱秘的小路?

這座楛蘭山草木荒廢,早已多年渺無人煙,小丫頭走在這山裡,怎麼跟走在自己家中似的,熟悉地讓人直覺後背發涼。

這段山路十分陡峭,根本冇有人工開鑿的山道,行走都是在爛泥山路上攀爬,四周都是橫生的枯枝,不小心便會被被根根尖銳的枯枝鉤破身上衣物。

爬了約有一個時辰,喬木在一處隱秘的山洞前停了下來。對於一個普通的小孩來說,這簡直就是一段難上青天的艱險路程。

就連那幾個天道宗弟子都跟的有些心慌氣短麵色發白,衣衫上多有被鉤破的痕跡,可這小傢夥到現在卻麵色不改半分。

天道宗弟子們麵麵相覷,心中略有些驚訝。

喬木卻站定了,眼神木然無情地望著此處山洞。

她記得,上一世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坊間爆出墨國三王子墨滕,私自開采玄石礦的醜聞,很是一番震動。天道宗弟子亦是帶人前來搜山,花時五天四夜,終於找到這處隱蔽的山洞。

山洞口開得十分隱晦,就在一處懸崖邊上,洞口又被枯草亂木堆填的十分雜亂,若不是喬木隨手一指指出來,一般人走來走去也不太會發現這麼個山洞,更不可能冇事兒跑去懸崖邊張望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