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賈張氏對罵三分鐘後,賈張氏灰溜溜的走開了。

開玩笑,從後世穿越而來的劉建設什麼罵人的語言冇有學習過。

網絡社會,罵人都不帶臟字,尤其是劉建設的農村母親看自己兒子靦腆,專門把北方農村傳家寶絕學教給劉建設。

最開始劉建設還有些不樂意學,不過現在明白了自己母親的良苦用心。

四合院的後院,劉建設的家就在許大茂家隔壁。

走到許大茂門口時,劉建設還下意識的看了看許大茂門口的雞籠。

一看果然少了一隻,劉建設嘴角微微上揚,心裡有了想法。

今晚一定要讓賈家付出點代價,不虐一下棒梗,念頭不通達。

回了家,劉建設關好門窗,花費十幾分鐘將大公雞拔毛燙好,剛準備燒火做飯。

就聽見意識海中,係統的機械音響起。

【叮,宿主完成任務,自動簽到成功,獲得金錢一百塊,豬肉兩斤,豬油一罈,肉票十五斤,米票二十斤,粉條兩斤,自行車票一張。】

【額外說明,宿主如果抱著豬油壇行走一圈,將會有額外的獎勵。】

劉建設瞪大了眼,覺得係統還真是給力,第一次簽到就獎勵如此豐盛。

一百塊錢雖然少了點,不過這隻是第一天自動簽到而已,一天一百一個月不就三千多?

後世進電子廠打螺絲不加班也才三千多。

想到這裡劉建設嘴角上揚,心裡爽翻天了。

最重要還是自行車票。

要知道,紅星軋鋼廠上萬人的規模,擁有自行車的也就不到一百輛。

每一年的名額也就幾張自行車票而已。

係統給的,來路很正常,不用害怕調查,所以,劉建設可以放心拿出來使用。

一輛自行車也就一百多塊錢,這點錢對於劉建設來說不過九牛一毛而已。

至於後麵的隱藏獎勵,讓劉建設有點惱怒。

這個世界的人或許不知道用意,可劉建設知道啊!

後世的北方農村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誰家有單身女孩或者單身青年,嫁不出去,娶不到老婆時。

家裡人都會讓他(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抱著豬油罈子轉一圈,這樣就會很快嫁出去。

“冇想到來到了六十年代,也少不了催婚的下場。”

“明天下午請個假去買自行車,有了自行車還怕找不到老婆?”劉建設心中暗暗想道。

這年代,一輛自行車可比幾十年後的跑車更拉風,擁有一輛自行車,可是成功人士的象征。

如今有了票,怎麼也得弄一輛。

有雞有豬油,有粉條,今晚的晚飯就做個北方炒雞。

將雞肉剁好,鍋內先放豬油燒開,在大火翻炒雞肉,等雞肉香味傳出,再把粉條放進去。

雖然劉建設關起門來,可濃鬱的肉香味還是傳了出去。

再加上北方農村的炒雞本就講究一個香味撲鼻。

於是乎,整個四合院幾乎都聞到了肉香。

不停地有人開始吞嚥口水,有人羨慕,有人嫉妒。

劉海中家。

二大媽站在門口不停地嗅著香味,滿臉都是渴望。

“這劉建設又吃肉了,他哪來那麼多肉吃呢?”二大媽酸溜溜的說。

“人家可是工程師,又是一個人,錢多的花不完,吃點肉多正常。”劉光天眼中露出嫉妒之色。

劉建設的日子過得可謂是滋潤的很,頓頓細糧加肉,這可讓街坊們眼紅的很。

像劉光天,一年到頭也吃不到肉,過年吃個雞蛋還得跟人分著吃。

一邊吃著炒雞蛋的劉海中,也覺得炒雞蛋突然不香了。

中院的賈家。

賈張氏一臉惡毒相:“死了爹媽的劉建設,天天吃好的,一個月工資那麼高,也不知道接濟我家一點,活該他打光棍,我看他天生就是絕戶命。”

“傻柱也不是好東西,廠裡那麼多好吃的,也不知道帶回來接濟接濟我家。”

“奶奶,我要吃肉。”棒梗本來下午吃的滿嘴流油,可這會兒一聞見肉味又開始哭鬨起來。

棒梗哭,小當也哭,雖然她不知道為啥哭,不過哭就對了。

秦淮茹正在忙著晚飯,幾個白麪饅頭,還有點紅薯粥,再加上野菜湯。

至於白麪饅頭如何來的,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聽著婆婆的抱怨,秦淮茹心中有些好笑,賈家為什麼和劉建設老死不相往來?

還不是他們母子二人鬨得,以前看人家劉建設是孤兒,家裡冇長輩,可勁的欺負。

看誰料到,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短短幾年時間,劉建設就從鉗工學徒,變成了工程師。

成功成為院裡仰望的存在。

“劉建設絕對一輩子打光棍,他就是絕戶命,有人給他說媳婦,也得給他攪和黃了。”賈張氏暗自發誓。

“都怪你這個喪門星,冇有你,我兒子就不會死,一切都是你帶來的。”

賈張氏轉頭衝秦淮茹罵道。

高級茶藝大師秦淮茹則委屈的可憐巴巴的抹眼淚。

……

賈家對門,傻柱家。

傻柱正在燉雞,本來冇打算燉雞吃,可聞見劉建設家的肉味,傻柱也犯了牛脾氣。

“就你能吃肉不成?我今天就偏偏跟你杠上了。”

身為譚家菜的傳人,傻柱自然是做的一手好廚藝。

不一會兒,燉雞湯的香味同樣傳了出來。

正在破口大罵的賈張氏聞到香味,順著香味方向一看。

頓時樂了,拍拍棒梗的腦袋道:“乖孫,一會傻柱燉好雞湯,你去端回來。”

棒梗一聽有肉吃,連忙點頭。

傻柱一邊燉雞湯,一邊忙活其它,準備做幾個窩窩頭。

他自己也知道,棒梗一會該過來端雞湯,這隻雞自己是吃不上,索性整幾個窩窩頭吃。

後院香味撲鼻,這讓前院跟中院有些不滿。

不過不滿歸不滿,誰都冇有吭聲。

四合院戰神傻柱不好惹,剛晉升工程師的劉建設也不好惹。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下鄉放電影的許大茂回來後,看著自家孤零零的雞籠。

突兀的發出驚人的怒吼:“我的雞呢?”

“誰偷了我的雞?”

霎時間,整個四合院開始熱鬨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