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感覺一道目光如炬,葉翎微微側目,順著感覺望了過去,卻什麽也沒發現。

衹見男人優雅的動作和身邊人交談著,眉梢依舊是封存已久的冰冷,好似永遠都融化不了一樣。

難道是她感覺錯了嗎?

葉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個變態怎麽可能看自己?恨不得自己被這一群女人玩死吧!

葉翎狠狠地沖他繙了個白眼,轉過頭看著眼前臉色紫青的女人,複而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