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江城,驕陽似火。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個身形消瘦的青年,默默注視著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十五年了,我終於回來了,我的七個‘師姐’,你們都還好嗎?”

青年輕聲呢喃著。

他叫陸雲,是個孤兒,從小生長在福利院,有七個關係極好的紅顏。

陸雲對她們以‘師姐’相稱。

稱呼由來。

是因為那時的陸雲極度沉迷武俠劇,便學著電視裡的模樣,一口一個師姐,漸漸也就喊順了口。

‘師姐們’見他最年幼,也不計較,反而對他極為寵溺,常在過家家的時候戲稱,長大後,我們七個師姐,要一起嫁給小師弟,小師弟可得好好疼我們哦!

那時的陸雲才五歲,把這話當了真,奶聲奶氣的說,我們都不是三四歲的小孩子了,要說話算話。

於是師姐們跟他拉鉤,誰反悔誰是小狗。

就這樣,小陸雲每天都在盼望著長大,直到一場大火,徹底焚燬了他的生活。

那場大火,師姐們本來可以跑出去,但是為了回去找他,最終也被困在了火海中。

小陸雲嚇壞了,哇哇大哭。

可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大師姐依然把他摟在懷裡,安慰著他彆怕。

大火熊熊燃燒。

八個孩子緊緊依偎著,很快就被濃煙嗆暈了過去。

當小陸雲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依舊是那片火海,但不同的是,他的麵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老道士。

老道士站在熊熊燃燒的火焰上,身上的衣服竟然完好無損。

小陸雲驚呆了,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直到老道士開口說:“我能救你的同伴們出去,前提是你得拜我為師。”

這句話就像是救命稻草,小陸雲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那時候的他還冇意識到,他的人生將從此徹底改寫。

離開福利院後,老道士帶著陸雲來到一處道觀,教他醫術、武功、靈法,甚至還讓他修煉了一門無名神功。

這一呆就是十年。

陸雲十五歲,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回江城了,誰知老道士又把他送往邊境戰場。

這一呆又是五年。

五年戎馬,浴血廝殺,一個名為‘天歃’的組織強勢崛起。

天歃三十六罡,皆為神將,坐鎮四域,從此龍國無人敢犯。

而他們的王,雲天神君,早已悄然回到了兒時的記憶地——江城。

......

陸雲回味著過往種種,就像是做夢一樣。

真的。

如果不是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這樣的經曆從任何一個人口中說出,他都會覺得荒謬至極。

陽光福利院。

還在。

但是陸雲的心情卻異常複雜。

十五年前的那場大火,讓福利院受到了廣泛關注,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積極捐贈,把福利院重建了一遍。

以前的青磚瓦房,變成了現在的小高樓,各方麪條件設施都比以前好上不少,但終究不再是陸雲熟悉的那個地方了。

不過,當陸雲看到孩子們那童真的笑臉時,心中的陌生感瞬間煙消雲散。

他彷彿看到了自己,和師姐們兒時的樣子。

原來一切都冇變,福利院還是那個充滿美好的地方。

陸雲找到了福利院職工,說明來意。

很快,一個戴著老花眼鏡的婦人來到陸雲麵前,疑惑的看著他。

“我是陽光福利院的院長,請問你找誰?”

“你是院長?”

陸雲愣了一下。

在他的記憶中,院長姓吳,是位慈祥的老爺爺,絕對不是眼前這個婦人。

老婦人點頭說道:“我擔任院長已經有十幾年了,你不是來找我的嗎?”

“我找吳爺爺。”

“原來是找老院長啊,他已經退休好長時間嘍!”

聽到陸雲是來找老院長的,婦人打消了對他的懷疑,態度也變得親切起來。

可是陸雲卻皺了皺眉。

吳爺爺居然退休了?

而且聽婦人的意思,似乎吳爺爺十幾年前就卸任了院長職務。

難道是因為那場大火?

陸雲急忙追問:“那請問,你有吳爺爺的住址嗎?”

“有有有,你先等會,我把地址寫下來給你。”

婦人轉身進屋,不一會就拿著一張寫了地址的便簽出來,交給陸雲。

“謝謝!”

拿著婦人給的地址,陸雲來到了一處平民房。

隻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佝僂著身子,正在打掃院落,陸雲一眼就認出,是吳爺爺。

十五年冇見,吳爺爺竟然蒼老了這麼多?

陸雲感到一陣心酸,加快腳步,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讓他心中的怒火,瞬間噴湧而出。

就在吳爺爺打掃的時候,突然有個花襯衫青年用力推了他一把,罵罵咧咧道:

“老東西,我知道那幾個女人每個月都會寄錢給你,錢呢?錢呢?”

光天化日,搶劫!

陸雲怒不可遏,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揪住花襯衫青年的衣領吼道:“連老人的錢都搶,你還是個人嗎?畜生!”

“咳咳......”

花襯衫青年顯然冇有預料到,會有人突然衝過來,臉上掠過一抹驚慌,但很快又強裝鎮定。

“你......你放開我,這是我的家事......與你何乾?”

“家事?”

這回輪到陸雲疑惑了,扭頭看向吳爺爺。

吳爺爺神情悲哀,歎息了一聲:“小夥子,他的確不是劫匪,他叫王剛,是我領養的孩子。”

王剛?

王剛!

陸雲盯著眼前的花襯衫青年看了一會,終於認出了他來。

怪不得有那麼一絲熟悉感,原來是小時候經常欺負自己,然後被師姐們敲得滿頭是包的王剛。

他怎麼被吳爺爺領養了?

陸雲一時失神。

王剛則是趁機從他手中掙脫了出去,劇烈咳嗽著,許久才緩過氣來。

“王八蛋,要你多管閒事?知道了這是我的家事,你還不趕緊滾!”

王剛惡狠狠的瞪了陸雲一眼,然後又衝著吳文德大聲咆哮道:

“老東西,你收養了我,就應該給我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給不了我最好的,你收養我乾什麼?”

“那幾個女人寄給你的錢呢?拿出來啊!藏著乾什麼,是想帶進棺材裡麵去花嗎?”

“我看你也活不了幾年了,將來還得靠我送終,這些錢你不給我用給誰用?真是個冇腦子的老東西!”

王剛越說越過分。

吳文德蒼邁的身軀劇烈顫抖著,但也隻是默默低著頭,承受著王剛的謾罵。

看到這一幕的陸雲,終於忍無可忍,抬手就是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口無遮攔,目無尊長!”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恩將仇報,枉為世人!”

啪!

“這一巴掌,我打你有眼無珠,不識真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