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嫋嫋想動。

身子卻被鳳卿卿鎖死,掙脫不了半分。

怎麼可能!鳳卿卿分明是個廢人,她的內力從小就被廢了,身子也孱弱不堪,這般怪異的招式,她是從哪裡學來的!

鳳卿卿也十分吃力,這身體冇有經過係統的訓練,其力量本來就有限,自己的招式在原主身上展現出來,更像花拳繡腿。

能將林嫋嫋鎖死,靠的更多是技巧,可技巧,也需要力氣,而力氣,遲早會耗光。

“你放開我!鳳卿卿,你個賤人!”

林嫋嫋調動內力,硬生生的彈開了腿腳痠麻不已的鳳卿卿。

鳳卿卿受巨大內力衝擊,渾身吃痛,身子在空中翻滾一圈,本該重重落地,可她手碰觸到床簷瞬間,輕輕借力,整個身子平穩落地。

見此狀況,饒是傻子都該知道,鳳卿卿不比尋常,林嫋嫋也是一臉戒備。

“你不是鳳卿卿!”

“我當然,就是鳳卿卿!我的好姐姐,彆來無恙啊!”

鳳卿卿的眼神狠厲,先前因受到林嫋嫋的內力震擊,虎口微微裂開,鮮血湧出。

她視而不見,利落的從衣服上扯下一塊碎步,緊緊纏住傷口,雪球兒好不容易修複好的身體,可不能因為流血過多又暈過去,期間,竟不見她皺一下眉頭。

林嫋嫋連連退了好幾步才站穩。

再看鳳卿卿……她根本冇有因為之前和她對抗處於下風就驚懼後退,相反,她隨時準備著再次撲向林嫋嫋。

林嫋嫋心下更慌。

她的那個小白花妹妹,天生無害,極其怕疼,一點小傷都要皺眉掉淚,善良好騙,被人欺負了也不帶吭聲的。

可是如今,麵前的這個鳳卿卿,光是一個眼神,便使人膽寒。

就像是從死人堆裡衝鋒廝殺,手上染了無數鮮血,腳下踏了千具屍體,纔會擁有這樣的眼神。

林嫋嫋伸手,赤練蛇很快爬到了她的手上,惡狠狠的對著鳳卿卿吐著紅信子。

“我可以殺了你,也有能力殺了你,說,你到底是誰!”林嫋嫋厲喝一聲,手中長劍已經出鞘,直指鳳卿卿。

“放心,就算我死,也會拉你墊背!”

鳳卿卿便是這樣的性格,就算不是敵方對手,隻要她還有一口氣,就不可能束手就擒,哪怕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她也要在對方身上,狠狠咬下一塊肉來!

從記憶中林嫋嫋處事態度推斷來看,她發現自己恢複神智,恐以後塵淵會再對自己起心思,必定會斬草除根,將自己斬殺於此,大不了,就再找個說辭來掩蓋殺人的真相。

原主身體太弱,此時逃跑,生還可能性為零,還不如拚上一拚。

看著再一次撲上來的鳳卿卿,林嫋嫋眼中迸發濃濃寒意。

“找死!我便成全你!”殺意十足。

鳳卿卿冇想到,自己剛到這個位麵,就踢了這麼大的一塊鐵板!

“尊上,大師姐一早就來探望小師妹了,正在裡麵與她說著話呢。”

“卿卿醒了?”低沉渾厚,富有磁性,不帶半點感情的聲音響起。

殿內。

林嫋嫋和鳳卿卿皆是一震,停下打鬥。

鳳卿卿會心一笑,計上心來。

來的正好,她剛穿來,現在可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