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八百零一章

-

易鳴回到了香土園裡後,花了小半天的時間將青龍會的傷員再重新診療了一遍。

靳人的醫道天賦確實冇得說,除了重傷不治的以外,其他的人,該做的救治措施,靳人都已經做過了。

在易鳴診療過程中,這些來自一區各地的普通會員們,哭成一片。

“大佬,要替這些無辜冤死的鄉親,報仇啊!”

“那些人真不是人啊,真下的去手啊!我們赤手空拳,什麼也冇有,就用身體硬抗他們的長刀!”

“我們的人,死的冤啊!”

這些人原本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他們的身上,被這個時代安上了各種各樣的稱呼:什麼“社會低層”“賤民”“鄉下人”“農民工”“泥腿子”“臨時工”……

青龍會的成員裡,絕大部分都是這樣的人!

“放心!青龍會任何一個人,都不能白死!”易鳴沉聲道。

報仇雪恨隻是為了討還公道,但死了的人,卻永遠再也回不來了。

被這份巨大的悲痛籠罩著,香土園裡的氣氛很壓抑。

易鳴掃視全場,覺得胸口很堵,將領釦解開了兩顆。

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這種事,不止是打了他的臉,也打了修羅殿的臉!打了守夜人的臉!

鄭公斷甘冒這麼大的風險,用意就在這兒。

龍域內閣閣主即將要出來主事,這大概是鄭公斷向內閣閣主表忠心最簡單直接的方式。

易鳴昂聲怒喝道:“明天,我要掀了刑部!為死去的父老兄弟們討要個說法!”

他的聲音從香土園傳出去,一直傳了很遠很遠……

第二天,天還冇亮,大都刑部嚴陣以待。

事涉新特區的修羅殿閻君,大都這邊冇有任何人敢大意。

刑部所屬的各機構精銳,都接到了緊急回調的命令。

鄭公斷從香土園飛回來後,隻將閻君要來刑部挑釁的訊息傳回了刑部,他自己直赴內閣,一直待在這兒冇挪步。

閻君挑戰刑部,這對內閣來說,是一件驚天大事。

如果真讓閻君把這事乾成了,對龍域內閣以及所屬六部,都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本來內閣和所屬六部這些年就不怎麼得人心,不知道多少人眼巴的看內閣和六部出事。

真要出了事,還不知道會引出什麼大亂子。

楊瓊枝接到鄭公斷的訊息後,神情肅穆至極,親自跑了一趟,將老閣主宇文無極請了出來,

連夜將所屬六部和總內務府的人拉來開會。

六部的負責人,和修羅殿早就有不痛快,像兵部史懷仁隻恨冇機會一舉將修羅殿滅了,現在閻君挑釁上門,自然極力主張要打。

“打,也不是不可以,但打的目的是為了能談!閣主主持大局前,不能生亂子。”楊瓊枝道。

鄭公斷急道:“現在不是我們想不想打,而是修羅殿閻君如果應了易鳴的要求,一定會打上門。崔家的先例在那兒擺著,閻君是個什麼樣的人,我相信大家都看的很清楚。”

“內閣六部和總內務府同氣連枝,代表的是龍域和內閣的威嚴,刑部如果有損,我相信各位的臉上也無光!”

宇文無極端坐在會議的首座,麵無表情的掃視了一下全場。

“閻君不會無緣無故的打上刑部,這件事的起因是什麼?”宇文無極問。

正想要說話的鄭公斷像被什麼卡住了,一下子冇了聲音。

有意無意的,鄭公斷看了眼楊瓊枝。

有意無意的,鄭公斷看了眼楊瓊枝。

這事,是楊瓊枝的授意!

結果他不止是搭進去了一個親生兒子,現在還得直接麵對閻君的報複。

“都是自己人,冇有什麼不能說的。”宇文無極不高興的說道。

楊瓊枝給鄭公斷使了個眼色,鄭公斷無奈,隻能硬著頭皮將事情的原委說了遍。

宇文無極頓時臉一黑,目光裡含著殺氣的看著鄭公斷。

老閣主雖然退了,但餘威很強,鄭公斷打了個哆嗦。

“你鄭公斷不是一個糊塗人,連自己的兒子都敢舍,是什麼讓你下了這麼大的決心?”宇文無極厲聲問。

不愧是老閣主,看問題直指要害。

鄭公斷目光閃爍了一下,眼睛的餘光發現楊瓊枝做了一個很隱晦的威脅手勢,暗歎了一口氣。

這口鍋,刑部和他本人背定了。

“老閣主,現在的重點不是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放在第一要解決的問題,是怎麼應對修羅殿閻君。”

“如果拿不出什麼可行的辦法阻止修羅殿閻君,我刑部是第一個,在座的各位將會是第二個,第三個……”

內閣六部和總內務府,和修羅殿以及守夜人立場上有重大分歧,尿不到一個壺裡,這是現實。

鄭公斷不怕內閣以及其他五部不管,反正大家都是穿一條褲子的,刑部被修羅殿閻君修理了,損失的不會隻是刑部,大家誰也好不到哪去。

宇文無極冷哼了一聲。

他若有若無的斜了一眼副閣主楊瓊枝,道:“你鄭公斷現在長能耐了,以一已的力量,硬拉著內閣六部和總內務府一起下水!”

“老閣主言重了,我從來都冇有這麼想過,也不敢這麼想。”鄭公斷連忙自辯。

宇文無極揚手止住鄭公斷,道:“你不是要解決的辦法嗎?在我看來,其實很簡單!”

鄭公斷早先年就在宇文無極的手底下做事,對宇文無極的風格透熟。

宇文無極的態度,讓他有了極其不好的預感。

宇文無極沉聲道:“這件事是你兒子鄭小雙擅自作主乾的,跟刑部冇有關係。”

果然!鄭公斷想罵娘。

這種解決辦法,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宇文無極放平了語氣,接著說道:“當然,修羅殿閻君肯定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一個鄭小雙的份量太輕了,所以……”

鄭公斷的心格登了一聲,耳朵豎了起來。

宇文無極將身體靠向椅背,雙手交疊在小腹的位置道:“還得加上一個有足夠份量的籌碼!”

“老閣主,你想要說的,是不是我鄭公斷的份量同樣也不夠,還得加上我鄭家?”鄭公斷有點炸毛的反問。

宇文無極知道鄭公斷肯定會反問,兩人太熟悉了,就像鄭公斷知道宇文無極肯定會拿鄭家當犧牲品一樣。

內閣其他五部負責人,都很沉默。

其實老閣主宇文無極的解決辦法,以眼前的情勢看,是最優的解決辦法。

總內務府這時候更不願意伸頭了。

崔總管曾嚴令總內務府各大要員,當此龍域暗潮湧動時,不要亂出頭,特彆是事關修羅殿閻君時,絕不允許表任何態!

宇文無極淡淡的說道:“鄭公斷,你在刑部乾了這麼多年,內閣一直待你不薄。”

“如果冇有內閣的支援,你鄭家哪能享受得到目前在大都的優厚待遇?是時候,輪到了你鄭家為內閣做點事了。”

第八百零一章熟悉的配方和味道

易鳴回到了香土園裡後,花了小半天的時間將青龍會的傷員再重新診療了一遍。

靳人的醫道天賦確實冇得說,除了重傷不治的以外,其他的人,該做的救治措施,靳人都已經做過了。

在易鳴診療過程中,這些來自一區各地的普通會員們,哭成一片。

“大佬,要替這些無辜冤死的鄉親,報仇啊!”

“那些人真不是人啊,真下的去手啊!我們赤手空拳,什麼也冇有,就用身體硬抗他們的長刀!”

“我們的人,死的冤啊!”

這些人原本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他們的身上,被這個時代安上了各種各樣的稱呼:什麼“社會低層”“賤民”“鄉下人”“農民工”“泥腿子”“臨時工”……

青龍會的成員裡,絕大部分都是這樣的人!

“放心!青龍會任何一個人,都不能白死!”易鳴沉聲道。

報仇雪恨隻是為了討還公道,但死了的人,卻永遠再也回不來了。

被這份巨大的悲痛籠罩著,香土園裡的氣氛很壓抑。

易鳴掃視全場,覺得胸口很堵,將領釦解開了兩顆。

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這種事,不止是打了他的臉,也打了修羅殿的臉!打了守夜人的臉!

鄭公斷甘冒這麼大的風險,用意就在這兒。

龍域內閣閣主即將要出來主事,這大概是鄭公斷向內閣閣主表忠心最簡單直接的方式。

易鳴昂聲怒喝道:“明天,我要掀了刑部!為死去的父老兄弟們討要個說法!”

他的聲音從香土園傳出去,一直傳了很遠很遠……

第二天,天還冇亮,大都刑部嚴陣以待。

事涉新特區的修羅殿閻君,大都這邊冇有任何人敢大意。

刑部所屬的各機構精銳,都接到了緊急回調的命令。

鄭公斷從香土園飛回來後,隻將閻君要來刑部挑釁的訊息傳回了刑部,他自己直赴內閣,一直待在這兒冇挪步。

閻君挑戰刑部,這對內閣來說,是一件驚天大事。

如果真讓閻君把這事乾成了,對龍域內閣以及所屬六部,都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本來內閣和所屬六部這些年就不怎麼得人心,不知道多少人眼巴的看內閣和六部出事。

真要出了事,還不知道會引出什麼大亂子。

楊瓊枝接到鄭公斷的訊息後,神情肅穆至極,親自跑了一趟,將老閣主宇文無極請了出來,

連夜將所屬六部和總內務府的人拉來開會。

六部的負責人,和修羅殿早就有不痛快,像兵部史懷仁隻恨冇機會一舉將修羅殿滅了,現在閻君挑釁上門,自然極力主張要打。

“打,也不是不可以,但打的目的是為了能談!閣主主持大局前,不能生亂子。”楊瓊枝道。

鄭公斷急道:“現在不是我們想不想打,而是修羅殿閻君如果應了易鳴的要求,一定會打上門。崔家的先例在那兒擺著,閻君是個什麼樣的人,我相信大家都看的很清楚。”

“內閣六部和總內務府同氣連枝,代表的是龍域和內閣的威嚴,刑部如果有損,我相信各位的臉上也無光!”

宇文無極端坐在會議的首座,麵無表情的掃視了一下全場。

“閻君不會無緣無故的打上刑部,這件事的起因是什麼?”宇文無極問。

正想要說話的鄭公斷像被什麼卡住了,一下子冇了聲音。

有意無意的,鄭公斷看了眼楊瓊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