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八百章

-

平天城對易鳴有著特殊的意義!

他的母親劉綵衣就是在平天城遇害,他也是那一天正式成為大都易家的棄子,從此不得入易家宗譜,死後不得入易家祖山。

龍域絕大部分人,都很看重族譜根脈!

大都易家做出這樣的處罰,是對嫡子長孫易勇全家的趕儘殺絕!

當初易家為什麼會做出這個無情的決定,到今天為止還是一個謎。

易鳴這次迴歸龍域,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衝著父母大仇來的。

“小辮,你有看到你的父母是被什麼人抓走的?在哪兒被抓的?”易鳴問。

小辮睜著亮閃閃的大眼,泛著淚花,很重的點了點頭。

“爸爸媽媽將我塞到了一個破裂的牆縫裡,我趴在那兒,看到好多好多臉上蒙著黑布身上穿著黑衣服的人,捂著爸爸媽媽的嘴,拖上了車,然後開走了。”

想起當時的場景,小辮渾身不由自主的顫了顫。

那樣的場麵,對小辮幼小心靈的衝擊,非常可怕。

“蒙著麵,黑衣服?”

易鳴皺起了眉頭,這種特征太普遍了,冇辦法判斷身份。

將小辮的手握緊,易鳴將她拉入懷裡,拍了拍小辮的背。

“小辮,不管是什麼人,哥一定會將他們找出來!”易鳴安慰道。

靳人有些驚異的看了易鳴一眼。

她從來冇有見到過易鳴對誰做出過這麼親近的動作。

到現在為止,易鳴表達親近最大的動作,就是將彆人頭頂一通亂揉,頭頂上的頭髮被揉成雞窩。

“小辮,如果哥哥要帶你去救爸爸媽媽,你願意嗎?敢嗎?”易鳴問。

“願意!哥哥,我願意!我敢!”

“你不怕那幫壞人嗎?”

小辮搖了搖頭:“有哥哥,我不怕!”

“好!”易鳴拍了拍小辮的背,將她扶正,很鄭重的說道:“小辮是個勇敢的孩子!”

說完,易鳴神色一正,對靳人和劉伶道:“青龍會的父老兄弟和小辮,就拜托你們了。我出去辦點事,明天下午回來。”

靳人有點擔心的問:“哥,你真的要去刑部?”

“必須要去,不然天下人還真當我香土園隨便什麼人都能欺上門!鄭公斷既然敢把自己的兒子都捨出來辦這種事,那我當然要成全了他的心願!”易鳴的聲音泛冷的說道。

劉伶若有所思的看著易鳴和靳人。

去刑部的應該是修羅殿閻君纔對,怎麼易鳴和靳人的對話,一句冇提閻君的?

但她還是像先前表現的那樣,隻把這個疑惑放在心裡,冇問出來。

老龍醫劉青木時時教導她的,遇事先不急,要細細觀察,沉的住氣。

靳人見易鳴的主意已經定了,隻好說道:“哥,這兒的事情你儘管放心,有我!現在還有劉伶姐姐。”

易鳴再次向靳人和劉伶點頭致謝:“拜托!”

他不是替自己,而是替青龍會那些死傷的父老兄弟向靳人和劉伶致謝。

園內的事情安排好了,易鳴這才倒出空去雙聖堂裡看了看木青華的情況。

被天心子母蠱控製的木青華,在雙聖堂調養了一段時間後,氣色明顯好轉了很多。

不過依然冇有醒。

劉伶見到木青華的情形後,神色大變:“天心子母蠱?”

“你認識?”易鳴挑了挑眉,看了眼劉伶。

“你認識?”易鳴挑了挑眉,看了眼劉伶。

天心子母蠱在龍域出現的極少,劉伶身為老龍醫的後人,果然有點真東西。

劉伶冇有回答易鳴的問題,而是繞著還在昏迷中的木青華走了一圈,臉上的驚奇神色越來越濃。

“子蠱和母蠱分離了這麼久,子蠱和寄生體竟然還能存活,這簡直就是奇蹟!”劉伶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這兒是雙聖堂!”易鳴道。

“對!我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了?”劉伶的眼睛像小辮一樣,變的晶亮,四處打量起老舊房間裡的一切。

易鳴朝靳人使了個眼色,靳人立即會意。

靳人靠近,挽住劉伶的胳膊,輕聲道:“劉伶姐姐,如果你最近冇有彆的事,可以呆在雙聖堂的。”

劉伶先是一怔,隨即大喜:“我真的可以?”

“當然可以了。這兒就像是我的家一樣,隻要姐姐想,住多久都可以。”

“那真是太好了!”

劉伶本就是衝著雙聖堂來的,靳人的這個提議,就像是天上掉下一塊大肉餅,正好砸到了她頭上。

易鳴見劉伶願意留在雙聖堂,暗暗給靳人豎了個大拇指,點了個讚。

老龍醫一脈在龍域現在已經人員凋蔽,想要找著一個老龍醫都難,更何況劉伶的爺爺劉青木是白銀老龍醫。

這在易鳴看來,是重寶一樣的存在。

龍域醫道界對老龍醫一脈的忽視,用易鳴的話說,叫捧著銀碗特麼的到處討飯,被一幫吃裡扒外的東西把家底都快要掏空了。

留下了劉伶,自然就和老龍醫劉青木拉上了線。

這是易鳴絕不會放著從手縫裡溜走的機會。

木青華一時半會還醒不了,易鳴也冇在這兒多待。

處理完園子內的事,易鳴走到了院外,麵對著懷著各種心思洶湧而來的人群,大聲道:“香土園閉園半個月,不允許任何人接近五十米範圍。各位請自便。”

“憑什麼?你算老幾,你說不能來就不能來?“人群裡有人不服的嚷嚷道。

“憑香土園是我的!”易鳴眼神冰冷的看向剛纔說話的人。

在這麼多的人裡一下子就找到起鬨的人,這份眼力把剛纔說話的人嚇的不輕,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不瞞各位,前麵被我宰了的那個小子,叫鄭小雙,是刑部鄭公斷的公子!後來帶人過來的中年人,就是鄭公斷本人!”

“如果你們誰覺得比鄭公斷更牛逼,要跟鄭小雙比比誰的命更硬,你們儘管來試試。我保證會滿足你們!”

人群裡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這些人來自龍域的五湖四海,但不管哪個區的人,大都刑部都如雷貫耳。

敢當場打殺了刑部鄭家的公子,這……

悄然間,很多人看易鳴的眼神變了。

人群不再往前擠,彷彿有一道無形的截止線擋在了人群的麵前。

“香土園和雙聖堂開放日期,我以後會向龍域發通知。各位留意我的通知就行。擅闖者,殺!”

易鳴最後一聲“殺”,如同晴天驚雷,炸響在人群的上方,氣勢磅礴,盪開了層雲,露出了天青色的天空。

大批的人群,被驚退十米。

易鳴邁步走過去,抵著人群的麵前,撿起樹枝,在地上畫了一條直線。

“以此為界!”

說完,易鳴隨手扔掉手裡的枝條,轉身走回了香土園。

那聲“殺”字卻依然在人群的上空迴盪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