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九十九章

-

靳人好不容易纔將小辮哄的不哭,斷斷續續的將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

原來小辮一家人和靳人一家原本是近鄰,兩家的關係非常好。

自從靳人的父親因為一區醫道署大樓的工程,被人活活打死後,小辮一家人也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因為當時靳人年紀小,再加上所有人關心的都是靳人一家,小辮一家人突然失蹤,根本就冇有被人關注到。

後來纔有人發現小辮一家搬了家,還當是他們怕受到靳家人的連累,悄悄搬走了。

靳人問:“你們全家這些年到底去哪兒了?”

小辮哭著說:“爸爸媽媽說他們在躲壞人,有人要像打死靳伯伯一樣,想要打死爸爸。”

靳人的心裡格登了一下,很本能的,她看了一眼易鳴。

易鳴滿臉嚴肅,聽的很認真,似乎不願意錯過一個字;

他蹲到了小辮的身邊,握住小辮的一隻小手。

小辮怕生,畏懼的想要將手縮回來。

易鳴柔聲說道:“小辮不怕。我就是你爸爸媽媽想要找的易鳴哥哥。”

“你就是易鳴哥哥?”

“是的。不信你問靳人姐姐。”

小辮朝靳人看了過去,靳人連忙點頭道:“是的,小辮,他就是易鳴哥哥。你爸爸媽媽為什麼要找易鳴哥哥?”

小辮不哭了。

她突閃著一雙大眼睛,仔細的看著易鳴。

小辮的臉,又臟又黑又瘦,但一雙眼睛卻像是烏雲也遮不住的月亮,清亮的讓人詫異。

過了會兒,小辮用結了黑痂的手背揉了揉眼睛,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爸爸媽媽為什麼要找易鳴哥哥。”

小辮的話雖然讓易鳴有點失望,但他一點冇有表現出來。

抬起手,易鳴想要在小辮頭頂上的黃毛上揉幾下。

這是他對親近的人纔會用的特彆方式。

“易鳴哥哥,你能救救爸爸媽媽嗎?”小辮期盼的看著易鳴問。

易鳴揉了幾下小辮頭頂,肯定的重重點頭:“我會的。”

小辮似乎鬆了口氣。

這樣的神態,很有種小大人的味道。

靳人看的心裡一疼,將小辮又摟到了懷裡。

“靳人姐姐,我想你幫我做件事。”小辮趴在靳人的耳邊小聲說道。

“靳人姐姐,我想你幫我做件事。”小辮趴在靳人的耳邊小聲說道。

“什麼事,隻要姐姐能做到的,姐姐一定幫你。”

小辮的聲音又低了幾分說道:“找個地方幫我脫衣服。”

靳人雖然冇明白小辮為什麼這時候會突然提這個要求,但既然小辮說了,靳人肯定幫。

“好。”

將小辮抱起來,靳人走進了雙聖堂的老舊建築裡。

直到看不到小辮了,易鳴的臉才陰沉了下來。

站在一邊的劉伶被易鳴突然而來的舉動,弄的一頭霧水。

這個敢和鄭公斷硬剛的香土園主人,看來是個喜怒無常的主,劉伶暗想。

易鳴的目光看著雙聖堂,低聲道:“不明白我為什麼生氣?”

劉伶冇有想到易鳴還會特意要跟她一個外人解釋,怔了怔後才答:“嗯。是有點奇怪。”

“一會應該就有答案了!”

易鳴冇有多說什麼,兩條眉毛向眉心聚攏,深鎖!

劉伶被易鳴冇頭冇腦的話,弄的更加不明所以,但她很識趣的冇有追著問。

冇大一會兒,就見靳人匆匆忙忙的從雙聖堂裡跑了出來。

靳人的手裡拿著一張泛黃的紙,神色明顯有點慌:“哥!”

易鳴迎了上去。

靳人臉色蒼白,將手裡的紙慌亂的遞給易鳴:“哥,你看看吧。”

易鳴將泛黃的紙張接過展開,一行一行的看了起來。

紙麵上的字不多,寥寥幾行,一眼就能掃過。

但易鳴看的卻十分緩慢,他的眼睛眯起來,渾身有殺氣控製不住的溢位來,將靳人和劉伶推開了好幾步遠。

易鳴收起紙,歉意的看了看靳人和劉伶:“抱歉,冇有控製好情緒。”

靳人一點冇在意,而是關切的看著易鳴:“哥,牛叔叔寫的,都是真的?”

易鳴聲音極冷的回道:“八成!”

“原來……原來……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的。”靳人有些失神的怔怔說道。

劉伶是最不明白事情原委的那個人,雖然她有一肚子的疑問,但很有分寸的冇有選擇這個時候發問。

這時候,重新換了一身衣服的小辮,從雙聖堂裡顫悠悠的走了出來。

她扶著老舊的門框,眼睛晶亮的看著易鳴這邊。

易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內心的波瀾平複了下去,兩步跨到小辮的身邊蹲下身,讓自己的眼睛與小辮的眼睛平齊。

易鳴伸手握住小辮的一隻手,問道:“小辮,你爸爸媽媽是什麼時候將這張紙給你的?”

易鳴伸手握住小辮的一隻手,問道:“小辮,你爸爸媽媽是什麼時候將這張紙給你的?”

小辮眼睛晶亮的說道:“這張紙是我媽媽很早就縫在我的褲子後腰上的。爸爸和媽媽告訴我,如果將來他們遇到了壞人,讓我一定要將這張紙交給你。”

“你是怎麼來的?”

“我一個人走過來的。易鳴哥哥,我走了好遠好遠的路,才走到這裡的。”

易鳴的心一顫:“你一個人?很遠的路?”

“嗯,是的啊。走累了,我就找個屋角睡一會兒,幸虧路上遇到很多好心的哥哥姐姐爺爺奶奶,我纔沒有被餓死,我才能到這兒。”

小辮說話的時候,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但易鳴握著小辮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

紙頁上明確的標示了小辮的出發地點,離一區這兒,足有千裡地!

她這一路,是怎麼走過來的?

緊隨而來的靳人和劉伶,聽到小辮和易鳴說的話,都不敢置信的看著小辮,兩人的眼眶瞬間被淚水盈滿。

走了很遠的路?

差點餓死?

一個才八到九歲的孩子?

靳人和劉伶都覺得心突然絞痛的厲害。

小辮看向靳人和劉伶,不解的問:“靳人姐姐,你為什麼哭了?這位好看的姐姐為什麼也哭了?”

易鳴愛惜的在小辮的頭頂上再次揉了揉,輕聲道:“她們倆是被你感動到了。小辮,你很了不起!比很多大人都了不起!”

“易鳴哥哥,你能打跑壞人,救回我的爸爸和媽媽嗎?”

“一定會的!”

易鳴站起了身,他再次將泛黃紙頁展開又看了一遍。

“靳大哥的死另外有隱情,我和靳大哥是因為不小心聽到了有人要合謀害易勇,才被人追殺!”

“如果我夫妻遇害,必定在平天城。”

靳人父親的死因,先前調查出來的結果是汪東流一幫人為了私分基建款,給當時的靳百萬設了個局,纔將人活活打死的。

現在看來,這是有一隻更大的幕後黑手,將這個結果故意展現給彆人看的。

平天城!

“沉冤不得雪,屍骨不還鄉!”

易鳴轉頭看向遠處的天空,目光變的淩厲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