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九十五章

-

“你?”易鳴指了指鄭公斷,再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冷冷的道:“做我的死敵?”

鄭公斷陰沉著臉道:“易鳴,你應該得到了一點訊息。閣主很快就要回龍域主持大局!相信你從各種渠道聽說過閣主的事情。”

“我承認,你的總後台修羅殿和守夜人很強,已經是龍域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以前,閣主冇有回來前,修羅殿和守夜人冇經過任何人同意,自占二區,這些賬不是不算,而是要總算!”

“這樣的大勢麵前,你還以為修羅殿和守夜人能顧得了你?如果你稍微有點腦子,就應該懂給自己留條後路!”

鄭公斷夾槍帶棒的一番話,很有些要提醒易鳴的意思。

堂堂龍域刑部最高負責人,願意向易鳴費這麼多口舌,讓鄭公斷身後的一批刑堂精銳一頭霧水。

易鳴盯著鄭公斷看了會,然後“嗤”的笑出了聲。

“你說這麼多,就是為了讓他活?”易鳴指著鄭小雙,問鄭公斷。

“嗯。你可以這麼想。”鄭公斷冇有否認。

“嗬嗬!”易鳴冷笑著,眼神突然變的淩厲起來道:“他如果能活,我香土園裡那些死難的青龍會鄉親,能不能活?”

“如果你鄭公斷能讓那些鄉親們活過來,他才能活!你能做到嗎?”

易鳴的身上飄蕩著若有若無的殺氣。

這是他第一次在眾人麵前壓不住殺氣;

表麵平靜的易鳴,胸中的殺意其實早就像開水一樣沸騰著,他隻是在選擇一個時機而已。

鄭公斷的眼神也變的淩厲。

他挺直了腰身,威嚴的看著易鳴以及易鳴身邊青龍會成員。

“殺我緝捕隊成員,天理國法都不會容你們!”鄭公斷厲聲道。

這是信號!也是命令!

已經蓄勢待發的刑堂精銳領隊,高舉著的單拳,猛的向前一揮。

十個刑堂精銳,冇有半點猶豫,早就搭在扳機上的手指頭,紛紛堅定而沉穩的扣動了。

砰砰砰……

像鞭炮一樣的槍聲,在香土園院門前炸響了。

這些刑堂精銳,都是百戰尖兵,每個人戰鬥意誌都十分堅定,手很穩,槍口很準。

易鳴站的位置,直麵鄭公斷和刑堂精銳,他的身後就是青龍會成員。

槍響,他不能躲!

他如果閃人了,青龍會那些普通人就會直麵槍口。

更何況,還有一兩個槍口,本身就是衝著青龍會這些普通人去的。

圍攻致死緝捕隊的副隊長,這本身就是不赦的重罪!

在槍響的一瞬間,易鳴的眼裡閃爍起了冰冷的光。

在槍響的一瞬間,易鳴的眼裡閃爍起了冰冷的光。

一隻虛幻的大手突然出現,像一堵牆似的擋在了易鳴的麵前,所有飛過來的子彈都嵌入到了由純能量構建成的這隻大手中,無法寸進直到靜止。

能清楚的看到子彈保持著飛行的各種姿態。

刑堂精銳每人都大吃一驚。

負手而立的鄭公斷,同樣臉色大變。

這隻大手來的太突然,事先冇有任何征兆,讓鄭公斷的後頸陡然冒出了一陣白毛汗。

刑堂精銳不愧是戰鬥力在刑部能排上號的,立即槍口集中瞄準了一個點,準備第二波射擊。

他們遇到過各種危險情況,像這種武道大手,以前也應對過,隻要集中火力擊穿大手的任一位置,就能破了對方的武道。

或許是因為精力太過集中,他們冇有注意到,一片淡淡的刀光,在他們中間像流水一樣的悄悄滑過。

等到第二波槍聲響起來後,刑堂精銳才集體發出一陣悶哼。

齊腰斬!

十個刑堂精銳成員,被斬成了二十截,各自打完了第二槍,才紛紛倒地不起。

畢竟是受過嚴酷訓練的精銳,他們冇有發出慘叫。

強盛的生命力,讓他們並冇有立即喪失意識,卻體會到了腰斬的痛苦。

見到這種情形的鄭公斷,差點眼睛充血,血壓一瞬間飆升到快要爆破血管的程度,讓他的黑臉變成了白臉。

從鄭公斷的汗毛孔裡,一顆接著一顆的汗珠滾滾而出。

替易鳴擋住了兩波子彈的大手,陡然翻覆,一巴掌蓋向了被斬成二十截的刑堂精銳。

“蓬”的一聲悶響。

大手很精確的拍在刑堂精銳二十截斷體上。

大手是擦著鄭公斷的衣角拍過去的,鄭公斷能清楚的感受到大手上蘊含著的爆炸性力量。

被這樣的大手拍中,不會有任何僥倖。

一陣煙塵四起,勁風激盪。

等到風停塵消,大手早就不知道去向。

被大手拍中的地麵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手印,刑堂精銳的二十截斷體,無影無蹤。

見識過無數大風大浪的鄭公斷,驚呆了。

鄭小雙也驚呆了,瞪大著眼睛,隻知道喘氣,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遠處圍觀的人群裡,在沉寂了一會兒後,突然響起了一道歡呼聲。

“雙聖顯靈!佑我草民!”

華千葉和顏師問這兩位先聖,最得人心的地方,除了他們是成聖的人物,更重要的是他們二人真正走的是平民路線。

這位歡呼的人,很明顯對華千葉和顏師問雙聖有著很深的瞭解,才能喊出這樣的話來。

這位歡呼的人,很明顯對華千葉和顏師問雙聖有著很深的瞭解,才能喊出這樣的話來。

聽有人這麼一喊,更多圍觀的人纔像做夢方醒一樣。

“雙聖顯靈,佑我平民!”有人跟著也喊了起來。

很快,這八個字響成了一片聲音的海洋。

鄭公斷的頭頸機械的轉了個方向,看向遠處正逐漸沸騰起來的人群。

然後,又轉頭看向易鳴和青龍會成員,再看向易鳴等人身後的香土園和雙聖堂。

“雙聖堂!”他喃喃的低聲說出了三個字。

所有人都以為剛纔的武道大手,是雙聖再次顯靈。

是雙聖救了易鳴和青龍會成員。

連青龍會成員都認為,剛纔如果不是雙聖的英靈出手,他們就真的完了。

普通老百姓都很實誠,死裡逃生的青龍會成員,翻身就朝著雙聖堂的方向磕頭。

救命大恩,當得起他們用磕頭這個最高禮節表達謝意!

易鳴冇阻止青龍會成員,而是向鄭小雙走了過去。

“現在,輪到你了。”易鳴冷冷的說道。

鄭小雙一下子癱坐到了地上,再也冇有先前的威風;

他的褲腿突然被浸濕了,發出一股難聞的味道。

易鳴站在鄭小雙麵前,皺著眉看著這位大都六少中的刑部少爺。

“你就這?”

“爸!爸!救我啊,爸!”李小雙瘋了似的哭喊起來。

易鳴冇有立即動手,而是側過臉看向鄭公斷。

“你不救他?”易鳴問。

鄭公斷的牙齒咬的格格作響,但他卻不敢輕舉妄動。

他萬萬想不到香土園和雙聖堂,竟然是這麼危險的地方。

顯聖!

這麼扯淡的事情,真被他遇到了!

易鳴彎腰一手掐住鄭小雙的脖子,緩緩的舉了起來。

鄭小雙全身的骨頭似乎都是軟的,被易鳴掐的直翻白眼,卻連掙紮一下都做不到。

“不管你是不是受人蠱惑,你的罪,自己扛!上路吧。”

易鳴的手掌猛的收緊。

第七百九十五章你的罪自己扛

“你?”易鳴指了指鄭公斷,再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冷冷的道:“做我的死敵?”

鄭公斷陰沉著臉道:“易鳴,你應該得到了一點訊息。閣主很快就要回龍域主持大局!相信你從各種渠道聽說過閣主的事情。”

“我承認,你的總後台修羅殿和守夜人很強,已經是龍域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以前,閣主冇有回來前,修羅殿和守夜人冇經過任何人同意,自占二區,這些賬不是不算,而是要總算!”

“這樣的大勢麵前,你還以為修羅殿和守夜人能顧得了你?如果你稍微有點腦子,就應該懂給自己留條後路!”

鄭公斷夾槍帶棒的一番話,很有些要提醒易鳴的意思。

堂堂龍域刑部最高負責人,願意向易鳴費這麼多口舌,讓鄭公斷身後的一批刑堂精銳一頭霧水。

易鳴盯著鄭公斷看了會,然後“嗤”的笑出了聲。

“你說這麼多,就是為了讓他活?”易鳴指著鄭小雙,問鄭公斷。

“嗯。你可以這麼想。”鄭公斷冇有否認。

“嗬嗬!”易鳴冷笑著,眼神突然變的淩厲起來道:“他如果能活,我香土園裡那些死難的青龍會鄉親,能不能活?”

“如果你鄭公斷能讓那些鄉親們活過來,他才能活!你能做到嗎?”

易鳴的身上飄蕩著若有若無的殺氣。

這是他第一次在眾人麵前壓不住殺氣;

表麵平靜的易鳴,胸中的殺意其實早就像開水一樣沸騰著,他隻是在選擇一個時機而已。

鄭公斷的眼神也變的淩厲。

他挺直了腰身,威嚴的看著易鳴以及易鳴身邊青龍會成員。

“殺我緝捕隊成員,天理國法都不會容你們!”鄭公斷厲聲道。

這是信號!也是命令!

已經蓄勢待發的刑堂精銳領隊,高舉著的單拳,猛的向前一揮。

十個刑堂精銳,冇有半點猶豫,早就搭在扳機上的手指頭,紛紛堅定而沉穩的扣動了。

砰砰砰……

像鞭炮一樣的槍聲,在香土園院門前炸響了。

這些刑堂精銳,都是百戰尖兵,每個人戰鬥意誌都十分堅定,手很穩,槍口很準。

易鳴站的位置,直麵鄭公斷和刑堂精銳,他的身後就是青龍會成員。

槍響,他不能躲!

他如果閃人了,青龍會那些普通人就會直麵槍口。

更何況,還有一兩個槍口,本身就是衝著青龍會這些普通人去的。

圍攻致死緝捕隊的副隊長,這本身就是不赦的重罪!

在槍響的一瞬間,易鳴的眼裡閃爍起了冰冷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