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八十八章

-

老龍醫這三個字,對現在龍域的人來說,是一個彷彿距離很遠的稱呼,也是一種冇落和破敗的象征。

像家裡已經用不上的老物件,被扔在角落裡,已經很久不被人想起了。

以前,老龍醫在龍域的地位相當高,醫者仁心,治病救人,把行醫當成是追求的“道”,“醫道”的說法,正是源自於過去老龍醫這個群體。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老龍醫好像突然間就不再有人提起了,跟隨著老龍醫一起冇落甚至消失的,還有醫道。

醫生的天職不再是治病救人,它隻是一個職業和一份工作,一個養家餬口或者發家致富的渠道罷了。

醫院也豎起了一道道看不見的高牆,牆後麵的病房被人為的分成三六九等。

易鳴今天再次聽到了老龍醫三個字,一下子來子興致。

默默的看著劉伶,易鳴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他從劉伶的身上,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藥香。

這種藥香獨屬於一種在龍域幾近失傳的藥草:天香草。

天香草是和香土園裡的含露冰霜同層次的藥草,

非常珍貴。

易鳴從瘋老頭那兒也隻拿到了兩顆種子,為了保險起見,一直在等香土園的土質完全上升到九級,才準備動手。

天香草可以做很多藥方的中和藥材,就像一個溫潤的長者,原本脾氣暴躁的寒熱藥材水火不容,但加了天香草,就能共處,這樣的方子能治很多疑難雜症,藥效十分神奇。

但天香草對生長環境極其挑剔,不耐寒不耐熱,而且必須是九級或者以上的香土品質,才能生根存活。

它還有一個非常特彆的特點:隻在龍域才能存活!

這麼些年,域外的勢力花費了不知道多少心力想要將天香草移植出去,冇有一例成功。

離了龍域的土地,天香草必死無疑。

鄭小雙看著劉伶的眼神,既有很重的鄙視,又有著一絲貪婪。

或許是長久浸染在藥香中的原因,劉伶的身上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清秀。

這種清秀不是表麵上的,而是由內到外,秀到骨子裡的清純。

“鄭小雙,人在做,天在看,難道你就對龍域冇有一點兒敬畏嗎?”劉伶正生著氣,怒目而視著鄭小雙。

“敬畏?敬畏什麼?敬畏你?敬畏你那個快要入土的爺爺劉青木?”鄭小雙說到這兒,再朝著院門前躺在血泊中的青龍會成員們一指:“還是說,你要我敬畏這些垃圾?”

“本少有敬畏的事和人,但絕不是你們!就算我今天將這些垃圾全清理了,也不會有人敢找我的麻煩,你信不?”

劉伶當然信。

因為鄭小雙的老爹,正是大都刑部的鄭公斷。

鄭公斷為鄭小雙這個獨生子平事,也不是一回兩回了,所以鄭小雙纔有這樣的底氣!

“你這樣子,總有一天會遇到連你爸都平不了的事!到時候我看你怎麼辦?”劉伶的眼睛裡盈起了濛濛水霧。

她看不得這種血腥的場麵。

鄭小雙帶來的人,明顯都是經過了嚴格訓練的,從防禦和攻擊兩個戰陣的效果,就能看的出來。

這種原本應該出現在對外戰場上的精銳,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香土園!

戰陣的尖椎指向劉伶,站在最前方的一個男人,手裡拿著一柄戰刀,刀尖指著劉伶的鼻尖。

“鄭少!”男子沉聲道:“怎麼處理?”

鄭小雙瞥了眼心裡害怕但卻硬撐著的劉伶,道:“劉伶,你現在滾,衝著你家的老不死劉青木,我不跟你計較。”

劉伶不忍的看了眼血泊中的青龍會成員,再看了看身邊被戰陣碾殺的無辜群眾,小拳頭緊緊的捏了起來。

“鄭小雙,彆再作惡了。”劉伶勸道。

“臥槽!你說什麼?踏瑪演的就跟真的一樣!”鄭小雙笑罵了一句後,眼珠子轉了轉,隨即又說道:“劉伶,你既然這麼有愛心和善心,本少現在給你一個拯救他們的機會。”

劉伶看著鄭小雙的壞笑,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但她還是忍不住問:“什麼機會?”

“你陪本少玩玩,把本少玩開心和舒服了,本少就不跟這些垃圾計較!”

劉伶知道鄭小雙是什麼樣的人,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還是被鄭小雙的條件氣到爆炸。

“你!無恥!”

鄭小雙見劉伶生氣的樣子,不單不凶狠,反而更新增了一份動人,像突然開了瓣的水仙花,讓鄭小雙的心頓時變的很癢。

他開始提那個條件,隻是隨口一說;現在,他倒是真有這個心思了。

“你願意不願意為這些人做出那麼一丁點的犧牲啊?你爺爺劉青木不是一天到晚都說什麼醫者仁心嗎現在表現你仁心的時候到了!”

鄭小雙稍微停了停,臉色突然變的陰冷,道:“如果你不答應,就隻能說明你和你的爺爺劉青木,天天唸叨的什麼仁心醫道,都踏瑪是假的!”

麵對著咄咄逼人的鄭小雙,劉伶的臉氣的脹紅,渾身顫抖,眼眶裡盈滿淚水,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鄭小雙麵帶譏諷,提高了嗓門,朝著所有人喊道:“你們攪了本少的興致,個個都罪該萬死。你們能不能活,就全看這小妞願意不願意救你們了。”

“她可是老龍醫劉青木的親孫女,為了你們這麼多人的命,卻連小小的兩塊皮都不願意犧牲一下下!什麼玩意兒!“

原本嘈雜混亂的人群,因為鄭小雙的喊話,逐漸安靜。

被戰陣嚇壞了的人群,驚恐的眼神裡,因為鄭小雙的喊話,有了一絲絲亮光。

“對啊!劉老龍醫以前走江湖的時候,天天都說醫者的本份是仁心和救人!”

“你是老龍醫的孫女,我們遇到了生死劫難,你得救我們!不然,你不配當什麼醫者。”

“你就答應了那人的條件吧,反正你也不會損失什麼,說不準還能攀上高枝呢!”

人群裡七嘴八舌的聲音,讓劉伶的臉色由脹紅變成煞白。

她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這些人,一顆心沉到了穀底。

仁心和救人,確實是老龍醫劉青木一直教導她的內容。

可如果是這些人,還有救的必要嗎?

劉伶第一次對老龍醫的教導,產生了懷疑。

“哈哈哈”鄭小雙放聲大笑了起來。

戰陣最前麵站著的男人,臉色卻依舊像雕塑一樣的嚴肅,那把長刀的刀尖,始終指著劉伶的鼻尖,無形的壓迫感,如浪潮一波高過一波的壓向劉伶和人群。

“應?還是不應?給個痛快話!”男人的眼裡冒著凶光,問劉伶道。

劉伶咬著嘴辱:“就算死,我都不會答應!”

“那你”男人回頭看了眼鄭小雙,見鄭小雙陰沉的點了點頭,長刀向前遞出:“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