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八十六章

-

不一會兒,傅鳳雛反應了過來。

也就隻有易鳴有這個本事和這個膽子,做得了這事!

她怒氣沖沖的向天大吼一聲:“易鳴,敢偷我藍火的鑰匙,我跟你冇完!”

吼完了,想想還有點不到位,又補了兩個字道:“冇了!”

小破車有點像傅鳳雛的逆鱗,誰碰都不行;

雖然小破車原本的主人是易鳴,但傅鳳雛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彆讓我看到你,不然我非得揍扁了你!”傅鳳雛揚著一雙拳頭,怒吼著。

正喊話間,突然感覺到一道光影向她飛來。

想也不想,傅鳳雛伸手將光影抓在手心,仔細一看,正是小破車藍火的車鑰匙。

鑰匙回來了,她的氣消了一點,但依舊怒目而視的看向走近的易鳴。

不過,當她看到易鳴時,滿臉的怒氣被驚訝取代了。

“這個人是誰,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傅鳳雛問。

李雲天也看到了手裡拎著一個女人的易鳴,不緊不慢的走到了麵前。

將手裡的女人隨意的往地上一扔,易鳴拍了拍手。

“你應該熟的啊,四區江家的江珊。”易鳴道。

“江珊?好像是有點熟悉。”傅鳳雛更加奇怪的問:“你拎著她乾什麼?”

四區江家被修羅殿閻君毀掉了一支,江珊正是那一支的後輩人中的一個。

易鳴斜眼看著躺在地麵上麵如死灰的江珊,道:“這次一區和三區的事,就是她指使的!”

“她?”傅鳳雛大驚。

李雲天也吃了一驚,雖然他還不知道三區發生了什麼事,但就一區李家的事做為標準,能一次性暗中鼓動李占乾這些人,冇有相當的實力根本就做不到。

四區江家的那一支被修羅殿閻君滅掉,離現在並冇有過去多少時間,江珊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莫名其妙的突然有了這麼大的能量?

“這就要問她了。”易鳴冷笑著說道。

這時候的江珊,整個人顯的有些呆滯,一雙眼睛冇有焦距,一幅心灰意冷的樣子。

易鳴的目光從江珊身上移開,眼神和李雲天碰了碰,見李雲天點頭,這才道:“既然這邊的事情解決了,我們先回雙聖堂再說。”

傅鳳雛將手裡的鑰匙掂了掂,麵色不善的看向易鳴。

易鳴立即懂了傅鳳雛的意思,聳聳肩膀道:“借用一下,付錢的。”

“算你識相!”傅鳳雛哼了一聲道。

偷鑰匙的事,就算被輕輕揭過去了。

趁著傅鳳雛去開車的功夫,李雲天這才逮著點機會,指著地上的江珊問易鳴:“她是怎麼回事?”

易鳴道:“說白了,她就是一個工具人而已。但這個工具人冇有自覺,真的以為自己能行了,分兩頭出擊,想一舉拿下一區和三區!”

“這麼大的胃口?”李雲天再次被驚到了。

彆說江珊,就算是四區江家現在的家主,都不敢這麼乾!

“是有所倚仗。叔,零在龍域這兒培養了很多個工具人,她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罷了。”

隨後,易鳴簡單的說了說去三區時遇到的事。

江珊帶著一幫高手去的三區,隊伍陣容確實不一般,比黃虎的隊伍還要強上幾分。

雙武王加一批大宗師,這種隊形掀翻三區足夠了。

江珊去三區的目標非常明確,直接衝著柯震嶽的老三區武道總會和周興武所在的周家去的。

這兩個地方是新特區的鐵桿盟友,隻要平了這兩處,等於斬了新特區的一臂!

易鳴道:“戰略上冇有問題,戰術上更冇有問題。唯獨有問題的是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

李雲天的眼光有些深邃了,沉聲道:“柯家冇動?”

易鳴沉默了一小會兒,才接腔道:“希望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

李雲天不免有點唏噓。

一區的李家就是現成的例子擺在麵前,三區的柯家寧願選擇縮頭,也不願意選擇修羅殿和新特區,將來會朝哪個方向走,又會走多遠,很難估算。

“我清理李家是迫不得已。希望三區的柯家,不要犯糊塗!”李雲天歎道。

兩人正小聲的說著話,小破車藍火被傅鳳雛開出一個漂亮的甩尾,橫停在二人麵前,差一點就將地上江珊給軋了。

易鳴將江珊拎起來扔進了小破車,然後才坐了進去,李雲天坐進了前麵的副駕,打趣說要感受一下傅武神的“死亡飛車”。

傅鳳雛的臉微微一紅,道:“李叔,我已經早過了死亡飛車的階段了。”

“坐坐就知道了。”李雲天拉起了安全帶,將自己綁的嚴嚴實實。

傅鳳雛打開推力,大腳油門起步,小破車藍火劃出了一道流暢優美的線條,嗖一聲向雙聖堂飆去。

眨眼功夫,李雲天還冇有從暈暈乎乎中回過味,小破車就已經到了香土園的外圍,也就是雙聖堂所在地的外圍。

隔著雙聖堂還有一兩裡地,小破車就開不動了。

一眼掃過去,前麵的道路上全是人頭,這比逢著隆重的節日,十裡八鄉趕集還熱鬨。

李雲天是土生土長的一區人,大致看了眼,發現冇有一個熟臉,全是不認識的。

“一區人很少,都是外麵來的。”李雲天很肯定的說道。

易鳴撇了撇嘴道:“看來後麵的這些路,隻能靠走的了。”

易鳴和李雲天下了車,準備步行進香土園。

傅鳳雛不願意跟小破車藍火分開,就留在車裡,順帶再看守江珊。

看著前麵扒不開頭的場麵,李雲天捋了捋袖子道:“今天隻能憑力氣硬闖!”

易鳴一句話不說,起腳走路。

他的身前一米左右,彷彿有一道看不見的牆跟隨著一起推進,無論前麵的人群有多密集,都會悄無聲息的,被推開出一條正好夠兩個人走的空路。

這是李雲天第一次看到易鳴露出真功夫,不僅又是驚歎又是欣慰。

李雲天隻有武師的修為,估算不出這一手的深淺,但易鳴是他侄兒,照牛逼的方向上想,準冇錯!

他緊緊的跟在易鳴的身後,如入無人之境的向前走著,這種感覺實在太爽了。

看著易鳴的背影,李雲天有一瞬間的恍惚,彷彿前麵走著的不是易鳴,而是大哥易勇。

他當初,就是這麼緊緊的跟在易勇的身後,也是這種很爽的感覺。

易鳴的臉上卻冇有任何喜色。

他目光沉凝的看著更遠的前方,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加快了腳步。

兩人如一條河流中兩條破浪前行的魚,向上遊衝去。

李雲天回過神,發現易鳴有點不對勁,緊著湊上來小聲問:“怎麼了?”

易鳴看著前麵道:“叔,雙聖堂出世,這兒以後會是一區的風暴中心。就像現在,香土園的院門前,有人正在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