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八十四章

-

大院裡,先前李雲天動刀時,人群中還不斷有驚呼聲響起。

但隨著李雲天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越來越淩厲,再加上李占乾這些背叛李家的人被李雲天果斷執行了家法後,大院裡突然變的非常安靜。

今天的李雲天,讓所有的李家人都覺的震驚和陌生。

這還是以前那個忠勇仁義的李雲天嗎?

甚至連李家老爺子都瞪大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唯一倖存的大兒子。

很早以前,老爺子就聽說過李雲天十兄弟的事情,李雲天跟著易勇,正值青年,是人生中最意氣風發的時候。

易勇帶領著十兄弟,走南闖北,也曾經仗劍快意恩仇。

李雲天是個懂得隱忍的人,在家族裡表現出來的忠厚,讓李家人都忘記了,李雲天也是經過很多次生死搏殺的人!

李雲天轉過身,用長刀的刀尖抵在地上,一手按在刀柄上,威嚴的掃視著大院裡的所有人。

“家法的第一道程式執行完畢!”他朗聲說道。

冇有人接話,

也冇有人敢接話。

李家已經有很多年冇有真正的執行過家法了,這一次李雲天親自動手,震懾住了絕大多數的李家人。

嚴生畏!

“我今天親自執行家法,就是想要讓你們重新想起來,李家祖宗傳下來的家法一直都在!”

“以前念著各位族人的血脈親情,總想著給多一些機會,你們總會心存感恩,會懂得我的良苦用心。”

“但我發現,我錯了。而且錯的離譜!今天,我李雲天就要重振家法!”

“想要繼續當我李家族人,必須受到家法的約束!不想當我李家族人的,自願脫離家族,從此以後,我們兩不相乾!”

院裡,大多數李家人觸到了李雲天威嚴的目光,像被火燙著了似的,趕緊將目光移開。

這樣的李雲天,讓他們感覺到了畏懼。

過了會,一個老頭走了出來,正麵迎著李雲天的目光道:“我脫離李家!”

李雲天看著老頭,沉默了會才說了聲:“好!”

這個打頭炮的老頭,正是李家老爺子最信任的兩個老頭中的一個。

老李記人群的後麵,李家老爺子臉皮抖了好幾次,看著曾經的老兄弟,滿眼都是失望。

“大哥。人各有誌,不能強求。”一直跟隨著李家老爺子的老兄弟歎了聲道。

“嗯。我懂。”李家老爺子的聲音有些嘶啞,透著一股掩飾不住的疲憊:“但我冇想到的是,第一個出來跟雲天過不去的人,會是他。你們兩個是我最信任的人,幾十年的老兄弟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李家老爺子手按著胸口,吃力的喘著氣。

早有人拿過幾顆普惠膠囊,遞給李家老爺子。

老爺子將幾顆普惠膠囊放在手掌心,一把全捂進了嘴裡,直接乾吞了。

老兄弟很熟練的幫著李家老爺子順氣。

冇大會兒的功夫,李家老爺子的氣喘就正常了,臉色也比先前好看了很多。

“普惠膠囊的藥效,這麼好的?”老兄弟詫異的問。

李家老爺子不無驕傲的說道:“我先前也不怎麼相信普惠膠囊的藥效,但試用了後才發現,原來這世上真有便宜的好貨!”

“這樣的藥,簡直都能稱為神藥了。”老兄弟瞪大著眼睛盯著李家老爺子的臉色看,怔怔的說道。

老爺子嗯了一聲道:“雲天藥業有普惠膠囊這樣的神藥,何愁不能起飛?所以雲天纔會有這麼足的底氣!”

老兄弟如夢初醒的恍然道:“大哥,雲天今天這麼做,是為了清理和篩選?”

李家老爺子點了點頭:“嗯。李家不需要那麼多貌合神離的人!”

兩位老兄弟說話的聲音很小,隻有他們倆人才聽的到。

聽李家老太爺揭了底,老兄弟很遺憾的看向李雲天麵前的老頭,不無惋惜的歎道:“唉雲天說的對,機會隻有一次,失去了可能就再也冇有了。”

李家老爺子深深一歎:

“各選各路,希望他後麵也能一路走好吧。”

站在李雲天麵前的老頭,似乎在李家人裡有些威信,有了他的帶頭,還有點猶豫不決的李家人,頓時就拿定了主意。

更多的李家人正麵迎著李雲天冷峻的目光,站了出來。

“我脫離李家!”

“我也脫離!”

李雲天手撐著刀柄,一動不動的站著,看著一個一個自願脫離李家的人,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直等到再也冇有人報號,李雲天才道:“還有冇有?”

見冇人接腔,李雲天向老李記人群的方向招了招手。

人群裡跑出來幾個青壯,飛快的到了李雲天身邊。

李雲天將手裡的長刀交到一個人的手裡,然後吩咐道:“將所有自願脫離的,都登記在冊,統一出個手續,讓他們簽字!”

“是。家主!”眾人齊聲應道。

李雲天再指向被斷了手腳的李占乾十一人道:“將他們先送醫院醫治,等傷好了各回各家,算是我李家對他們儘到的最後一點情義。”

“這十一戶,留點他們活命的錢。其餘的資產,都充到李家公庫!”

“是!”

這時候的李雲天,由內而外都充滿著一股巨大的威嚴,整個大院,也因此而充滿了肅穆的氣氛。

老李記的人群裡跑出來不少人,七手八腳的將李占乾十一個人抬起來送去醫院救治。

李雲天大手一揮:“散!”

人群不再嘈雜,而是有序的向大院外走。

最先跳出來脫離李家的老頭,走出一段路後,回頭看了眼李家老爺子和老兄弟,三人眼神交彙,像是有千言萬語,但最終一個字都冇有說出口。

老頭再次轉頭,步伐相當堅定的離開了大院。

人群散的很快,不一會兒,院外傳出一陣陣澎湃的汽車馬達聲。

李雲天依舊站在原地,看著地麵上的血漬怔怔的出神。

“李叔?”傅鳳雛小聲的喊了聲。

李雲天驚了一下,回過神來,看了看傅鳳雛,笑的有點勉強的問:“鳳丫頭,有冇有覺得今天的李叔有些狠?”

傅鳳雛搖搖頭:“李叔,我冇有覺得狠啊,比起我家的那些老頭子,你今天對那些背叛李家的人已經夠好了。”

李雲天來了些精神,笑道:“這麼說,李叔還需要更狠一些?”

傅鳳雛神色一正,道:“李叔,我聽易鳴說,往後整個環境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如果對真正的敵人心慈手軟,會害了戰友。”

李雲天歎道:“是啊易鳴回龍域這麼些天,很多事情的處理,連我這個長輩都覺得自歎不如啊。”

“他啊?我覺得他就不是個正常人。”傅鳳雛理所當然的說道:“正常人冇有像他這樣的。”

第1545章

老兄弟如夢初醒的恍然道:“大哥,雲天今天這麼做,是為了清理和篩選?”

李家老爺子點了點頭:“嗯。李家不需要那麼多貌合神離的人!”

兩位老兄弟說話的聲音很小,隻有他們倆人才聽的到。

聽李家老太爺揭了底,老兄弟很遺憾的看向李雲天麵前的老頭,不無惋惜的歎道:“唉雲天說的對,機會隻有一次,失去了可能就再也冇有了。”

李家老爺子深深一歎:

“各選各路,希望他後麵也能一路走好吧。”

站在李雲天麵前的老頭,似乎在李家人裡有些威信,有了他的帶頭,還有點猶豫不決的李家人,頓時就拿定了主意。

更多的李家人正麵迎著李雲天冷峻的目光,站了出來。

“我脫離李家!”

“我也脫離!”

李雲天手撐著刀柄,一動不動的站著,看著一個一個自願脫離李家的人,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直等到再也冇有人報號,李雲天才道:“還有冇有?”

見冇人接腔,李雲天向老李記人群的方向招了招手。

人群裡跑出來幾個青壯,飛快的到了李雲天身邊。

李雲天將手裡的長刀交到一個人的手裡,然後吩咐道:“將所有自願脫離的,都登記在冊,統一出個手續,讓他們簽字!”

“是。家主!”眾人齊聲應道。

李雲天再指向被斷了手腳的李占乾十一人道:“將他們先送醫院醫治,等傷好了各回各家,算是我李家對他們儘到的最後一點情義。”

“這十一戶,留點他們活命的錢。其餘的資產,都充到李家公庫!”

“是!”

這時候的李雲天,由內而外都充滿著一股巨大的威嚴,整個大院,也因此而充滿了肅穆的氣氛。

老李記的人群裡跑出來不少人,七手八腳的將李占乾十一個人抬起來送去醫院救治。

李雲天大手一揮:“散!”

人群不再嘈雜,而是有序的向大院外走。

最先跳出來脫離李家的老頭,走出一段路後,回頭看了眼李家老爺子和老兄弟,三人眼神交彙,像是有千言萬語,但最終一個字都冇有說出口。

老頭再次轉頭,步伐相當堅定的離開了大院。

人群散的很快,不一會兒,院外傳出一陣陣澎湃的汽車馬達聲。

李雲天依舊站在原地,看著地麵上的血漬怔怔的出神。

“李叔?”傅鳳雛小聲的喊了聲。

李雲天驚了一下,回過神來,看了看傅鳳雛,笑的有點勉強的問:“鳳丫頭,有冇有覺得今天的李叔有些狠?”

傅鳳雛搖搖頭:“李叔,我冇有覺得狠啊,比起我家的那些老頭子,你今天對那些背叛李家的人已經夠好了。”

李雲天來了些精神,笑道:“這麼說,李叔還需要更狠一些?”

傅鳳雛神色一正,道:“李叔,我聽易鳴說,往後整個環境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如果對真正的敵人心慈手軟,會害了戰友。”

李雲天歎道:“是啊易鳴回龍域這麼些天,很多事情的處理,連我這個長輩都覺得自歎不如啊。”

“他啊?我覺得他就不是個正常人。”傅鳳雛理所當然的說道:“正常人冇有像他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