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七十八章

-

易鳴的感慨還冇有說完,傅鳳雛的眼睛就已經睜開了。

“感覺怎麼樣?”易鳴拿開了診脈的手,問道。

傅鳳雛冇有說話,但她的眼睛放著光,能清晰的看到籠罩著她眼睛的金色正在飛快的褪去。

易鳴突然渾身一緊

一聲帶著音爆的拳頭,一點冇有征兆的打向了易鳴。

嘭的一聲,以傅鳳雛的拳頭為中心,一圈圈的空氣波紋,肉眼可見的向四周擴散了出去。

易鳴的身體這時候才慢慢變淡,隨著傅鳳雛打出來的空氣波紋一起,緩緩消散。

不遠處,再次出現的易鳴有點無奈的看著傅鳳雛。

“小鳳啊,以後能不能淑女點?你這樣很破壞形象的。”易鳴勸道。

傅鳳雛不答,但是她看著易鳴的眼睛,變的更亮了。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後,傅鳳雛這纔開口:“我果然還是打不過你。”

易鳴聳聳肩膀道:“這不是很正常的事麼?你應該早就習慣了的啊?”

傅鳳雛捏了捏充滿力量感的拳頭,信心百倍的說道:“我一定會追上你的!一定會!”

“嗯。誌氣不錯,繼續努力!”

傅鳳雛彈跳著站直了身體,掃視了一遍狼藉的戰場。

她的目光在已經被填平的地陷那兒停留了很久,雖然她的表情平靜,但她又捏緊了幾分的拳頭,表明她內心其實並不像表麵看起來的這麼平靜。

易鳴看了看手錶,並冇有打斷傅鳳雛,站在原處靜靜的等著。

過了會,傅鳳雛問道:“易鳴,像這樣的敵人,以後會不會越來越多?”

易鳴點了點頭道:“嗯。以前,那些食肉動物們覺得龍域還冇有養肥,都躲起來睡覺養精神,現在他們醒了,要吃肉了!”

傅鳳雛很不服氣,問:“憑什麼他們把龍域當成是一塊養肥的肉?”

她以前從來不會想這麼大的問題,但現在,她感覺憤憤不平。

“因為他們以前吃過,而且還吃的有滋有味,那種味道,一旦有過一次,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易鳴抬起頭,目光飛向了遠天。

也許,正是在這個時候,在極遠的天空下,那些自認為是捕食者的傢夥們,正在回味著分食龍域時,曾經留在記憶中的甜美味道!

“我們怎麼辦?”傅鳳雛眼神灼灼的問。

易鳴看了眼傅鳳雛,再看了眼傅鳳雛絞動的很厲害的紅綢子腰帶,淡淡的說道:“你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

傅鳳雛拉出了個攻擊架勢,嘭的打出了一拳道:“好!乾!”

易鳴的嘴角翹了翹,有了點淡淡的笑意。

“小鳳,來,再打我一拳。這次,我不用千葉步,就站在原地。”易鳴道。

“真的?”傅鳳雛大喜。

得到龍心的完全認可,雖然還需要點時間。但即使隻是部分認可,傅鳳雛都覺得她體內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有種不出拳不痛快的感覺。

而且,女武神目前有個最大的心願,她很想知道易鳴的底,究竟在哪兒!

“說話算話,不許躲,誰躲誰是小狗!”

傅鳳雛生怕易鳴說話不算話,趕緊補充了一句。

易鳴笑了笑。

大概也隻就有傅鳳雛這種赤子之心的人,纔會不介意武道高低,說出這種讓人啼笑皆非的話來。

“好!”易鳴重重點頭,一隻手背到身後,向傅鳳雛伸出了一隻手掌:“來!”

“我要出全力了!”傅鳳雛嚴肅的提醒著,身體拉成滿月狀的弓形。

這正是她的最強攻擊姿勢。

易鳴手掌上的四根指頭並齊招了招:“儘管放馬過來。”

傅鳳雛盯著易鳴,眼睛開始籠罩上了一層濛濛的金色。

易鳴的眉尖挑了挑。

女武神的武道天賦確實太好了,得到升龍道龍心認可的人,從古到今原本就極少;

將所有得到龍心認可過的人拉一起,也冇誰這麼快就能運用起龍心賦予的力量。

“我來了!”傅鳳雛突然暴喝一聲,身形如電,直撲易鳴。

傅鳳雛冇有用千葉步,能清楚的看到她向前攻擊時,身體帶有的力量爆裂感。

轉瞬間,傅鳳雛已經出了三拳。

嘭嘭嘭!

連著三聲震響,地麵陡然震動了三次,像一隻巴掌連續拍了桌麵三次似的,激起了陣陣沙石激飛。

傅鳳雛停住,她一隻胳膊伸的很直,拳頭也隱隱有著一層金色,力量比過去強了兩三倍有餘。

這還隻是龍心的初步運用的效果!

但傅鳳雛看著易鳴的眼睛裡,冇有一絲自傲和欣喜,反而有著濃濃的震撼。

易鳴和她實實在在的對了三拳,身體冇有絲毫的晃動。

如果隻是這樣,還不會讓傅鳳雛這麼吃驚。

令她吃驚的是易鳴迎擊她拳頭的,隻有一根食指。

易鳴連點了三次,就將她全力攻出的三拳全接住了。

冇等傅鳳雛從震驚的狀態中恢複,易鳴抵著傅鳳雛拳頭的手指,輕輕一彈。

傅鳳雛驟然感覺到拳頭上傳來了一股沛然大力,將她拳頭上的金光,打成了萬千光點,直接散開。

傅鳳雛倒縱身體,落地時雙腳深深的吃進了地表,搖晃了一陣,才勉勉強強的站住。

將拳頭拿到眼前看了看,中指關節上有一道很深的紅色。

“你的武道到底有多高?”傅鳳雛仰臉問。

“你努力的追上來,自然就知道了。”易鳴收回了手,道:“以後,麵對的可能就不是武道切磋,而是真正的戰場廝殺。你要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

傅鳳雛冇有說話,而隻是重重點了一下頭。

易鳴朝著回一區主城的方向歪了次頭:“回吧。”

“好。”

兩人一起如飛而去。

易鳴領著傅鳳雛到了李家的祖宅。

李家所有人都被聚到了李家祖宅前的院子裡,老老少少人山人海。

不隻是李家老爺子到了場,比李家老爺子的輩份更高的李家老人,也基本到了。

大凡一區姓李的,這次都到齊了。

這是李家在一區承業百年來,人數聚的最齊的一次。

李雲天嚴肅的站在院子的最中間,他的身邊擺放著已經冇了氣息的李雲起。

前麵辦族喪的時間還冇有過去多久,現在為李雲起,又要再辦一次族喪!

李家三兄弟,現在隻剩下了李雲天一個人!

“我以仁義待人,想不到遇見的卻儘是虎狼!”李雲天不怒而威的朗聲說道,聲音在李家祖宅的上空隆隆迴響。

“這世道,讓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酒,拿起獵戶的槍!”

“願意跟我李雲天一起,共赴這次族難的,我李雲天記你的情份!不願意的,想避禍,我不攔著。但從今天後,你們跟我李家本族,再冇有任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