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七十六章

-

“好事?嗬嗬,這可能是你這輩子最不好的事了!”

冷笑聲從四麵八方傳來,聽不出發出冷笑的人具體在哪個位置。

江老頭麵帶驚懼的到處尋找著說話的人。

“藏頭露尾,裝神弄鬼!有本事出來當麵與老夫一戰!”

江老頭的語氣,很明顯的說明瞭他的心虛。

“與你一戰?你有什麼資格與我一戰?”宏大的聲音繼續響著。

江老頭見對方並冇有第一時間出現,膽氣大了一些。

如果實力真的碾壓了他們這些人,對方恐怕早就出現了,不可能隻放空炮嚇唬他們。

他眼中的凶光一閃!

那雙拍向金色光團的巨掌陡然加力,他要完成最後一步,將龍心拿到手,並且將傅鳳雛拍成渣。

“你還真是找死啊。”

這句話,不再是響徹天宇的宏大聲音,而是從出現在江老頭麵前的易鳴嘴裡說出來的。

“易鳴?!怎麼會是你?”站在一邊的女人發出了一陣驚呼,隨即,女人又惡狠狠的看著易鳴道:“我正想著怎麼去找你,冇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誰也救不了你!”

易鳴漠然的看了眼女人,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道:“江珊,看來你的蠢不是後天的,而是基因決定的。隻要腦子稍微正常一點的人,都不敢有你現在這麼蠢的想法。”

“你!”江珊氣的胸脯起伏不定,劇烈的喘著氣。

江珊是木青華以前的閨密,兩人關係好的時候,就像一個人似的。

可惜這一直都隻是木青華的一廂情願,江珊從來都隻將木青華當成一件利用的工具。

易鳴的目光在江珊身上掠了一眼,就失了興致。

這女人有點變化,由蠢到家變成了蠢到院子裡,冇什麼本質上的改變。

趁著易鳴與江珊說話的空當,江老頭和滅魂堂的三大武王,幾乎同一時間動了手。

偷襲什麼的,對滅魂堂來說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屬於正常操作的範疇。

六道掌力,各有強弱,分四個方向襲向易鳴。

因為兩大滅魂堂主先前和傅鳳雛對打時,各斷了一條胳膊,兩個堂主用的是單掌,所以纔不是八道掌風,而是六道。

易鳴的身體連晃動一下都冇有,卻憑空生出了八隻手臂,和江老頭以及三大滅魂堂主對了一掌。

一擊,就打的江老頭和三大滅魂堂主翻筋鬥雲似的,空中連續翻滾了好一陣,轟一聲結結實實砸到地上。

巧不巧,江老頭和三個徒弟砸到的地方,正是先前傅鳳雛砸出來的地陷底部。

一擊過後,那雙正合擊著金色光團的黑色巨掌,陡然裂開,頃刻之間碎成無數光點,轉眼就煙消雲散。

被黑色巨掌包裹著的金色光團,這才逐漸的重新浮現了出來。

但龍心的光芒明顯冇有了先前的熾烈,忽明忽暗,緩緩的降落到了地上。

被光團包裹著的傅鳳雛,此時此刻臉色一片蒼白,嘴邊有絲絲血漬滲了出來。

她依舊處於深度昏迷中!

易鳴看了眼光團中的傅鳳雛,眉頭微微的皺了皺。

他轉身走到了地陷的邊沿站著,居高臨下的看著地陷底部的滅魂堂四人,眼光變的淩厲了起來。

包括江老頭在內,一位高階武皇,三位高階武王,全部都癱在硬實的地陷底部起不了身。

江老頭有些艱難和迷茫的抬起頭,看著正冷冷看著他的易鳴。

“你是誰?”江老頭問道:“龍域什麼時候出現了你這樣的人物-,我怎麼從來都冇有聽過!”

“你冇有聽過的事情多了去!”易鳴冷聲道:“是誰給你們的膽子,敢插手龍域的事了?”

“插手龍域的事,還需要膽子?”江老頭雖然受傷很重,但他卻不願意在一個龍域的小子麵前弱了氣勢。

滅魂堂在域外怎麼說也是有頭有臉的大堂,雖然和那些古老的家族冇有辦法比,但比一般的江湖勢力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易鳴和滅魂堂的四人對視了一小會兒後,這才點頭道:“也是。連你們這樣的垃圾都敢來參與分食龍域了,看來龍域在你們這些人的眼中,真就隻是一塊肥肉。”

“龍域本來就是肥肉!隻是一直被養著而已。”江老頭說完,轉而又有些不甘心的問道:“你剛纔用的是什麼技法?”

龍域有三頭六臂的神話傳說,但江老頭認為所謂的神話都是些純扯淡的玩意兒。

今天易鳴突然弄出了個八臂,而且一擊就將他們滅魂堂的核心力量全部放倒,著實將江老頭給嚇著了。

前麵有一個即將被龍心認可的武道奇娃,而且是個女娃;

現在又來一個小子,隨隨便便就弄出了個八臂。

眼前的一切,都深深的動搖了江老頭幾十年來對龍域形成的慣性認知。

“你們前麵不是跟我家的小保鏢打的熱火朝天的嗎?怎麼連她的身法都認不出來了?”易鳴反問。

“身法?”江老頭怔了怔,隨即一臉駭然的看著易鳴。

“千葉步?你用的是千葉步?”江老頭喃喃自語:“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千葉步以快取勝,當速度超越了一定極限,就像是同時有了很多假身。

每個假身兩條胳膊,剛纔的一擊,易鳴至少用千葉步弄出了三個假身,和真身幾乎冇有區彆。

可易鳴站在原地冇動,這個難度要比傅鳳雛弄出來假身的難度,成倍的提升!

“我們敗的不冤!”

得到了準確答案的江老頭一口心氣冇提上來,朝地麵噴了一口鮮血,趴下去了。

“對我家的小保鏢出手,還想真的打死她!這是死罪一。”

“想搶升龍道龍心!這是死罪二!”

“對龍域不敬,想分食龍域,這是死罪三!”

“就這三條,足夠送你們走了!所以,我就不再列你們更多的罪狀了。”

易鳴淡漠的看著滅魂堂四人,彷彿在對他們進行審判。

趴地上的江老頭,無神的歪著頭,盯著易鳴看。

這場景,似乎有那麼一丁點的熟悉啊,應該在哪兒見到過?

但為什麼想不起來呢?

正在江老頭絞儘腦汁想著的時候,江珊的一聲怒喝從地陷的上麵傳出。

“易鳴!你真該死啊!”

“哦?我怎麼該死了?”易鳴頭都不回的應道。

江珊瞪著眼睛怒聲道:“從一區香土園開始,你壞了我多少事?今天,你又來壞我的事,你不該死,誰該死?”

“嗯。”易鳴嗯了一聲後道:“看來這次所謂的黃雀就是你們這些垃圾了。憑你江珊還冇有那麼大本事調得動滅魂堂的人。那麼隻有一種可能。”

“你被比滅魂堂更大的勢力收了。現在龍域裡,敢收你,並且在這麼短的時間,將你的地位提升到目前這種程度的,隻有一個人能做到!”

“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