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七十一章

-

第七百七十一章

“對不起,費爾蘭德斯先生,請您離開您的座位,這個座位現在不屬於您。”

手機裡,傳來蘭斯禮貌但卻又非常肯定的聲音。

“蘭斯,你這麼乾,是對羅蘭家族的背叛!”費爾蘭德斯吼道:“安德烈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那是我和安德烈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請吧,費爾蘭德斯先生。”蘭斯的聲音有點冷。

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對話,易鳴的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

蘭斯的動作蠻快的,已經控製了海盜旗投資銀行在龍域的總部。

費爾蘭德斯來龍域的時間短,接手海盜旗投資銀行的時間不長,還冇有來的及將蘭斯以及留下來的班底都清乾淨。

像趙富貴副總裁這樣的,都是蘭斯麾下的老將,自然全力幫助蘭斯迴歸海盜旗投資銀行。

不一會兒,費爾蘭德斯的電話轉到了蘭斯的手裡。

“易君,我這兒已經完成了。”蘭斯笑道。

“好。你比羅蘭強多了。”易鳴讚了句道:“你先清理一下海盜旗投資銀行。鵬華商貿賬戶裡的錢,一分不能外流。”

“是。我知道該怎麼做!”蘭斯胸有成竹。

“去忙吧。”

易鳴掛斷了電話後,將老頭機揣進了口袋。

“第一步走的很穩!”易鳴看向傅鳳雛道:“你現在馬上去梅河灣那邊!”

“去梅河灣乾嗎?”傅鳳雛奇怪的問。

易鳴半蹲著身體,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劃了起來。

易鳴在地上畫著沿河道村的簡略地圖,邊解釋道:“這是沿河道村。進入沿河道這片區域,隻有兩條路。你看,這兩條路最後都會在梅河灣交彙。”

“我知道啊!”傅鳳雛還是冇明白易鳴的意思,道:“我是問我為什麼要去梅河灣。”

“去堵人!”易鳴道。

“堵誰?”

“是誰我不知道,但肯定有人會從梅河灣經過。你過去就知道了!”

傅鳳雛被易鳴搞的一頭霧水。

去堵人,卻不告訴堵誰,這人還怎麼堵?

“這麼高難度的事,你必須加價。”傅鳳雛道。

易鳴有點無奈的看了眼女武神。

傅鳳雛彆的啥都好,就是這個死心眼不怎麼好;

易鳴知道傅鳳雛既然提出來了條件,其實就是一個通知,不是商量,冇還價的餘地,意思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行吧。”易鳴點了點頭道:“你過去後,多長幾個心眼。我很想看看,大傻和這傢夥的背後,那個神秘的公主到底是誰?”

易鳴說完,這纔看了看差不多已經是隱形人的黃虎。

黃虎早就冇有了開始的囂張氣焰,看著易鳴的眼神裡,滿是驚懼。

現在他如果還看不出來易鳴的不簡單,那腦子真應該回爐重造一遍了。

“大佬你是大佬。”黃虎嘴唇發白的哆嗦著說道。

傅鳳雛很不屑的瞥了眼黃虎,紅綢子腰帶一陣飛舞後,已經不見了蹤影。

傅鳳雛這麼一句話不說就閃人了,黃虎幾乎本能的心頭升起了一陣狂喜。

從傅鳳雛上場到出手,一直就給他很強的壓迫感;傅鳳雛一走,他心裡的那塊石頭頓時就飛了,

看向易鳴的目光頓時閃現出了幾絲凶惡。

易鳴似笑非笑的瞥了眼黃虎,雙手揣進了褲兜裡,就站那兒等著,看看黃虎的腦子會不會發熱。

現在儘乾指派人的活,易鳴覺得好久冇有動手,手腳都有點生鏽的感覺。

黃虎確實有點熱血上頭,渾身的肌肉不自覺的都開始繃緊了些,眼中精光大盛。

當他的目光觸碰到易鳴略帶有點嘲諷的目光時,卻像被當頭澆了一盆涼水,彷彿能聽到沸騰的熱血嗤的一聲冒出白煙,飛快的恢複正常。

黃虎非常猶豫。

要不要動手,這是個問題!

大問題!

易鳴見黃虎遲疑不決,才起的一點興趣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麼快就慫了,你還是個男人不?”易鳴道:“我手都放口袋裡了,就像一個美女不反抗的躺你麵前,你都不敢上,你還能乾點啥?”

易鳴原本想要稍微激將一下黃虎,結果冇想到就這麼幾句話,反而給黃虎嚇著了。

“你是大佬”黃虎將先前說過的四個字,再說了一遍。

此時此刻的黃虎,哪還有半點堂堂武王的樣子?

不過,雖然黃虎慫了,但卻更像一個正常人。

隻要具備正常人的理智,都不可能選擇這時候和易鳴動手。

易鳴斜眼看著黃虎,淡淡的問道:“公主的手下,都是像你這樣的慫貨嗎?”

黃虎渾身一震,愕然的看著易鳴,一句話說不上來。

易鳴聳聳肩道:“是不是很驚訝我為什麼知道你是公主的手下?很簡單,從一區到三區,還能蹦達的人,也就假薰香草精這條線上的人了。”

“如果我猜的不錯,龍域假薰香草精幾個大區的負責人,就是公主,對吧?”

“而你呢,做為公主手下的打手,突然全力以赴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恐怕是”

易鳴看著黃虎的眼睛,嘴唇緩緩開合,道:“戴罪立功!”

黃虎的臉刷一聲全白。

他自以為秘密的動作,在易鳴這兒,就像大白天光著身子走路似的,啥啥都被看的清清楚楚。

“你你你從我們開始行動時,就已經知道了?”黃虎結結巴巴的問。

“嗯。早就等著你們咧!內閣閣主要出關,必然會有耐不住的人先跳出來。我在等著看的是,誰會最先跳。結果“

易鳴失望的將雙手從褲兜裡拿出來,有點無奈的攤開,道:“卻是你們這群螻蟻!有點浪費我們的精力和表情了。”

黃虎更哆嗦了,額頭的冷汗刷刷的往外冒。

幸好剛纔冇有選擇動手,現在看來,這個被外界傳聞很不堪的新特區醫道第一人,是有真東西的!

易鳴等到黃虎驚懼的情緒稍微平緩了些後,才問道:“公主,是誰?”

“不知道!”黃虎幾乎是脫口而出的答道。

“你不老實。”易鳴淺淺的笑了起來。

這笑容看在黃虎的眼裡,不知道為什麼,卻讓他升出了更大的恐懼。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大佬!”黃虎快要哭了。

武王什麼的,隻要心防破了,跟普通人冇任何區彆。

易鳴盯著黃虎的眼睛,往前逼了一步,道:“但你的眼睛告訴我,你不單知道公主是誰,而且對公主的身份很感興趣!”

黃虎本能的退了一步,連忙道:“是。我是對公主的身份很感興趣。明麵上,公主的身份是沐氏藥業集團的千金沐思音!”

“明麵上?”易鳴怔了怔。

“是的!”黃虎生怕易鳴不相信,趕緊補充道:“但我發現,公主和沐氏藥業集團的沐思音,竟然同時出現在兩個不同的場合。所以,我纔對公主的真實身份有了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