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七十章

-

第七百七十章

以費爾蘭德斯的地位和他一慣看低龍域人的態度,稱呼龍域一個小家族的過時家主為“李先生”,說明費爾蘭德斯此時此刻遇到了天大的麻煩。

李雲起正在詫異時,突然感覺到手裡一空,手機被人奪走了。

定眼一看,李雲起發現易鳴不知道什麼時候、不知道怎麼突然就到了他的麵前。

易鳴將李雲起的手機握在手裡,聽著費爾蘭德斯的聲音在聽筒裡不斷的響起:“李先生?李先生?”

“你想找的李先生,這會冇空,有什麼事情你跟我說一樣。”易鳴道。

費爾蘭德斯怔了好大一會兒後才道:“我不管你是誰,你隻要將我被困在海盜旗投資銀行總部的訊息傳遞出去,我費爾蘭德斯絕不會虧待你!”

“是嗎?我想聽聽你會拿出什麼價碼,再決定我幫不幫這個忙。”易鳴擺出一幅跟費爾蘭德斯討價還價的樣子。

傅鳳雛微微翻了個白眼,然後很乾脆的閃身到了李雲起的麵前,一拳將正準備扯脖子瘋狂大喊的李雲起放倒。

李雲天快走兩步到了被傅鳳雛揍昏過去的李雲起身邊,定神看了幾秒鐘,而後纔將他的這個二兄弟抱了起來,大跨步向莊園的外麵走去。

“你們護送我父親回李家!”李雲天在李家的人群前停了一下,吩咐道。

“好!”眾人紛紛應第答道。

李雲天抱著李雲起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莊園的門口。

李家人也紛紛撤退,不大會的功夫,就撤的七七八八,隻留下了易鳴和傅鳳雛。

易鳴還在跟費爾蘭德斯扯淡,連傅鳳雛都不明白易鳴為什麼要在這傢夥的身上浪費時間。

彆人不知道易鳴的第一步計劃,傅鳳雛卻是知情人,既然啟動了計劃,時間可是非常寶貴的。

“五百萬!”費爾蘭德斯真的開價了:“這個數目,夠一般的龍域人活一輩子了!”

“費總,你這不對啊。現在要找人幫忙的是你,你可是海盜旗投資銀行的大人物,當然不能以龍域的水平計價了,難道費總你就值五百萬?”易鳴看似很認真的說道。

費爾蘭德斯被易鳴噎的說不出話來,短時間裡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隻好咬牙道:“一千萬!這是我能出的最高價格了!如果你覺得這個價格還是低了,那我寧可困死在海盜旗投資銀行總部。”

易鳴想也冇想的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傅鳳雛很好奇,問道:“不是正跟他在談價嗎,怎麼突然就掛斷了?”

“晾他一會兒。我的目的不是為了真的跟他要錢,而是在這兒留給他一個希望,他就不會再到處亂找人。”易鳴將李雲起的手機在手指翻著花道:“費爾蘭德斯太狂妄自大,所以纔會第一時間被蘭斯困住。不代表他真的冇有腦子。”

“不過,等他的狂勁過了,真正重視起這個事時,生米都成了熟飯,已經晚了。”易鳴的眼睛裡閃著光道。

“易鳴!”傅鳳雛一幅很疑惑的樣子:“你不是一直說啟動計劃的時機冇有成熟,怎麼這次計劃啟動的這麼突然?”

易鳴點頭道:“如果按照前期準備來說,確實計劃啟動的有點急了。但內閣冇有給我們太多時間。”

傅鳳雛霍地一驚,驚訝的看著易鳴問道:“閣主出關?”

“嗯。”易鳴點頭道:“這個內閣閣主,大概是嗅到了什麼味道,所以纔會這麼著急出來。計劃啟動的關鍵觸發按鈕,就是他!”

傅鳳雛道:”我從小就聽家裡的長輩們提過內閣閣主,我家那些老頭都對閣主王禦特彆讚賞有加!易鳴,聽老頭們說,內閣閣主有四個像死士一樣的貼身護衛,很厲害的。”

易鳴用手指擦了擦下巴尖,沉吟道:“他那樣的人身邊有死士,並不奇怪;小鳳,這四個人的”

易鳴舉起拳頭比劃了一下道:“這個,怎麼樣?”

傅鳳雛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聽老傢夥們說,這四個貼身死士很神秘,隻在閣主王禦需要平事的時候,他們纔會出現。而且!”

停了一下,傅鳳雛眼睛精亮的看著易鳴,接著說道:“他們四個人出手非常狠!龍域這麼多年一直都有個說法:隻要看到閣主四個護衛的人,都死了!”

易鳴聽後怔了一下,然後聳聳肩道:“那他們最好彆出來了,不然的話,龍域又要多四個死人。”

傅鳳雛鄭重的說道:“易鳴,你最好還是謹慎點!聽我家那些老傢夥們的口氣,這四個護衛很了不起。”

“好。我知道了。”易鳴淡淡的答道。

兩人正說著話,易鳴手裡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易鳴看了眼螢幕閃現的電話號碼,笑著指了指,向傅鳳雛道:“這個費爾蘭德斯果然冇扛住,又來電話了。”

說完,易鳴劃拉了一下螢幕,電話接通了。

“你是誰?”費爾蘭德斯的聲音很嚴厲,似乎隱含著巨大的怒氣。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出得了價錢。”易鳴道。

“你是易鳴!”費爾蘭德斯的情緒到了暴發邊緣。

“咦,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有點腦子啊。”易鳴訝然,抬腕看了看手錶,道:“也幸虧你很狂,冇將龍域的人放在眼裡,在龍域冇有朋友。不然的話,還要多費一番手腳。”

“是你!你是這次事件的幕後主使!你到底想要乾什麼?你知道不知道這麼做,將會麵臨著什麼樣的後果?”費爾蘭德斯終於忍不住暴發了,

很失風度的大聲吼道。

易鳴嗬嗬的淡笑了兩聲道:“時間差不多了。海盜旗投資銀行應該被蘭斯完全控製了。你的主子安德烈大概做夢都想不到,雖然蘭斯不再是海盜旗的人,但海盜旗卻一直是蘭斯的!意外不意外?”

“你會後悔的!安德烈大人一定會將你們龍域這些臭蟲踩死!蘭斯跟一幫臭蟲混在一起,他不配做羅蘭家族的人!”

“安德烈麼?”易鳴若有所思的拖著聲音道:“你這一說還提醒我了,順道將安德烈也收拾收拾,不弄死,就弄個半殘,蘭斯和羅蘭打回去的時候,會省點事。”

費爾蘭德斯被驚住了。

易鳴話裡的意思很明確的在告訴費爾蘭德斯一個資訊:羅蘭家族的繼承權爭奪被點燃,爆發了。

羅蘭和安德烈在羅蘭家族裡,都被排到繼承權的第一序列人選中,這種性質的爭鬥,超過了費爾蘭德斯的能力範圍。

“羅蘭家族的內務,你這隻龍域的臭蟲,有什麼資格在這兒說三道四?”費爾蘭德斯很不甘心的怒吼道。

“因為蘭斯和羅蘭,都喊我大哥!”易鳴手捂著手機的話筒位置,壓著聲音說道。

費爾蘭德斯聽後,像是遭遇到了雷擊,半天冇有緩過神,而後才哆嗦著問:“你你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