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六十九章

-

第七百六十九章

蘭斯為了搞到項得水假肢上的生物晶片,放棄了羅蘭家族的繼承人的權利,這個情易鳴一直記著。

羅蘭家族的內部事情,易鳴可以不管,但蘭斯在海盜旗投資銀行的所有權利被扒了個乾淨,羅蘭被大表哥安德烈派人伏擊,差點死在二區,兩件事放一起,都跟易鳴和龍域有關。

現在羅蘭和蘭斯都彙聚到了易鳴的身邊,這事易鳴就要管了。

“海盜旗投資銀行現在的那個總裁叫啥玩意兒來著?”易鳴抓了抓頭問。

“費爾蘭德斯。”傅鳳雛的記性極好,一口就報出了全名。

“對。就是這個費爾蘭德斯,羅蘭家族裡安德烈一派的人。”易鳴終於想起了費爾蘭德斯長啥模樣了,接著說道:“李家前麵已經有過一次大劫難,這次再經一劫,爛根腐枝什麼的,都挖掉剪掉,李家才能長成大樹!”

說完,易鳴再看了眼李雲起,掏出老頭機,撥了一串號碼出去。

不一會兒,電話接通,易鳴淡淡的說道:“可以開始了。”

電話對麵,傳來了蘭斯驚異和激動的聲音:“易君,真的要動手了嗎?”

易鳴嗯了一聲道:“在李家的族喪上,我叔都發了那麼重的誓,這個仇當然要報。就算他們這段時間不搞出這麼多事,我也要找他們的。”

“蘭斯,海盜旗投資銀行的事,你辦吧!”易鳴吩咐道。

“是,易君!”

電話裡,蘭斯的聲音裡充滿了肅穆和莊嚴。

蘭斯很清楚,易鳴這次的行動,不是什麼小打小鬨,這是要掀起一波海嘯的,一些個臭魚爛蝦,要好好的清理一番。

易鳴結束了和蘭斯的通話,又立即撥了另外一個號碼。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

“怎麼樣?這段時間跟林管家在一起呆著,還習慣嗎?”易鳴淺笑著問。

跟魔手林管家一起在域外辦事的,是有修羅殿第十一殿稱號的大域龍騎的火統領。

“回稟殿主,跟魔手前輩一起辦事,很痛快!”火旗火鍊鋼大笑道。

火旗火鍊鋼是直性子,特彆不喜歡彎彎繞,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易鳴微微怔了怔。

他還真冇有想到火旗火鍊鋼和魔手混一起,還能這麼協調的。

“小主,你是不是對我有點什麼誤會?”魔手林管家的聲音從聽筒裡傳出來。

易鳴摸了摸鼻子,有點小尬。

乾笑了兩聲後,易鳴的神情開始嚴肅,說道:“開始第一步計劃!”

電話那頭寂靜了有三秒鐘,然後才響起火旗火鍊鋼的歡呼聲:“臥槽,終於盼到動手了。頭,你是不知道,我每天都看著這幫孫子像個人似的,在那晃來晃去的,儘說人話不乾人事,都快憋不住了!”

“乾吧。”易鳴很簡短的命令道。

“是!”

易鳴剛剛和火旗火鍊鋼的通話結束,老頭機立即又響了起來。

看了看螢幕,易鳴若有深意的抬眼看向李雲起。

被易鳴這麼看一眼,李雲起冇有源由的產生了一陣極大的心虛。

但李雲起裝著很硬氣的樣子,不弱半分的瞪了回去。

“嗤”易鳴笑了一聲,按了接聽鍵,還特意按了個擴音,讓聽筒的聲音大家都能聽到。

“易君,海盜旗投資銀行的事情已經開始。李雲起和鵬華商貿公司賬戶已經被凍結,前期的過橋款原路返回,重新打回到了老李記的賬戶。”

蘭斯說話的聲音很清脆,發音標準,每一個字大家都聽的清清楚楚。

李雲起臉上的汗刷一聲就下來了。

緊接著,李雲起的手機傳出來了連續的簡訊震動提示。

趕緊掏出手機看了看,李雲起看到一封接著一封的回款簡訊提示。

這些錢,是李雲起分成了三十多筆,一筆一筆的彙向鵬華商貿公司。

進了鵬華商貿公司的錢,還能這麼往外轉的?李雲起的眼睛瞬間瞪大了。

不說海盜旗投資銀行本身的體量和信譽在那兒擺著,不可能出現這種匪夷所思的事;

單說費爾蘭德斯,就親自給李雲起打過包票,所有進入到鵬華商貿公司的錢,一分錢都不可能飛的掉。

“怎麼回事?這怎麼可能?不可能,這不可能!”李雲起被真正捅到了肺管子,整個人跳了起來。

前麵他敢那麼狂,一點兒也不擔心被李家逐了,就是因為賬戶裡有錢。

隻要有錢,誰逐誰都還不一定呢。

鵬華商貿公司的賬戶是此時此刻李雲起的絕對禁忌!

“海盜旗投資銀行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事?不行,我要打電話給費爾蘭德斯!”李雲起連忙翻出通話記錄,隨手點了一次就重撥了費爾蘭德斯的電話。

這證明瞭李雲起最近就和費爾蘭德斯通過話。

易鳴冇有阻止的意思,而是聽蘭斯簡略的彙報完後,收起了老頭機,靜靜的看著李雲起在那兒跳腳。

隻有抓到了李雲起的痛處,才能讓這位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二當家暴露的更充分,也才能讓李雲天和李家老爺子徹底真正死心。

李雲起的電話果然直接打到了費爾蘭德斯的手機上,並且費爾蘭德斯還接聽了。

“喂,費爾蘭德斯總裁,海盜旗投資銀行是怎麼回事?鵬華商貿公司賬戶上的錢怎麼會被轉出去!”李雲起對著電話吼道。

“有這種事?”費爾蘭德斯的語氣不緊不慢:“李雲起先生,我理解你對鵬華商貿公司這個賬戶的重視程度,但你不能因為這個,就輕視了我海盜旗投資銀行的水平!”

“我冇時間跟你這兒扯淡,費爾蘭德斯,我告訴你,剛纔我說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就在剛纔,鵬華商貿公司賬戶的錢被轉走了!”

以李雲起的地位,根本冇有資格用這種態度跟費爾蘭德斯說話;

但李雲起不單這麼說了,而且費爾蘭德斯一點追究的意思都冇有,隻回答了三個字:“我問問!”

電話掛斷後,李雲起焦躁的在原地不停的轉圈,像頭拉磨的驢。

易鳴也冇有閒著,不斷的通過老頭機釋出著一條接著一條的命令。

易鳴說話的聲音很小,連李雲天都冇有聽到易鳴在說什麼,還以為易鳴是在和蘭斯聯絡感情。

一圈電話打完,李雲起也收到了費爾蘭德斯的確切訊息。

費爾蘭德斯這次通話用的,是座機,不是手機!

“李先生!”費爾蘭德斯的語氣非常嚴肅:“鵬華商貿公司賬戶的錢確實被轉走了。而且,我跟域外的聯絡,也被切斷了!”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李先生,我預感到要出大事!趁著現在,李先生,你必須趕緊幫我聯絡湯姆森家族,讓他們聯絡我的老闆安德烈!”

“必須要快!遲一秒鐘都會有無數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