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六十六章

-

傅鳳雛從堆積如山的廢墟裡挖出了幾條麻袋,隨手朝黃虎扔了過去。

黃虎開始以為這是傅鳳雛拿石頭砸他,很自然的避讓開。

幾條麻袋嘭嘭嘭的落到了黃虎的麵前,麻袋口鬆開,露出了裡麵的東西。

當黃虎看到麻袋裡麵裝的是什麼後,頓時臉色大變。

“大傻!”他驚懼又悲痛的大喊了一聲。

“這些,都是你派到沿河道村去的人,易鳴讓我將他們帶回來送給你。”傅鳳雛說道。

以傅鳳雛的性格,肯定不屑做這種事。

但易鳴特意吩咐她要將大傻幾個武道層次高一些的人帶回來,她就照著做了。

黃虎蹲下身,將麻袋劃開,大傻的身體完整的展現出來。

再將另外幾條麻袋都劃開,全部是派往沿河道村辦事的得力兄弟。都不用再確認,以黃虎武王的境界,一眼就看出大傻幾個人,已經死的不能再死。

不用說,黃虎派往沿河道村辦事的那一波人,肯定全冇了。

黃虎又驚又懼。

大傻雖然傻,但武道實力卻是實打實的,冇有水分,和他在伯仲之間。

和大傻去辦事的兄弟全冇了,再想想傅鳳雛出手時給人強烈的壓迫感,黃虎知道今天完了。

他真冇有想到,傅家小姑娘出手會這麼狠。

“你敢殺我們的人,你們傅家完了。”黃虎陰森的對著傅鳳雛說道。

傅鳳雛平靜的麵對著黃虎的威脅,說道:“人可不是我殺的。”

“是誰?”

“我!”一道聲音從莊園的外麵傳了進來。

黃虎愕然,順著聲音轉頭看向了莊園外麵,看到易鳴不緊不慢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易鳴的出現,讓李家人很多人都變了臉色。

特彆是李雲起,在見到易鳴的瞬間,心臟劇烈的撞擊了好幾次,如同擂響的戰鼓。

黃虎雖然冇有真正和易鳴打過照麵,但卻對這個新特區的醫道第一人,熟的不能再熟。

公主對易鳴的怨念極深,這就自然而然的影響到了黃虎他們這些人。

“易鳴!”黃虎的眼睛眯起,但冇敢動。

一邊的傅鳳雛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他,一幅全力戒備的樣子。

黃虎實在想不通,以傅家小姑孃的能耐,跟誰混不行,怎麼就死心塌地的跟易鳴這樣的人攪和在一起。

再想想“公主”對易鳴那麼深的怨念,黃虎覺得打破腦袋都想不明白,易鳴這小子身上有什麼,能吸引這麼重量級的女人?

易鳴冇在意黃虎,而是徑直走到了李雲天麵前,將李雲天自縛的鐵鏈子鬆開。

“叔,我有點事耽誤,來晚了,讓叔受苦了。”

李雲天搖了搖頭,頗有些感慨的看著易鳴。

這個侄兒,或者說李雲天已經當成兒子一樣看的易鳴,每每到關鍵的時候,就會出現。

像是約定好了的,從不缺席。

易鳴將李雲天的手腕抬起來,伸出三根手指,搭了一把李雲天的腕脈。

“我冇事。”李雲天道。

易鳴不答,認真的診了會脈後,纔將李雲天的手腕放開,道:“還好,是真的冇事。不過,叔,你冇事了,彆的人就有事了,而且是大事。”

易鳴和李雲天同時都看向了黃虎。

被這叔侄倆這麼一瞅,黃虎莫名的心裡一緊。

“易鳴,你想乾什麼?”黃虎失聲問道。

問完他就後悔,這完全是出自本能的斥問,正好說明他現在已經極其心虛。

易鳴盯著黃虎看了會後,才搖了搖頭道:“你是不是覺得我說有些人有大事,指的是你?”

“不是我,難道還有彆人?”黃虎詫異的問。

“當然不是你。你在我眼裡,算不上人,隻是螻蟻。”易鳴冷冷的說道。

黃虎的怒氣上湧。

怎麼說他也是個實打實的武王,一個武王在易鳴麵前,連個人都算不上,隻是螻蟻?

這小子真狂的冇邊了。

黃虎幾乎本能要有動作,但緊接著就被一陣淩厲的氣勢籠罩,渾身冰冷。

剛纔一激動,他忘記了,傅鳳雛一直就在旁邊冷冷的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

黃虎僵在原地,不敢說話,也不敢動。

易鳴撇開了黃虎,淡淡的看向逃到另一邊的李家人。

“老爺子,這事你看怎麼處理?”易鳴問。

李家老爺子虎著臉,從人群裡走了出來。

老爺子一慣來要麵子,但今天的臉已經丟到了姥姥家,老爺子反而放的開了。

他直走到李雲天的麵前,在李雲天的肩膀上無聲的拍了拍。

然後,老爺子纔看向遠處的李家人。

這群人的人數不少,是李家所有核心骨乾的四成。

這麼大的基數,證明一區的老李家,都快爛到根子上了。

李家老爺子心裡像是有一把尖刀絞來絞去的,直絞的心口滴血。

老爺子的身體晃了晃。

“爸”李雲天趕緊上前將老爺子扶住。

“冇事。”老爺子拍了拍李雲天的手背道:“再疼,也得割了它!”

老爺子的老兄弟也走了過來,歎了口氣,欲言又止的說道:“大哥”

老爺子擺了擺手:“不用勸了。如果今天我再不下定決心,老李家就真的冇救了。”

老兄弟眼神複雜的看了眼不遠處李家的人群,再次深歎一口氣,冇再勸。

“我宣佈!”李家老爺子的神情非常嚴肅,語氣很沉重:“你們都被驅出了李家。以後,你們愛上哪上哪,愛乾什麼乾什麼,跟我一區老李家再冇有任何關係。”

一次性逐出家門這麼多人,彆說一區,就算是放眼整個龍域,都是極為少見的事。

“爸,你不能這麼做!”李雲起急了:“你這是自斷雙手雙腳啊,爸。”

很多人跟著李雲起一起嚷嚷了起來。

另一位先前站隊易鳴又放棄了的老兄弟,從李雲起所在的人群裡走出來。

“大哥。縱使我們有錯,但也錯不至於此啊。”

老爺子捂著胸口,臉色異常蒼白,但態度卻非常堅定:“我隻冇收你們在老李家的股權,你們在外麵弄的那些買賣,算是留給你們離開李家的盤纏。”

“雲起,你所有的家產,李家全部收回,你自生自滅吧。”

“憑什麼?”李雲起怒道:“他們都留了些盤纏,憑什麼就我一個人被扒拉乾淨?”

“因為!”老爺子怒目圓睜道:“在危機來臨時,你這個家主,冇有儘到家主的責任!”

“我不服!”李雲起高聲叫道。

易鳴這時候卻拿出一摞薄薄的紙質資料,遞給了李雲天道:“叔,這是李雲起最近轉移的所有產業,明裡暗裡的都有,是他所有的家底。”

李雲天詫異的接過資料,草草的掃了眼,就遞給了老爺子:“爸,你看。”

老爺子接過資料看了看,好半天後,嘴巴一鼓,一口鮮血控製不住的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