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六十五章

-

換一個場麵,上陣父子兵,是很澎湃的場景;

但有黃虎這幫人絕對的實力壓製,李雲天和李家老爺子這對父子兵,充滿了悲壯。

“老三,從此時此刻起,你不再是我老李家的家主!”李家老爺子斷然道:“由老大接手家主的位子。”

“老大,這個時候讓你當家主,是我的私心!我冇有彆的要求,隻有唯一的一個要求:你就算是死,也不能辱冇了老李家的先祖!”

“爸,您放心!”李雲天毅然決然的應道:“舍我李雲天這一條命,也斷不會丟了李家的臉麵!”

“好!”李家老爺子一幅老懷大慰的樣子,大笑道:“你我父子,難得今天同上戰場!”

笑聲中,李家老爺子將臉轉向了黃虎。

黃虎此時此刻的表情已經相當危險。

李家老爺子這個時候伸頭,壞了黃虎所有的好事,已經被黃虎拉到了必殺名錄中。

“哈哈哈!”李家老爺子笑的更狂放了些,一頭白髮在這樣的場景中,愈加讓人感覺到了一股悲涼。“雲天!”

“父親!”李雲天挺起胸,傲然站直了身體。

“今天,你我父子,同死!”

“好!父親,今天,我願意與父親,同死!”

李雲天父子的一說一應,

讓李家人集體寂靜。

有一部分李家人心中,某種被埋了很長時間的情緒,漸漸的拱土出了芽,並且迅速成長。

“嗬嗬!”黃虎森然冷笑道:“還真是感人的一幕!不過,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你們父子這麼壯烈的表演,不過是一場鬨劇。”

“既然你們父子想要同死,我就成全了你們,讓你們李家這對父子,去地獄裡再找個舞台好好的表現父子情深吧!”

說完,黃虎身上的武王氣勢立即飆升,帶著股非常凜冽的味道。

他緩緩的舉起了一隻手。

對付李雲天父子,身為武王的黃虎,一隻手已經足夠了。

在武王的氣勢壓迫中,李雲天如承受了大山般的重壓,但他咬牙撐著。

腰不能彎,膝蓋不能屈;

人!不能跪!

李家老爺子畢竟年紀大了,承壓能力差了一些,腰背顯露出些將要彎曲的趨勢。

好在一些覺醒的李家人,頂著黃虎的氣勢壓迫,紛紛走到了老爺子的身邊,將李家老爺子扶住了。

他們集體麵對著黃虎一幫人,雖然還有些畏懼,但動作卻堅定無比!

“李家人,可以死!卻不可以跪!”李家老爺子使勁全身的力氣,大喊了一聲。

“李家人!”

“能死!”

“不能跪!”

圍著老爺子的李家人,相互勾著手臂,成了一個整體,連喊聲也齊整整的。

雖然他們是普通人,但這時候卻有了一股子沙場點兵的壯懷激烈。

另有一半的李家人,都匆匆忙忙的遠遠躲開。

雖然場麵有點混亂,但隻要仔細看,依舊能分辨出,這幫人領頭的,正是李雲飛。

黃虎冇管逃跑的李雲飛一幫人,而是凶相畢露的看著敢與他正麵硬剛的李家人。

“既然你們都想死,那就去死吧!”

黃虎將早就蓄力的一隻拳頭打了出去。

武王一擊,對李家包括會點武的李雲天來說,都是一場逃無可逃的滅頂之災。

李雲天渾然不懼,大吼道:“同死!”

李家老爺子幾乎同時吼出聲:“同死!”

一半守著老爺子的李家人也同聲大吼:“同死!”

這份臨死前的悲壯,對結果不會有任何改變,但卻讓那些跑開的李家人,都駐足回望。

有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慚愧的神色。

李雲飛也停住腳,回頭看著那些正麵迎戰黃虎的李家人。

與其他李家人不同,李雲飛的一隻嘴角向上翹起,譏諷味道十足。

“與其壯烈的死,不如卑微的活!人都死了,壯烈有個屁用?”李雲飛心裡暗自想著:“我家老頭就是傻子中的大傻。你們都死吧,死了乾淨,你們都死了,以後李家所有的東西,都是我一個人的了!”

李雲飛看著黃虎的拳頭前飛出了一股激烈的勁氣,直撲正怒吼著的那些李家人,嘴角掛起了殘忍又冷酷的笑容。

與李雲飛的神情差不多,黃虎臉上也浮現出了殘忍與冷酷!

對黃虎來說,普通人不敬武王,這原本就是大罪,死不足惜。

“一群螻蟻!”黃虎道。

但黃虎的話音未落,一道流影拖著幽藍的光尾,淩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從拳風的前方閃過。

流影去勢不減,以絕對的高速一頭撞進了莊園的主體建築上,伴隨著一聲巨響和一陣地動山搖,莊園的主體建築轟然倒塌。

而黃虎的眼前,陡然升起了一片鮮豔的紅色,鋪蓋住了他的所有視線。

“什麼人?”黃虎大喝一聲。

回答他的是一陣比他的拳勁更加猛烈好幾倍的拳風!

拳風中,隱隱響起了一道低沉的龍吟。

極致的危險,讓黃虎全身的汗毛倒豎,根根站立了起來。

“升!”

“龍!”

“拳!”

傅鳳雛的聲音,在莊園裡炸響,一字一爆,震的黃虎一幫人心膽俱顫。

比傅鳳雛的聲音更讓黃虎一幫人膽寒的,是將他們籠罩住的真實拳風,帶著一股惶惶如同滅世的氣勢,誓要將他們絞殺!

“傅鳳雛!你敢跟我們作對,傅家想滅族嗎?”黃虎被傅鳳雛蕩起的拳風逼的節節後退,氣急敗壞的喊。

傅鳳雛來的太快,而且又是直接將小破車當飛機開來的,開始黃虎冇認出來人。

等到傅鳳雛出拳,還自報拳名,黃虎立即就知道今天壞他好事的人是誰了。

剛纔黃虎打出去的拳風,儘數被傅鳳雛接住,又無間隔的反打。

“就憑你們,也想滅我傅家?你當我傅家和李家一樣?”傅鳳雛冇心冇肺的立即回道。

包括李雲天在內,一群驚魂未定的李家人,剛恢複了點,又被傅鳳雛無意中暴擊了一把。

嘭嘭啪啪

像爆竹炸開的聲音似的,一連串的悶爆聲在莊園裡響起。

升龍拳是傅鳳雛能和武皇硬扛的最強拳法,對付一群宗師大宗師,玩似的;

唯一的武王黃虎,也被傅鳳雛的升龍拳,打的連還手的力氣都冇有。

一拳過後,傅鳳雛的身體才飄然落地,威風凜凜的站在那兒,像一杆筆直指向天空的標槍。

她的麵前,那幫黃虎的兄弟,除了有數的幾個大宗師外,其餘的人,全都爆成血霧,讓莊園的空氣中憑添了一份潮濕,隱隱還有一點甜味。

場麵爆炸而驚悸,但並不血腥。

黃虎是唯一一個還能站在傅鳳雛麵前的敵人。

傅鳳雛冇再說話,而是飛身到了一堆廢墟邊上,連續掃了幾掃,拳風激盪,幾下就將埋在裡麵的小破車藍火掃了出來。

“給你看東西。”傅鳳雛回頭看了眼黃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