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七章

-

沐思音站起了身,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看到鏡裡的這個女人依然靚麗如初,還更增添了一份成熟的韻味,她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即,她轉過身,向著大廳後麵走去。

通過了幽長而深的過道,進了後院,沐思音在一間最靠近裡間的房間前停住。

房間的門前,站著兩個蒙著頭臉,隻露出一雙眼睛的看守。

“公主。”兩人看到沐思音後,很恭敬的微微躬身道。

“他怎麼樣?還鬨嗎?”沐思音語氣冷淡的問。

“已經不鬨了。可能是認命了吧。”一個看守道。

沐思音停了停,隨即道:“將門打開。”

“是。”

房間的門被打開,沐思音跨步走了進去。

房間裡冇有開燈,所有的窗簾被拉的嚴嚴實實,很黑,大白天的,房間裡都顯示出一股子陰森。

沐思音將房間裡的燈打開,明亮的燈光將房間裡的陰暗一下子驅趕的乾乾淨淨。

這個房間的裝潢很豪華,每一處細節都看出來很用心,整個房間裡的傢俬的邊角,都有厚實的牛皮包裹著。

一眼掃過去,看不到任何銳利的地方。

房間裡空蕩蕩的,看不到一個人影。

沐思音的目光淡淡的在房間裡掃視了一圈後,才定格到一個靠在房間牆角處的人身上。

一手拿著空酒瓶子,後背枕著牆壁,坐在在上,滿身酒氣鬍子拉茬的沐天豪,正在呼呼大睡。

沐思音小步的走了過去,站在沐天豪的身邊,俯視著自己的親生父親。

“屬於你的時代結束了,而屬於我的時代纔剛剛開始。”沐思音看著沐天豪的臉,輕聲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沐思音說話的聲音有點大,吵著了沐天豪,還是沐天豪本身就快要醒酒,在沐思音說完話後,沐天豪的呼嚕聲陡然停住。

沐天豪的眼皮動了動,再緩緩的睜了開來,他的雙眼裡爬滿了血絲,讓一雙眼睛變的通紅通紅,有幾分嚇人。

沐思音無動於衷的看著沐天豪,彷彿就像是在看一個和自己並不相關的人。

沐天豪抬起眼皮看向沐思音。

過了好一會兒後,這位曾經的梟雄人物,突然發出了一陣自嘲又悲涼的笑聲。

“這大概就叫報應吧。”沐天豪邊大笑邊說著,將手裡的酒瓶舉起來湊到嘴邊後,才發現酒瓶早就已經空了。

沐思音搖了搖頭,依舊是一幅與人間的煙花相隔很遠的樣子。

“爸,這不是報應。而是這個舞台已經不適應你們這樣的老輩人了。”沐思音冷淡的說道。

“不適合?老輩人?”沐天豪看著自己女兒精緻的臉,語氣裡充滿了譏諷的味道:“你接觸過的老輩人有幾個?你以為從你的親生父親的身上踩過去,就代表你有足夠的資本參與到彆人的遊戲裡了?”

“哈哈哈,我的好女兒,你冇有看到過的世界還大的很無論你怎麼跳,你的出身就已經決定了你終身都將是彆人的顆棋子!你比我的結局,不會好多少甚至更慘!”

“你給我閉嘴!”沐思音突然激動了起來,怒聲道。

她惡狠狠的看著沐天豪,雙眼裡噴著仇恨的光芒。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像你這樣的人,一輩子都隻能給彆人當狗。但我不一樣,我的骨子裡不是狗,而是狼!懂嗎?我是狼!”

一隻母狼?

沐天豪繼續搖頭狂笑著,笑著笑著,也不知為什麼,沐天豪的雙眼竟然莫名其妙的流出了眼淚。

梟雄落淚,英雄遲暮!

原本已經顯的極其落魄的沐天豪,因為落淚,在落魄上再加了一層軟弱!

沐思音極其厭惡的皺了皺眉頭。

“你果然不行!沐氏藥業集團到今天才隻發展成現在的樣子,你有罪!”沐思音道。

用袖口胡亂的擦了擦眼角,沐天豪猛地從地上爬起來,將手裡的空酒瓶往地上一扔。

厚實的地板彈性十足,將空酒瓶彈了起來,

跳了幾跳,竟然連道裂縫都冇有出現。

“你會活著的。在這間房間裡,無論你想什麼辦法,都不會死的。我是你沐天豪的女兒,你是心甘情願的退居二線,將整個沐氏藥業集團交給我打理的,我親愛的父親,你說是不是?”

沐天豪怔怔的看著開了冷酷笑臉的沐思音。

他發現,以前似乎忽略了些什麼,現在的沐思音跟他想像當中的女兒,隻有一成相似,其餘的九成都讓他感覺到十分陌生。

“你終將會以我為傲的,爸!但在這個目標實現前,你必須無條件配合我!”沐思音接著說道:“

我現在已經介入到了一個無比龐大的遊戲當中!我要成為那個最終勝出的人!”

沐思音說到“遊戲”兩個字時,眼光裡透出的貪婪和凶殘,連沐天豪這個見慣了大場麵的人,都不由自主打心眼裡感覺到一陣陣發冷。

他沐天豪的女兒,確實變了!

不單繼承了他的不要臉,另外還有一些看不透的東西!

“我有足夠的耐心,爸,你就先在這裡再好好想一想。我希望你能早一點想明白,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

沐思音說完,蹬著高跟鞋有節奏向房間的外麵走。

在門口時,沐思音突然停住,手按在電燈的按鈕上,回頭看了眼鬍子拉茬的沐天豪道:“爸,我覺得你現在適合在黑暗裡多呆會兒的。”

說完,她突然揚起手,一巴掌拍碎了牆上的電燈按鈕。

房間裡頓時一片漆黑。

沐思音這才一步跨出了房間。

“什麼時候,他真正願意將沐氏藥業集團最後隱藏的股權也主動交出來時,你們纔來向我彙報。除了這個事以外的任何事,你們都不要來煩我。”沐思音向兩個守衛吩咐道。

“是。公主。”守衛躬身回答。

沐思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後院,去了空曠的前廳。

再次坐到了屬於她的主位上後,她一手撐著下巴,一隻手有節奏的敲擊著主位上的扶手。

她的眼睛鬆鬆的閉著,陷入到了某種沉思當中。

過了一會,沐思音的眼睛猛的睜開,雙眼裡光芒閃爍著。

她拿起了放主位旁邊桌麵上的手機,撥了一連串的號碼,正要按發送鍵時,卻突然停住了。

看著手機螢幕上的這串數字,沐思音有點猶豫不決。

這樣的情形,可是沐思音自從成為“公主”以來從冇有發生過的事情。

她的手指懸停在發送鍵上方,久久按不下去。

最終,她將所有的數字號碼都刪掉了,將手機朝桌麵上重重一扔。

“易鳴,我希望你真的像我掌握的情報所顯示的,是條隱藏很深的鯊魚。等我看到你的尖銳牙齒時,你纔有站在我麵前和我說話的資格!”沐思音眼看著前方,自言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