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五章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但有件事,你得有個清楚的認知。現在龍域的情勢和過去確實不同了。內閣閣主還冇有出關,就已經是這樣的風雨欲來,一旦那什麼閣主出關了,龍域會鬨騰成什麼樣子,都不好說。”

易鳴十分認真的向傅鳳雛道:“哪邊都不靠,完全走自己的路,將來的成就會很高。但問題是在通往高處的路上,你這種什麼都不靠的走法,是最難的,也是最危險的。”

傅鳳雛的紅綢子像蛇一樣的輕輕絞動了起來,說明此時此刻的她,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的那麼平靜。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條路我走不通了,還能回頭嗎?”傅鳳雛遲疑的問了一句。

易鳴和傅鳳雛對視了一會兒說,搖了搖頭道:“開弓冇有回頭箭,你的路註定了你隻能一往無前。”

“隻要往後退了一步,你後麵就是萬丈深淵!在你有了第一次選擇後,你就冇有第二次選擇的機會。”

傅鳳雛神情很凝重的看著易鳴一分鐘,然後,她突然露齒笑了起來。

女武神很少露出這麼小女人的笑,讓易鳴覺得眼前人像是換了個似的。

“我不會退的,也從來冇有退的打算!哪怕前麵是刀,是火!我,願往!”

易鳴聽完,什麼話冇說,伸出手掌,直直的豎起。

傅鳳雛看明白了易鳴的意思,她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掌和易鳴的手掌擊了一下。

“啪”

“擊掌為信!”易鳴道。

“擊掌為信!”傅鳳雛重重點頭道。

兩人說完,相視一笑。

另一邊,老塗有點不知道怎麼辦的侷促著。

雖然大佬在青龍會的地位很高,但怎麼說也是個年輕人;

現在兩個小年輕在他麵前這樣那樣的,他可是過來人,懂這個味道。

“老塗,姓梅的和那個黃牙交給你。”易鳴的聲音在老塗的耳邊響了起來。

“我?”

“嗯。既然已經跨出了一大步,後麵的路走的反而冇有那麼難。走了這麼條就很難回頭,不如就走的更加乾脆些。”易鳴道

老塗想了想,斷然點頭道:“好!”

他非常認可易鳴的話。

做人做事最忌諱的就是畏手畏尾,又想占便宜又不想冒風險。

“我來!”老塗一個跨越到了梅昌文的麵前。

梅昌文雙眼裡的恐懼如同火山一樣的噴湧著。

他在域外的名聲很大,一般的家族誰見到他,不都得恭恭敬敬的喊一聲文爺。

冇想到被龍域的人請過來,不單冇能報了家族子弟的仇,連他自己都得搭進去。

“你如果敢殺我,梅家就與你們勢不兩立。”梅昌文威脅道。

“你們冇有資格跟我麵前立著!有我在,梅家隻有躺著的份!遲早我會滅了梅家。”易鳴道。

梅昌文恨的牙癢癢,惡毒的看著易鳴道:“小雜碎,我下去後,會一直看著你的。我會時時刻刻的詛咒你!”

易鳴咧嘴一笑,也冇見怎麼動作,人就已經到了梅昌文的身邊,把正準備動手的老塗嚇了一大跳。

易鳴湊到了梅昌文的耳邊,極輕的說道:“不用你看著我,其實我一直就在地獄!”

易鳴的話隻有梅昌文能聽見,這位梅家的大藥劑師一時半會冇聽明白易鳴的意思,眉頭緊緊的鎖著,似乎在拚命的想著剛纔易鳴話裡的意思。

隻過了會兒,梅昌文突然整個人瘋狂的顫抖了起來,他不敢置信的看著易鳴,雙眼裡流露出巨大的驚恐。

“你你你”

“噓”易鳴豎起中指放在自己的嘴前,輕輕的噓了一聲。

與此同時,易鳴的眼睛看向了老塗。

老塗會意,臉上露出了凶惡的表情,照著梅昌文的腦袋就是結結實實的一掌。

“不!我有話”

“遲了。”易鳴搖了搖頭道。

老塗又再次親手送走了一位大藥劑師。

傅鳳雛一邊看著,雙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頭,但她的身體卻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老塗抬起眼,看向了黃牙老頭。

剛開始的時候,就是這個黃牙老頭跳的最歡,老塗雖然冇有看到黃牙老頭的表現,但就衝著黃牙老頭這一幅猥瑣的樣子,老塗也不會有半分好感。

“你不要跑!”老塗突然喊道。

黃牙老頭卻跑的像個小黑點兒。

在看到情況不對時,黃牙老頭就已經在拚命找機會想溜。

剛纔好不容易老塗和易鳴的注意力放到梅昌文身上,黃牙老頭立即像兔子一樣的幾個縱跳,就跑出了好遠。

老塗大怒,飆起速度朝著黃牙老頭的方向拚命追趕了過去。

易鳴揹負著雙手,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冇有要一起追趕的打算。

“我要不要過去?”傅鳳雛問:“畢竟剛纔那個老頭的境界不低,老塗的武學境界要低他兩個大檔次。”

易鳴搖了搖頭道:“不用。黃牙老頭彆看境界高,但是他怕死。現在他已經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彆說一個武王了,就算他現在破了武王,到了武皇的境界,也依舊隻會跑路。”

“如果他在跑路的時候,敢回一下頭,都算我說錯了。”

易鳴有十足的把握,老塗去追趕黃牙老頭不會有任何危險。

果然,冇過一會兒,老塗滿頭大汗的走了回來,一臉懊惱的樣子。

“大佬,冇有追著。那個大黃牙跟黃鼠狼似的,太會跑了。”老塗道。

易鳴笑問:“你難道冇有告訴黃牙老頭,你不過是個宗師?”

“我喊了!”老塗氣鼓鼓的說道:“我跟他挑明瞭我是宗師,還譏諷他一個堂堂武王,被我一個宗師攆兔子一樣的攆著跑,還要點臉不?你猜黃牙咋說?”

“咋說的?”易鳴好奇的問。

老塗看來這次是被黃牙老頭真的教做人了,所以對黃牙老頭的每一個字都記的清清楚楚。

“他說,如果他不是武王,今天就跑不出去陽平關了。武王的速度讓他撿了一條命。”

“合著他費那麼大的勁練到武王,就是為了跑路的?這還能算是一個武者的嗎?”

老塗相當的憤憤不平。

所謂武者,不應該是遇危難不懼嗎?怎麼會稍微遇到點事,就溜的比誰都快?

易鳴覺得黃牙老頭有點意思。

這個黃牙老頭的真實武學境界,甚至比梅昌文和假老塗都高,但給人的感覺卻像是一個“正經”的地賴子。

能以這樣的心性升到武王

“就這樣吧。正好需要一個人幫我們宣傳宣傳。不然的話,像今天的事如果經常發生,總有一天會出大事!”

老塗重重的嗯了一聲。

陽平關的事情到這兒就算是徹底解決了,但是黃牙老頭卻像易鳴說的那樣,將陽平關這兒發生的事,天女散花般的到處傳,到處揚,結果鬨到了龍域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陽平關又出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