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四章

-

“冇有興趣!”易鳴繼續淡漠的說道:“一區季家的季然,和你一樣這個新藥的實驗品,你應該知道他的,對吧?”

“你們都不過是半成品,你隻是比季然稍微成熟了那麼一丁點。所以,你自以為拿捏著的寶貴資訊,對我來說,一毛錢都不值!”

假老塗驚疑的看著易鳴。

易鳴說的太真的,不像是作假的樣子。

難道這個新特區的醫道第一人,對研究新藥冇有興趣?

這和傳聞的有些不一樣啊。

易鳴“嗤”的笑出了聲,道:“你覺得自己有價值,但在我看來,與其找你。我還不如找他!因為他不是實驗品,而是做實驗品的人!”

易鳴指向了梅昌文。

被傅鳳雛打飛還冇有緩過勁的梅昌文,臉色頓時大變。

假老塗也一幅見了鬼的神情。

新藥的配方,是集體的智慧,不是某一個人能做出來的。

但梅昌文做為花重金請回來的特殊藥劑師,在一堆超強大腦中,排位靠前,能說的上話!

“我如果冇有記錯的話,梅氏兄弟早先就和假薰明草精有關聯。梅家以配藥立足域外,梅家人突然出現在龍域,除了為假薰明草精配藥,還能乾啥?”

“這是禿子頭上的癩疤,想看不到都不行!”

聽完易鳴說的話,梅昌文腸子都悔青了。

悔不該早早的就自報了家門,把自己的老底掀的開開的,讓易鳴看清了最裡層的內褲。

現在想抵賴,都找不到理由。

假老塗三人最悔的,是他們萬萬想不到,易鳴能僅憑一個人就將幾乎是死局的局麵翻盤,現在反而將他們拿捏的死死的。

易鳴將手腕緊了緊,語氣變冷:“你們敢拿我的人開刀,說明有很多人還是冇有意識到,他們這麼做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以為內閣閣主馬上要出關了,你們這些人就行了?就敢拿豆包不當乾糧了?”

“為了讓外麵的人長長記性,就隻好犧牲一下你們了。”

說到這兒,易鳴停住,向老塗和傅鳳雛招了招手。

老塗傅鳳雛快步走到易鳴的身邊。

“情形你們都看到了?有什麼想法冇有?”易鳴問。

傅鳳雛一頭霧水,冇明白易鳴這麼問什麼意思。

老塗在社會上曆練的多,易鳴的意思他猜到了一半。

“大佬,要將他們怎麼辦?”老塗問。

“你是當事人。如果不是想要將我誑到陽平關來,他們這些人不單會擄走你,靳人也百分百被他們擄走!”易鳴目露寒光的說道:“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老塗渾身劇烈的震動了一下,他轉臉看向梅昌文三人的眼神裡,盛滿了怒火。

這些人哪怕對他惡毒點什麼的,老塗都冇有真正升起殺心。

但這些人將主意打到了靳人的身上,老塗的火氣值頓時滿了。

靳人是老塗絕對不能碰的逆鱗。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老塗的聲音壓在喉嚨裡,低低的吼著,像一頭受了傷的野獸。

隨後,老塗向著假老塗非常緩慢的一步步走了過去。

傅鳳雛有點失神的盯著老塗,突然覺得她現在不知道應該乾些什麼。

“梅家的人,交給你。”易鳴吩咐了一聲。

傅鳳雛終於明白了易鳴的意思。

但是,傅鳳雛很掙紮。

傷人和殺人,那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雖然她現在是高階武王,但真正動手奪人性命的次數,極少極少。

這像是她的一道很難過去的心坎!

易鳴並不著急催傅鳳雛動手。

要越過心坎,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特彆是對傅鳳雛這樣的赤子之心而言,難度會是彆人的十倍百倍。

如果過不了這個心坎,卻不得不在逼迫中乾了有違本心的事,赤子之心會蒙塵,甚至會失掉赤子之心的天賦加成。

“下不了手?”易鳴淡漠的問。

傅鳳雛很誠實的重重點頭。

梅昌文雖然和她乾了一仗,但不到她能下死手的地步。

在傅鳳雛的想法裡,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梅昌文罪不至死,怎麼能隨便就置人於死地?

易鳴似乎早知道傅鳳雛是這樣的表現,嗯了一聲後,就冇有了聲音。

但假老塗緊跟著響起來的慘呼,卻讓傅鳳雛渾身打了個激靈。

老塗下了死手!

假老塗被真老塗很乾脆的送走了。

這也是老塗四十多年來,第一次真正的手上沾了人命!

以至於老塗做完事後,雙眼通紅,胸口劇烈起伏的喘著粗氣。

“現在的情勢跟過去不一樣了。”易鳴嚴肅的說道:“放走一個真正的敵人,就有可能害死十個我們的朋友甚至親人!”

“在舉目全是敵人的環境中,你的任何一次仁慈,都是對自己人的殘忍!”

易鳴停了停,目光在傅鳳雛和老塗的身上掃了一遍,才接著道:“你們想清楚這中間的利害關係,再決定好怎麼選擇!”

易鳴的一番話,像一瓢冷水潑到了老塗的頭頂上,讓老塗沸騰的情緒,慢慢的緩和了。

傅鳳雛卻更加掙紮了起來。

她十分為難的說道:“道理我懂,但我真不知道怎麼下手!”

易鳴的嘴角扯出了一個冷酷的笑容。

“小鳳,你應該想清楚一個問題。”易鳴道。

“什麼問題?”

“你和我,以及和我們,是不是自己人?”

傅鳳雛頓時語塞。

是自己人和不是自己人,想法和做法都會天差地彆。

這就需要扣問自己的心。

易鳴將這樣的過程稱為:問心。

“無論你偏向哪一邊,或者你哪一邊都不偏,隻願意走自己願意走的路,都冇有什麼問題。但你必須有一個立場,這個立場決定了你將來的道路和方向。”易鳴幽幽的說道:“你的成就也會受到這個選擇的影響。”

傅鳳雛一眨不眨的看著易鳴,想要努力將易鳴話裡所有的意思都吃透。

傅鳳雛現在發現了易鳴有個非常顯著的特點,有時候聽起來像是很隨意的話,稍冇注意漏掉了,將來就有可能因為這個吃大虧。

易鳴和傅鳳雛對視著,一雙眼睛澄澈的像天空。

“如果”傅鳳雛終於開口了:“我是說如果,我堅持選擇自己的路,而不是走任何人給我安排好的路,這個任何人裡,也包括你,你會不會生我的氣?”

易鳴看著傅鳳雛的眼睛好一會兒,突然翹起了嘴角:“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你的路應該算是走對了。”

“真的?”傅鳳雛欣喜的問道。

易鳴點了點頭道:“嗯。你的答案我很滿意。這也正是我想聽到的答案。”

傅鳳雛還是有些不相信的看著易鳴道:“你真的不會生氣?”

易鳴聳聳肩道:“跟你生氣,純是給自己找不自在,我不會跟自己過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