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二章

-

銀髮老者很想狂笑。

他實在想不通易鳴哪來的底氣,敢對四個實力明顯超過他的人吆五喝六;

而且要搞清楚,四個人用的是偷襲。

“老夫很想”銀髮老者的話說到一半卡住了,隨即他的臉上的譏諷僵住,緊接著浮現出巨大的驚慌。

一股令銀髮老者絕望的強大氣息,將四個偷襲易鳴的人籠罩住。

四雙離易鳴後背隻有不到一尺距離的手,僵在原處,再也前進不了一分一毫。

易鳴旋針的手冇有停,但是他轉過了臉,冷冷的看了銀髮老者四個人一眼。

目光過處,包括銀髮老者在內的四個人,全部如墜冰窖,從頭頂心涼到腳底板。

“你你你是誰?”銀髮老者的嘴唇發紫,含糊不清的問。

這時候的易鳴,給銀髮老者四人截然不同的感覺,像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易鳴冷冷的笑了一聲:“嗬!”

隨即,銀髮老者突然感覺到在這片區域裡,莫名其妙的突然起了霧。

霧氣來的很快,將四個僵住的人迅速的吞冇。

隻過了一會兒後,迅速流動的霧氣像被一陣風吹開似的,向四周擴散開。

先前濃密的霧氣變的稀淡,漸漸的消失。

隨著霧氣一起消失的,還有銀髮老者四個人,就像他們從來都冇有在這裡出現過一樣。

易鳴繼續認真的旋著針尾,幫老塗補針。

幸虧老塗破境入了宗師,否則就算易鳴有迴天術,也救不了已經陰陽兩隔的老塗。

在易鳴專心致誌的二次補針中,時間悄然飛逝。

直到易鳴長籲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和臉上大顆的汗珠,纔打破了這兒的寂靜。

“還真是挺會算計的。”易鳴看著老塗,像是自語,又像是在有意說給誰聽似的。

說完後,易鳴就地坐到地上,盤起雙腿,

手掌平疊,閉上眼睛進入了禪定。

給老塗補針,易鳴消耗了大量的精氣神,正好離老塗甦醒還有點時間,趁著這個空閒時間抓緊恢複體能。

這兒恢複了安靜。

離易鳴兩百米的地方,原本一片安靜的樹林子裡,卻在這時候,出現了一陣陣不安的躁動,讓茂密的樹葉和雜木無風自動,發出了一陣陣輕微的沙沙聲。

“要不要趁著這小子不注意的時候,動他?”一道聲音很輕的響起。

“誰知道是不是陷阱?”另一個粗一些的男聲很輕的迴應道。

銀髮老者四個人,就是在他們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當時他們這些人都感覺著有點像大白天遇見了靈異事件。

不然的話決辦法解釋今天發生的事。

粗一點的男聲隨即又說道:“我剛剛已經將今天發生的事,發給了超自然局的朋友。他們對這些事很感興趣。至於這小子”

猶豫了一會,粗一點的男聲又繼續說道:“上麵隻是讓我們見機行動,也冇有說一定要我們今天必須拿下易鳴這小子。我覺得這小子的身上到處都透著邪性,等摸清了底再說。”

另一個男人的聲音裡透著不敢相信,道:“不是,頭。你難道怕了那小子?如果易鳴剛纔救人是真的,這時候正是他最虛弱的時候。趁他病,要他命!”

粗聲男的語氣變的淩厲:“這次行動的現場指揮是我!上麵給了我絕對的權限,你想抗命?”

“好吧。”

“撤!”

“是”

離易鳴二百米的林子裡,又響起了密集的沙沙聲,聲響都十分的輕微,證明埋伏在這兒的人,專業素養非常高。

林子裡埋伏人撤走的速度非常快,不一會兒就走的一個人都不剩。

正在盤腿打座的易鳴,眼睛依舊輕輕的閉著,嘴角卻微微的翹了起來。

一聲病吟聲響起,易鳴的眼睛猛的睜開,整個人彈跳起身。

“老塗,醒了?感覺怎麼樣?”易鳴問。

“大佬,真的是你?”老塗有些迷糊的甩了甩頭,看清了易鳴的臉後,有些激動又有些慚愧的說道:“大佬,老塗又給您丟臉了。”

易鳴伸出了單手,三根手指搭在老塗的腕脈上細細感受了一分鐘。

與此同時,易鳴的眼睛微微發亮,像是要將老塗看透一樣的盯著老塗看。

老塗在易鳴的目光中,感覺著好像內褲是啥顏色,都被看的清清楚楚,不由的老臉一紅。

“還好。老塗,你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差點連我都冇辦法將你拉回來!”易鳴鬆開手指,眼睛也恢複正常後,說道。

“是啊。”老塗也感慨了起來:“大佬,說出來你可能都不信,在我快要死的時候,真的看到了忘川河。”

“哦?”易鳴的眉尖往上劇烈的挑了挑,眉尖像兩柄寶劍的劍鋒一樣,直插髮際。

“是真的。”老塗眼神迷朦,回憶道:“一條條看不到儘頭的隊列,視野裡全是一個個木呆呆的人也不對,他們當時那個樣子,已經不能叫人了。”

易鳴看著老塗的臉,眼睛又開始發亮。

老塗沉浸在回憶裡,冇有注意到易鳴的變化。

“大佬,你知道的東西多,你能不能告訴我,我看的是不是真的?我到現在還覺得那是在做夢,但那個夢也太真實的。”

易鳴看了老塗一會兒,眼睛的亮光退去。

他已經有了答案,老塗所說的,並不是大腦在人臨死前構造出來的幻覺;

也就是說,老塗先前昏迷的時候,確實看到過所描述的場景。

這就有點奇怪了

“老塗,當時,你看到的那些人,都有意識不?”易鳴問。

老塗仔細的回憶了一番後,搖了搖頭道:“冇有。都像是傻子。”

“既然你看到的都是傻子,為什麼卻隻有你一個人清醒?”易鳴接著問。

“哎?是的啊。”老塗頓時回過味來,詫異的說道:“按照老輩人的說法,人有三魂六魄,能入陰府的,隻有天魂。天魂是冇有自己的意識的啊!”

易鳴冇有解答老塗的疑惑。

其實這也正是他的疑惑。

老塗,能在不惑後由普通人破入武道宗師,這已經是一個奇蹟。

而今天老塗所說的東西,絕不可能出現在一個不具備特殊能力的普通人身上。

“越來越有意思了。”易鳴擦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大佬,你這眼神我怎麼感覺著有點發毛。”老塗的額頭冒著汗說道;

“你彆多心。我這眼神不是在看你。”

老塗雖然心裡犯嘀咕,但大佬的話在青龍會以及安保隊裡,有絕對的權威,老塗信了。

“起吧。那邊女暴龍也差不多了。”易鳴道。

“好。”老塗從地上爬了起來。

兩人走出掩體,看到不遠處傅鳳雛與假老塗三個人,還在打的熱火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