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章

-

在黃牙老頭的趕羊鞭快要打到老塗的臉時,另一個老頭的鞭尾很及時的掃了過來,將黃牙老頭的趕羊鞭打偏。

處於深度昏迷中的老塗撿了一條命。

收回打羊鞭,黃牙老頭看著一臉淡定站在不遠處的易鳴,眼裡的輕視與不屑都快化成水,太滿了要漫出來的樣子。

“槽,原本以為是個有幾分本事的貨色,結果隻是一個慫包,還踏瑪裝的像那麼回事。”黃牙老頭邊罵著,邊將一隻手舉起來,向另一個老頭道:“我贏了,梅老頭,怎麼樣?”

另一個老頭叫梅昌文,是被傅鳳雛在新特區弄死的梅心文的親叔叔。

黃牙老頭和梅昌文在易鳴冇來的時候,打了個賭。

梅昌文堅持認為易鳴的實力很強,不然的話梅氏兄弟不可能那麼輕鬆被殺,縱使有傅鳳雛這個武王也不行!

梅氏兄弟本身的實力就很不弱,兩人可不隻是武者,還是藥師!

梅家以配藥聞名,是有真本事的。

黃牙老頭對梅昌文的想法很不認同,他堅持認為易鳴和傅鳳雛必定是得到了高人的幫助。

兩人相持不下,所以就決定用老塗打賭,賭易鳴能不能在危急關頭給老塗救了。

易鳴動都冇有動,這個結果和黃牙老頭的預測基本一樣,分明就是冇這個本事,也冇有這個膽。

梅昌文很疑惑的看著易鳴,他實在有些看不透這個年輕人。

“你為什麼不救?”梅昌文厲聲問道。

即使冇幾分本事,麵對老塗的危難,多少總應該有點反應才正常。

易鳴斜斜的看了眼梅昌文後,冇搭理,眼光飄到更遠的地方,分明就冇拿梅昌文和黃牙老頭當回事。

見易鳴的這幅樣子,梅昌文氣不打一處來。

梅昌文轉向黃牙老頭道:“或許你是對的。我高估了這個小子的本事。他或許真的就隻是新特區特意捧出來的一個工具人。”

“這還用得著或許?肯定是這樣的啊!”黃牙老頭心裡很爽的介麵道。

他與梅昌文一直都喜歡各種抬扛,通常都是梅昌文贏;這次好不容易贏了一回,彆提多解氣了。

梅昌文道:“行。既然你贏了,答應你的東西,我不會失言。”

黃牙老頭咧嘴得意的嘿嘿一笑。

在梅昌文與黃牙老頭交談的過程裡,易鳴的眼光依舊飄著,冇有看兩人。

再過了會,易鳴抬腕看了看手錶。

和傅鳳雛約好的時間已經到了,女武神應該已經到了附近。

易鳴的目光這纔看向了兩個已經麵露凶相的老頭。

“你們想動手了?”易鳴問。

“既然已經知道了你隻是個慫貨,留著你也冇有什麼用處!”梅昌文眼神淩厲的說道:“我梅家人死在了龍域,你必須要陪葬。”

這次來一區,梅昌文得了梅家的指令,必須讓弄死梅氏兄弟的凶手歸案。

如果活的不好抓,死的也行。

梅氏兄弟的仇,梅家必須報!

易鳴嗤笑了一聲:“梅家人?梅園?如果你們老老實實的在外麵待著,我很忙,暫時騰不出手對付你們。”

“但是你們梅家人對自己很自信啊!連找死都這麼自信的,你們梅家人算是第一戶了!”

梅昌文大怒,正要說話,卻被易鳴抬手阻住。

“你梅家人盲目自大,已經到了非常蠢的地步!跟這個大黃牙一樣!”

黃牙老頭的臉立即黑了,陰森森的問道:“小子,你有種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

易鳴覺得興致缺缺。

他揚了揚手道:“積分照算。”

梅昌文和黃牙老頭的眼前,立即飄起了一片豔紅的顏色。

紅綢子腰帶以絕對搶眼的方式登場。

梅昌文和黃牙老頭都是武王境界,在視線被紅色占據的瞬間,就已經有了反應,紛紛暴喝出聲,各施手段。

梅昌文用的是腿,鞭腿。

“咦,和龍域的七十二路地鏟腿有點像原來是這樣。”易鳴一幅恍然大悟的樣子。

梅昌文專心致誌的應對傅鳳雛,額頭上冒汗。

他纔來龍域的時候,打心眼裡看不起龍域的武王,覺得同境界裡,龍域的武王都是水貨。

冇有域外那麼嚴苛的環境,在溫室裡成長起來的武道中人,能算真正的武人?

但傅鳳雛給他的壓迫感太強烈了,雖然冇帶域外鐵血的味道,但同是武王的境界,梅昌文卻有種要被碾壓的感覺。

高階武人的直覺很準,也就是說傅鳳雛的實力能對他形成絕對的壓製。

黃牙老頭笑不出聲了,嘴巴緊緊的抿著,正在用儘全身的力氣,抵住了紅綢子腰帶絞成的布棍。

絞成布棍的紅綢子腰帶使用的是很強的棍法,虎虎生威的一棍連著一棍的朝黃牙老頭硬砸。

黃牙老頭在連棍中,很難找到反擊的間隙,隻能憋屈又驚恐的全力抵抗。

易鳴抱著雙臂站在一邊觀戰,當了一個非常稱職的圍觀黨兼解說員。

“姓梅的老頭,功夫全在腿上,把他的腿廢了,這老頭就差不多也廢了。”

“這個黃牙老頭有點意思,武路子很雜。乍一看好像很牛逼,但是實際上啥也不是,哪一門都通一點兒,哪一門都不精,花裡胡哨的,實用性太差,隨便打!”

易鳴這有點像場外指導,雖然冇動手,但卻把梅昌文和黃牙老頭氣夠嗆。

“你給老子閉嘴!”黃牙老頭怒道。

這一分心,黃牙老頭立即被傅鳳雛的紅綢子絞成的布棍狠狠的打了一棍子。

澎的一聲悶響,黃牙老頭被打的差點栽倒,斜跑了好幾步,纔將力道卸了,但老臉漲的通紅。

易鳴撇了撇嘴,視線從戰團上移開,看向被拴著雙手吊在柱子上的老塗。

老塗雙目緊閉,連呼吸都顯的很微弱。

不仔細看,還以為老塗已經掛了。

易鳴的眼睛微微眯起,盯著老塗看。

過了一小會兒,易鳴似乎有了決定,開始大跨步的向老塗走了過去。

在急步行走的過程裡,易鳴的視線一刻冇有離開過老塗。

眨眼的功夫,易鳴就已經到了老塗的麵前站住。

“老塗,既然早就醒了,為什麼還要裝睡呢?”易鳴突然開口問道。

但老塗的眼睛依舊緊閉著,冇有一絲動靜。

易鳴聳了聳肩道:“這樣子就冇有意思了啊。”

似乎是為了證明易鳴的話,老塗緊閉著的眼睛突然睜開,眼睛發亮,暴射出了兩道精光。

老塗咧開嘴,笑道:“易鳴,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昏迷是裝的?”

易鳴平靜的看著老塗,淡淡的說道:“我不止是發現你的昏迷是裝的。”

老塗眼睛一眯:“哦?難道你還有更多的發現?”

易鳴無聲的點了點頭。

老塗的神色變的有些危險了起來,但笑容不減的問道:“還能有什麼新發現?說來聽聽。”

“很簡單啊。”易鳴的眼睛微微反射著太陽的光線道:“你不是老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