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四十八章

-

傅鎮邦很乾脆的當著唐波的麵,給獨生女兒傅鳳雛打了個電話。

“小鳳,哪呢?”傅鎮邦明知故問。

“有事?”傅鳳雛反問。

“你跟你爸說話怎麼是這種態度?”傅鎮邦皺起眉頭道:“家族裡最近出了點事,需要你回家來。放下你手裡的一切事,儘快趕回家族。”

傅鳳雛聽傅鎮邦說的這麼嚴重,有點吃不準家族是不是真的出了大事,遲疑了起來。

易鳴瞟了一眼傅鳳雛,道:“傅家,想入夥!”

傅鳳雛立馬聽明白了易鳴的意思,語氣很硬的回答傅鎮邦道:“不回去!”

“你!”傅鎮邦一口氣塞在胸口老半天冇有出來。

緩了緩,他儘量將語氣放的柔和:“鳳啊,這次你什麼都不用做。隻要回家來呆著就行。”

“爸,我問你個事!”傅鳳雛突然道。

“你問。”

“我們傅家是不是真的要跟新特區為敵?和易鳴為敵?”傅鳳雛不搞那些彎彎繞,開門見山。

握著手機的傅鎮邦看了眼唐波。

唐波正眯著眼睛,在看著傅鎮邦的表現。

“是!”傅鎮邦很堅決的應道。

傅鳳雛隻覺得腦門子上都有火星冒出來。

前麵易鳴饒過了傅家一回,冇想到還真讓易鳴給說著了,傅家肯定不會那麼容易收手。

傅鳳雛的語氣裡充滿了責怪的意思,長長的喊了聲:“爸!”

“不用再說。事關家族的戰略發展方向,不能意氣用事!你是我傅鎮邦的閨女,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更應該要表現的像一個家主的女兒!”

傅鳳雛語塞了。

她知道她老爸傅鎮邦一旦用這樣的語氣語調說話,事情就冇有任何緩和的餘地,定了!

易鳴勾了勾手指。

傅鳳雛幾乎是本能的將手裡握著的手機遞了過去。

易鳴接過手機,離耳朵三寸遠,對著手機話筒道:“喂,我易鳴。”

傅鎮邦的神色一沉,道:“易鳴,如果你識相的,就讓我女兒趕緊回家來。我傅鎮邦的女兒,從今天起,不允許再跟你混在一起。”

“怎麼呢?”易鳴不動聲色的問。

“嗬嗬。你是真傻還是裝傻?易鳴,不要告訴我,你現在連自己的處境都認識不清。以前新特區裡有修羅殿閻君護著你,大家衝著閻君,都給你留幾分麵子!”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這些都真的是你的本事吧?要不了多久,修羅殿閻君都自身難保了,你這個被閻君推出來的傀儡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傅鎮邦說的相當解氣。

易鳴當初慫恿閻君差點就將傅家給滅了的!

如果不是有女兒傅鳳雛的積分,傅家不敢說完全被滅,但至少會被打殘。

大都崔家和四區江家活生生的例子就在前麵,傅鎮邦早就知道閻君是個狠人,什麼事都敢乾!

“嗬嗬,你們就真的這麼確定,內閣穩壓修羅殿一頭?”易鳴淡淡的反問。

“哈!哈!哈!”傅鎮邦大聲的乾笑三聲,以表示他對易鳴無知的極度輕蔑。

修羅殿閻君雖然是個狠人,但是龍域是內閣的龍域,可不是修羅殿的龍域。

易鳴冇管傅鎮邦的嘲諷,轉臉看了眼傅鳳雛,見傅鳳雛一臉關切的樣子,不由的輕輕歎了口氣。

“傅鎮邦,得虧你有一個好女兒。你傅家因為你這個女兒,可以免掉兩次滅族的災難。前麵算一次,後麵隻有一次機會。”

說到這兒,易鳴的聲音陡然變的冰冷:“但你記著,傅家的極限也隻有兩次機會。”

易鳴說完,不等傅鎮邦說話,就直接掐斷了通話。

將手機放回到傅鳳雛的手裡,易鳴嚴肅的看著傅鳳雛的臉,冇說話。

傅鳳雛收回手機揣進兜裡,正麵迎著易鳴的目光。

兩人似乎有話說,但傅鳳雛不知道怎麼先開這個口。

憋了半天,傅鳳雛終於開口道:“再有一次機會嗎也夠了。”

“嗯。”易鳴輕微點頭:“你的積分已足夠再為傅家頂一次災禍。但這次過後,所有的積分,不能再用在這上麵。”

易鳴加重了語氣道:“也就是說,傅家冇有第三次避禍的機會。”

傅鳳雛深吸一口氣,點頭道:“我懂。易鳴,謝謝你。”

易鳴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詫異。

傅鳳雛認真的看著易鳴道:“因為我知道,如果冇有你,傅家根本就不會有兩次避禍的機會。”

易鳴擺了擺手道:“每個家族都有自己權利選擇發展方向,但必須承擔選擇的後果。傅家多了兩次選擇的機會,有足夠的機會做正確選擇。但可惜的很,照這個樣子發展,傅家最終隻有一個結果!”

是什麼結果,不用易鳴明說。

傅鳳雛緊了緊拳頭,腰間的紅綢子腰帶無風自動,絞動的頻次非常高。

“現在的問題不是傅家,而是你。你是怎麼選擇的?”易鳴眼神灼灼的看著傅鳳雛問。

“我”傅鳳雛遲疑不決。

女武神一貫喜歡直來直去,像這樣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的時候極少。

“你做什麼選擇都冇有關係,我們都會是朋友。”易鳴道。

“我留下來!”傅鳳雛沉思了一會兒,隨即揚起頭,很堅決的說道。

“哦?為什麼?”易鳴問。

“因為,即使將來傅家冇有第三次機會,至少還有我。我留在這兒,傅家已經不敗了。”

易鳴的眼神裡露出少許的玩味。

兩頭下注,這是很多大家族最喜歡玩的一套,易鳴並不是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他奇怪的是傅鳳雛會做出這種選擇,與女武神原先的脾氣有出入。

被易鳴盯的有些不自在,傅鳳雛隻得硬著頭皮道:“是我媽老早就交待我這麼辦的。”

果然

易鳴對傅鳳雛的老媽有了些好奇。

這是一個明白人!

“好!”易鳴當然不會拒絕傅鳳雛這個專職保鏢的跟隨。

剛解決了傅家的事情,易鳴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向香土園跑了過來。

聽腳步的輕重,易鳴就知道是靳人回來了。

靳人回老塗家探親,錯過了香土園最近發生的事。

但易鳴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哥!出事了!”靳人進了香土園就氣喘籲籲的喊。

一個閃身,易鳴到了靳人麵前,扶住彎腰喘氣的靳人,問道:“是老塗?”

傅鳳雛也閃身到了靳人麵前,渾身散發著淩厲的氣勢。

“是!我叔和我嬸被抓走了。如果不是為了放我回來通風報信,他們也會將我一起抓走。”靳人急的快哭了。

“他們?幾個人?”易鳴神色不怎麼好的問。

“兩個人!伸手就將我叔摁倒了。”靳人道。

易鳴的眼裡寒光一閃。

能一手就將武道宗師的老塗摁倒,絕不會是普通人。

一區不像新特區,易鳴還做不到完全掌控,到處都是漏洞;

“有人想找死了咧。”易鳴咧嘴笑了起來,露出一排森森白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