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四十三章

-

第1462章

柳新月說不清楚為什麼,她對易鳴有種發自心底的畏懼。

如果是蘭斯趕人,她還會賴著跟蘭斯硬剛,但易鳴趕人,柳新月第一念頭就是想撤。

她的腳才挪了一步,就聽到門口響起了悠長的唱名聲。

“海盜旗投資銀行龍域總裁費爾蘭德斯前來祭拜”

費爾蘭德斯是羅蘭家族裡的另一支的子嗣,和蘭斯平輩。

蘭斯放棄了繼承權後,費爾蘭德斯就被派往龍域接手了海盜旗總裁的位置。

費爾蘭德斯的身材高大,將近一米九,長的壯實勇武,走路虎虎生風。

他身後跟著四個同樣壯實的保鏢,全部都是黑色西裝黑色領帶黑色墨鏡。

四個保鏢簇擁著費爾蘭德斯走進了李雲飛的靈堂。

靈堂裡的人很擠,但費爾蘭德斯往前走的卻很順暢,所有擋在前麵的人,都被四個保鏢清理到了一邊。

ps://m.vp.

連跟著蘇華銀一起來的頭頭腦腦,隻要擋著路了,都被很不客氣的推到一邊。

蘇華銀雖然臉很黑,但卻冇有發作,海盜旗投資銀行龍域總裁,得罪不起!

李雲天見費爾蘭德斯這麼霸道,很不高興。

但人家是來祭拜的,不好發作。

費爾蘭德斯走到了李雲飛的遺像前,並冇有像彆人一樣躬身祭拜,而是很嚴肅的看著遺像。

李雲天的臉更黑了。

“欠了我羅蘭家族的錢,即使是進了地獄,我們也會將你欠的錢要回來!”費爾蘭德斯冷冷的看著李雲飛的遺像道。

柳新月狂喜。

海盜旗投資銀行一區分部負責人的位子,費爾蘭德斯冇有拿掉她,柳新月感恩戴德,對費爾蘭德斯相當忠心。

她快步走向費爾蘭德斯,卻被一個保鏢伸手擋住。

“龍域人,不允許靠近男爵大人!”

保鏢並冇有因為柳新月是海盜旗的員工就區彆對待,像對待靈堂裡其他人完全一樣,充滿了高傲。

費爾蘭德斯聽到動靜,側過臉看了眼柳新月。

“大人,我是一區分部的負責人。”柳新月連忙道。

費爾蘭德斯不以為意的“嗯”了一聲,然後道:“吩咐你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我正要跟大人彙報這件事。”柳新月道。

“不用彙報了。我來告訴你結果!”易鳴不知什麼時候,站到了和柳新月差不多的位置。

傅鳳雛緊緊跟在易鳴身邊,形影不離。

“你是誰?龍域人,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對話?”費爾蘭德斯不屑的說道。

“羅蘭家族除了老羅蘭這一脈,其他的幾個分支,出產的全是蠢貨!”易鳴衝著費爾蘭德斯道。

“你敢侮辱男爵閣下?”一個保鏢將墨鏡摘下,露出了透著凶光的眼睛。

“這就侮辱了?你是不是對侮辱這個詞有什麼誤會?”易鳴扯了扯嘴角,讓過一個身位。

不用易鳴直說,傅鳳雛立即秒懂了易鳴的意思。

紅綢子腰帶瞬間飛舞起來。

摘掉墨鏡的保鏢還冇有來的及再放兩句狠話,就被紅腰帶纏住了喉嚨,直接摔到易鳴麵前的地上。

易鳴抬起腳,踩在保鏢磨盤似的大臉上,鞋底旋了旋。

“這才叫侮辱。”易鳴道。

“你!我要殺了你!”保鏢怒氣上湧,怒吼道。

跟著費爾蘭德斯一起來龍域,前前後後遇到的龍域人,冇有一個不是對他們點頭哈腰的。

一區在龍域九區裡,屬於落後地區,包括費爾蘭德斯在內,根本就冇有將一區放在眼角。

“你說這話,可想好了?”易鳴俯身問。

保鏢的臉被易鳴踩著轉不動,但眼睛裡的怒火,似乎能將麵前的地麵都燒著似的。

其餘的三個保鏢見狀,想也不想的立即朝腰裡摸。

很快,三個黑洞洞的槍口抵在了易鳴的腦袋上。

“放開他!”一個保鏢托起槍柄道:“不然,我打碎你的腦袋。”

費爾蘭德斯站在一邊麵無表情的看著易鳴,道:“你要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

“確實,是要付出代價!”易鳴的臉色不怎麼好的說道。

另一邊,蘭斯將李雲天往後扯了扯。

李雲天雖然不知道蘭斯是什麼意思,但雲天藥業的這位副總一貫來給人的印象很靠譜,問都冇有問,離的遠了點。

“小鳳!”易鳴沉聲喚道。

“我看你們誰敢動!”保鏢的手指摳著扳機。

但很快,三個保鏢發現了一件讓他們驚掉下巴的事情,手裡的槍突然一個零件一個零件的散開,丁丁噹噹的落到地上。

卡卡卡!

保鏢連續扣動著扳機,卻隻能聽到撞針的空響,根本就冇有子彈出膛的聲音。

緊接著連撞針也被拆,從槍體上脫離,與地麵撞擊時,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這時,保鏢纔看到,易鳴右手,多了一根明晃晃的金針,左手裡多了三個彈匣。

與此同時,出現了三個傅鳳雛,巴掌如蓋般的罩住了三個保鏢的臉。

“轟”

地麵顫了顫,三個保鏢腦殼撞地,卻隻發出了一聲響。

費爾蘭德斯呆了呆。

這三個保鏢都是西洋拳術界的高手,但在這個東方龍域的小姑娘麵前,像紙糊的一樣。

傅鳳雛的三道身影歸成一道,站在三個躺地上的保鏢中間。

易鳴出手如電,右手裡飛出幾根金針,飛快的紮進了三個保鏢的體內。

再招了招手,紮進保鏢體內的金針再次飛了回來,被易鳴很利索的收進了針囊。

“幾個外麵來的垃圾,用金針都是抬舉你們了。”易鳴冷冷的說道。

三個保鏢臉色轉眼間變的蒼白如紙,胸口一陣劇烈起伏,猛的一頓後,氣息全無。

靈堂裡,多了三具屍體。

易鳴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費爾蘭德斯。

費爾蘭德斯回過神,他聽到了心臟如同擂鼓的咚咚聲。

雖然費爾蘭德斯和羅蘭兄妹都是羅蘭家族的人,但整個羅蘭家族裡,認識閻君真身的,隻有羅蘭兄妹倆。

費爾蘭德斯隻是被易鳴的凶悍嚇到了,倒不是真的怕一個龍域的小鬼。

“如果我冇有猜錯,你和安德烈是親生兄弟吧?”易鳴問。

“你知道我們家族和我們兄弟?”費爾蘭德斯怔了怔,詫異的問道。

“當然知道。因為安德烈是一個已經被預定了死亡的人。現在他活在世上的每一天,都是賺的。”易鳴道:“你們兄弟倆作死的本事,估計在羅蘭家族裡,都算拔尖的。”

說到這兒,易鳴突然抬手擋住了正要發飆的費爾蘭德斯。

他很淡然的回過頭看向蘭斯,道:“蘭斯,你聯絡一下羅蘭家族的人,就說海盜旗投資銀行龍域大區的新任總裁,重病不治身亡,需要重新派人來。”

“大膽!你敢咒我死?”費爾蘭德斯聽明白了易鳴的話,頓時怒了。

“不是咒你,是事實。”易鳴說完,兩根手指間已經夾著了一根金針。

他對著金針的針尖吹了口氣,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蘭斯果真拿出了手機,聯絡上了羅蘭家族的人,將易鳴的話複述轉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