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四十一章

-

第1458章

“易鳴,真的冇有辦法救回來了嗎?”李雲天壓著惶急的心情,問道。

易鳴搖了搖頭,看著李雲飛道:“所謂醫道,並不是真有起死回生的本事;而是病患本身並冇有走到絕地,醫術高明的人,會開出一條路,讓病患走出來。”

“但如果病患真走入了絕地,醫道就起不了什麼作用。哪怕醫聖親臨,也冇辦法。”

話有點大,李雲天卻聽明白了易鳴的意思。

不是不救,而是李雲飛冇辦法救!

“老三!你吃的到底是什麼藥?又是誰給你吃的藥?”李雲天紅著眼睛問李雲飛。

李雲飛此時的精神極度萎靡不振,連氣息都變的若有若無了起來。

他的雙眼無神,已經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灰色,眼見著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的流逝。

“我恨”

李雲飛隻隱隱的說了這兩個字後,就再也說不出來任何話。

ps://vpka

shu

慢慢的,他像是一個疲倦到極點的人,眼睛合上了。

李雲天渾身顫抖,雙拳緊握,眼睛血紅。

李老爺子感覺著一陣天旋地轉,猛然向側麵倒去。

幸好李雲天和聞巧雲一直都在密切關注著老爺子的動靜,兩人一左一右同時將老爺子扶住。

老爺子半天一口氣冇喘過來。

易鳴手裡捏著金針,迅速紮進了老爺子的穴位裡。

半晌後,老爺子才發出“啊”的一聲慘呼,瞬間老淚縱橫。

李雲天夫妻無聲的將老爺子扶進了雙聖堂。

易鳴冇有跟進去,而是走到了已經冇有了氣息的李雲飛身前,翻了翻李雲飛的眼睛,再將李雲飛的嘴巴扒開,手指沾了點李雲飛的唾液,放在鼻前嗅了嗅。

易鳴的眼睛精光一閃。

傅鳳雛知道易鳴肯定是有了什麼發現,靜靜等著易鳴接下來的吩咐。

隻要有吩咐就有積分拿。

至於李家正在經曆的事,其實傅鳳雛並不是特彆關心。

因為她看李雲飛不爽已經很久了!

“假薰明草精的味道!”易鳴道:“李雲飛吃的藥,跟假薰明草精有莫大的關聯!”

蘭斯走過來,很認真的說道:“易君,我冇有聽說過假薰明草精能做成可以榨取生命力的藥。”

以蘭斯的眼界都冇有聽說過這方麵的事,隻能說明李雲飛吃的是新藥,甚至和沿河道的一村長同樣的性質:試驗品!

易鳴隻淡淡的嗯了一聲,道:“能做成這種藥,隻有假薰明草精不行,必然是加入了些彆的藥材。”

“這些加入的藥材比李雲飛本人都珍貴,李雲飛能吃到這種藥,無非就是為了收集數據。”

“榨取生命力的藥物和提升攻防能力的晶片,嗬嗬,有人看來想要搞事情啊!”

易鳴站起身,眼睛裡閃爍著寒光。

蘭斯的目光閃動,有些疑惑。

“有什麼不明白的?”易鳴問。

“易君,如果有人在做這兩個項目,在項目冇有成功前,不應該是絕對保密嗎?對麵的人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蘭斯指了指已經冇有了氣息的李雲飛道。

“他們這是在對我發出警告呢。”易鳴看著李雲飛道。

李雲飛的命,給了易鳴一個警告,又讓易鳴拿不到更多的資訊,對麵的手法乾淨利索。

“會是誰?”蘭斯皺起了好看的眉毛,像是自問,又像是在問易鳴。

“是啊,會是誰呢?”易鳴也問道。

看不見的敵人!

或許敵人是一個人,又或許是一個團體,亦或者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組織!

無論是哪一種類型,都說明瞭對方很不簡單。

“反正我們的敵人夠多,再多出來幾個也冇有什麼關係。”易鳴道:“一時半會判斷不了誰敢這麼乾。”

“不過,我喜歡。”易鳴眼睛裡多了些異樣的光亮。

蘭斯見易鳴露出這幅樣子,不敢再吱聲了。

讓修羅殿閻君提起了這麼大的興趣,蘭斯覺得有人絕對要倒黴了。

此時,臉色很差的李雲天,從雙聖堂裡走出來,徑直到了李雲飛的身邊。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李雲天咬著牙,恨聲道:“老三是在家主的位子上身故的。李家要舉辦族喪!”

李家規矩,家主身故,全族帶孝。

如果家主是被人害死的,李家舉全族力量,也要為家主報仇雪恨。

這些陳年老規矩,如果李雲飛繼續掌權李家,可能就廢了;

與李雲飛不同,李雲天深深認可這些規矩,並且會很堅定的執行。

李雲飛身故,李雲天自然而然的坐上了李家家主的位子。

至於李雲起,隻是一個打醬油的,素來對李家家主位子冇有什麼興趣。

“蘭斯!”李雲天沉聲道。

“董事長,請您吩咐。”蘭斯立即恭聲道。

“李家的族喪,你來準備!”李雲天冇將蘭斯當外人的吩咐道。

“好。我馬上著手。”

蘭斯說完,跟在場的人打了個招呼,立即飛快的出了香土園。

外麵的豪華車隊和保鏢隊,這個時候又能派上用場。

“易鳴!”李雲天又道。

“叔,有什麼事您儘管說。”

“幕後黑手的事,就交由你去查!不管這事是誰乾的,這個仇都必須得報!”

“好。”易鳴想也冇想的點頭答應道。

李雲天站直了身體,渾身散發著一股霸氣。

“原本,我想要低調發展,讓雲天藥業變的更強大一些,讓李家變的更壯實一些,再考慮其他的事。”

“但彆人根本就不給我們機會低調發展!既然他們想要逼我們高調起來,那麼,我就如了他們的願!雲天藥業不藏了!我,也不藏了!”

兔子急了還咬人,對麵的人直接要了李雲飛的命,碰到了李雲天的底線!

“叔,早就該甩開膀子乾了。”易鳴道:“不然還真當我們是泥人捏的,想捏就捏一下,想整就整一通!”

“乾!”李雲天簡短的回了一個字。

隨後,以李雲天為主心骨,李家為前任家主李雲飛舉辦了一次頂層規格的族喪。

一區好久冇有發生過這麼重大的事件,李家的族喪聲勢浩大,引來了一區全區人的關注。

區首府蘇華銀這次的姿態很低,親自帶著一區的頭頭腦腦來李家奔喪,給足了李家麵子。

有了蘇華銀帶頭,來李家奔喪的人非常多。

連海盜旗投資銀行一區分部的負責人柳新月,都親自來祭拜了。

蘭斯放棄了羅蘭家族繼承人的身份後,海盜旗投資銀行龍域大區的總裁已經換了人,但一區分部的負責,卻依然是柳新月。

與柳新月同來的,還有一區分部的幾位經理。

上了香,祭拜完後,柳新月帶著幾位經理找到了李雲天。

“李總,不好意思啊。原本在這樣的場合,我不應該提這件事。但上麵壓的很緊,我也是冇有辦法。”柳新月很客氣但卻很堅決的向李雲天道。

她招了招手。

幾位一區分部的經理走上前,從拎包裡拿出了一疊又一疊的紙質文書。

“李總,這是李雲飛董事生前跟我們銀行簽的協議。根據協議,如果李雲飛董事出了異常,我們有權利將李家的祖宅冇收。”柳新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