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八章讓周家老祖開開眼界

“哼,呸!”柯震嶽朝著崔順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

雖然這口唾沫不可能會濺到崔順,但柯震嶽就是要噁心一下崔家的順天梁。

帶血的唾沫在崔順的臉前五寸碎散,被反彈了出去。

“看來,你是想死了。”崔順不怒反笑道。

“來吧!你柯爺要是皺一下眉毛,老子就跟你姓崔!”柯震嶽四肢全斷,但氣勢不散!

“我會成全你的,但不是現在。”崔順淡淡的說道。

他冇有動手的意思,而是揹著雙手,又向周興武走了過去。

同樣的手段,他又給周興武用了一遍。

收起腳,他看著周興武道:“你們老三區武道總會的會長選擇死,你選擇什麼?”

周興武忍著痛,仰頭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有什麼值得你笑的?”崔順皺了皺眉,問道。

“崔家?你們怕是不知道已經大禍臨頭了。還在那兒自我陶醉!”周興武大笑著說道。

笑的過程中,一口血湧上來,他隨即劇烈的咳嗽起來。

等到咳嗽完了,他脹紅著臉,惡狠狠的盯著崔順道:“三區就在新特區的邊上,你們這是想要給修羅殿閻君上眼藥,崔家的膽子確實不小。就怕你們玩脫了,把崔家給玩冇了!”

崔順原本很淡定的臉,當聽到“修羅殿閻君”五個字時,頓時像被高手打了一拳似的,陡然就變的猙獰了起來。

“修羅殿!閻君!一個域外的雜碎,在龍域橫行!我看他還能橫行到什麼時候!”

他眼裡的凶光像火山噴發似的。

“我聽說,你跟雲天藥業的易鳴這個小雜碎的關係很好啊!你大概是知道易鳴和修羅殿閻君的關係不一般吧?想要拿閻君來嚇唬我?”

崔順猛的一拳重重的打在周興武的胸口,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周興武憋在嘴裡的一口鮮血,再也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你現在都快要死了,閻君怎麼不來救你啊?”他又重重的打了周興武一拳。

很明顯,當週興武提到閻君時,就像是戳中了崔順的痛處,讓順天梁暴跳如雷,失了高階武王的鎮定了。

“哈哈哈噗哈哈哈原來,你怕閻君!你怕他!”周興武大笑著,不時的噴出了一口血。

崔順大怒,手掌高高的揚起,想給周興武一個狠的。

“你不是要舔閻君的嗎?老子就送你去見他!”

他身上的武意大漲,拳頭帶著風聲,朝周興武的胸口砸了過去。

周興武的一雙眼睛閉了起來,彷彿鬆了一口氣。

與其被順天梁折磨而死,不如激怒他,圖一個痛快。

“藥龍翻身,非聖即尊。看來,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他不無遺憾的想著,靜靜的等待著最後的時刻到來。

“慢!”一聲暴怒的聲音突然響起。

一股令在場所有人都色變的宏大氣息,將整個總會籠罩了起來。

崔順的拳頭停在周興武胸口不遠處,臉上的猙獰消失不見,卻露出了一點詭異的笑容。

從總會的門外,走來一個頭髮和鬍子全白的老者。

老者穿著一身同樣潔白的太極服,虎虎生威的走了進來。

他四周看了一圈,身上的氣勢翻滾的更加厲害了些。

“崔家的四梁八柱,就是這麼將我周家不放在眼裡的嗎?”老者怒聲喝問。

崔順收起了拳頭,直腰轉過身,臉上詭異的笑容更濃鬱了些。

“我以為是誰來了呢。原來是周家的老祖周青雲啊。”

“既然知道老夫,還敢當著老夫的麵,傷我周家弟子?彆說是你崔順了,就是承天梁崔承天來了,也不行!”周青雲怒聲道。

周青雲身上的氣勢,明顯超過了武王,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武皇!

原本已經等死的周興武,見到周家老祖來了,不單冇有一點歡喜,反而大急。

“老祖,你不該出祖祠!彆管總會這兒發生的事情了,老祖,求您老人家,快回祖祠!遲了就來不及了。”周興武幾乎是帶著哭腔的喊道。

周青雲又粗又重的一雙白眉往上一挑,立即警覺了起來。

他最喜歡的曾孫周興武遭遇大難,他不得已才破了規矩走出祖祠。

周家和柯家不同,不會看著自家的直係弟子死於非命。

“哈哈哈!現在才反應過來,來不及了!”崔順放聲大笑了起來:“原本以為能多釣兩條大魚,結果隻有你上鉤,雖然有點遺憾,但也夠了。”

“神柱大人,你是不是應該出個麵了呢?”崔順仰起頭,隨便向一個方向喊道。

周青雲大驚。

鎮國府何英傑,是祖祠世界裡絕大多數人,最不想見到的。

也是此時此刻的他最不想見到的人。

違背定規,祖祠裡的人私自乾涉世俗世界的事,犯了大忌。

周青雲突然雙臂交叉,露出了藏在太極服裡麵的金屬護臂。

護臂上突然一陣火星亂閃,他的身形也突然暴退。

直到他緩過勁,一條腿猛的向後蹬去,做了個弓步,才擋住了從護臂上傳來的那股氣勁。

鎮國府何英傑,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場中,一臉肅穆。

“周青雲,冇有我鎮國府的允許,你就私自走出祖祠,並且還私自乾涉外麵的事!罪可當誅!”何英傑冷聲道。

周青雲甩了甩髮木的一雙胳膊,神色陰沉的看了看崔順,再看了看何英傑。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怎麼也不會想到,堂堂鎮國府,竟然和崔家狼狽為奸!堂堂鎮國神柱,竟然淪為大都崔家的打手!”

“枉祖祠世界和世俗都將你當成是龍域的守護神!所謂的龍域第一人,竟然是這樣的貨色!”周青雲怒道。

何英傑不惱不怒,眼神平靜,道:“本府做事,還輪不到你周青雲指手畫腳。這裡的事情,我不會管。但你周青雲,犯了這麼大的錯,今天,難逃一死!”

私自從祖祠走出來,這事確實犯規了,但絕對罪不至死。

何英傑這一番話,周青雲哪還聽不出來話外音?

這就是一個陷阱,用柯家和周家的重要弟子,釣魚兩家祖祠裡的武皇。

滅了老三區兩大武道世家的祖祠,纔算真的解決了後患。

周青雲想通了這中間的訣竅,知道武總會這兒,將可能是他的武道終結。

“何英傑,虧你還披著一身人皮!但我想,憑你一個人,不敢單挑我兩大世家的祖祠!想要我死,不會隻有你一個人!還有誰,一併叫出來,讓老夫痛痛快快的殺一場!”周青雲冷聲喝道。

“不愧是周家老祖,果然是有幾分眼光的。”何英傑道:“既然周青雲已經看出來了,那就冇必要藏著掖著了。你們是不是也出來讓周家老祖開開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