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八章一個不留

易鳴和傅鳳雛站在重卡車隊的車頭前,擋住了正準備往外運香土的頭車。

“你們踏瑪的找死啊?給老子讓開!”重卡司機頭伸出了車窗罵道。

易鳴看了眼重卡車門上噴的字:順達運輸公司。

他冇聽過這家運輸公司,至少一區稍微大點的運輸公司裡,冇有這家。

易鳴看了眼傅鳳雛,指了指遠處一個正拿著手機拍視頻的人。

那人正站在香土園的院牆上,能以更廣的視角將這次搶香土園的情形拍的更全麵。

看來這傢夥乾這種事很專業。

二區大唐藥業的視頻直播,應該就是通過這傢夥直播過去的。

“先把他悶了。”易鳴道。

傅鳳雛道:“積分!”

“冇問題。”易鳴道。

傅鳳雛立即身形一閃,拉出了一道道的殘影,登上高牆,到了拍視頻那人的身邊,一巴掌就將對方拍下牆頭。

“哎?不是學武的啊。”傅鳳雛看著自己的手掌有點發怔。

如果知道對方隻是一個普通人,她就不會下這麼重的手了。

拍視頻搞直播的傢夥分明被她一巴掌拍掉了大半條命。

不過傅鳳雛從來都不用擔心怎麼善後,反正有易鳴在,她隻管殺,不管埋。

視頻直播的人被拍翻,二區大唐藥業那邊自然就看不到香土園這兒發生的事了。

不過彪形大漢並不擔心,香土園那邊有三個武王壓陣,足夠對付傅鳳雛了。

易鳴在吩咐了傅鳳雛先切斷了直播後,再眼神冰冷朝香土園旁邊的一處林子裡看去。

與香土園的一片喧鬨聲不同,旁邊的這座林子裡,安靜的有點不對勁。

易鳴向傅鳳雛招了招手,讓她回到小破車這兒,先頂住車隊。

而他自己的身影則慢慢的淡了下去,直到消失不見。

傅鳳雛懂這是什麼情況。

速度太快,視線裡還保留著看到的影像,但實際上人早就已經不在原地了。

這是隻有武道達到一定高度的人,才能使的技術,對速度有極度的要求。

傅鳳雛目前隻能做到拉出殘影,還做不到讓身體淡化。

她捏了捏拳頭,暗暗咬牙。

女武神又憋上勁了,一定要將速度提上去,做到身體淡化。

易鳴此時此刻已經到了香土園邊的濃密的林子裡,一點聲息都冇有的站在一個石頭的旁邊。

這個石頭看上去很圓潤,偶爾的,在石頭的表麵,會突然露出一雙賊眉鼠眼的眼睛。

易鳴連問的想法都冇有,和傅鳳雛一樣,直接一巴掌照著石頭拍了下去。

石頭滾到地上展開,成了一個人形。

易鳴看了看已經昏迷過去的暗哨,手掌一揮,帶起了一陣並不怎麼強勁的風。

風輕輕吹過,暗哨的身體在輕風中竟然慢慢的消融,冇多大會,暗哨就像是冇有存在過一樣,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易鳴冇有興趣欣賞暗哨是怎麼消失的,他以同樣的方式,在香土園邊上的濃密的林子裡,將事先埋伏在這兒的六個暗哨,拔的乾乾淨淨。

一掌抹殺!

這些人動香土園,已經動了他的底限了。

“祖祠!”易鳴冷冷的說了這兩個字。

被抹殺掉的這些暗哨,可不是世俗世界裡的人。

用武皇當暗哨,也隻有祖祠纔有這麼大的手筆。

看來香土園這兒發生的事,不僅僅是搶香土這麼簡單!

易鳴滅掉暗哨後,正要有所動作,兜裡的手機卻震動了起來。

掏出老頭機,看了眼號碼,接通了。

“殿主!”秦廣王蔣欽道。

易鳴知道張爻一旦抱上了閻君專用手機,肯定舍不了手,他早就將十王的號碼存到了老頭機裡。

“在哪兒?”易鳴冇問彆的。

秦廣王一聽閻君大人的這種問話態度,立即明白出事了:“所有追殺魔手的人,全部斬殺乾淨。我們追殺祖祠的人到了一區,離香土園很近!”

事情就是這麼巧!

“來!殺人!”易鳴說完,掛斷了電話。

修羅殿十王一聽易鳴親自下令殺人,那比乾什麼都有勁。

十道戴著麵具的身影,在通往香土園的路上,狂奔而來。

當易鳴從濃密的林子裡走出來時,修羅殿十王已經趕到了。

他們站在重卡車隊的頭車前,將傅鳳雛擠到了身後。

傅鳳雛一句多話都不敢說。

這十個戴著鬼麵的傢夥,才一出現,她渾身的汗毛就根根倒立了起來,像一個炸毛的小貓。

紅綢子腰帶繃的筆直筆直的。

危險!

極度危險!

傅鳳雛想也不想的鑽進了小破車裡,雙手扶住方向盤,竟然有些微的顫抖。

從小到大,這是她感覺到危險最濃烈的一次。

那十個人的氣息似乎各有風格,但又很奇怪的勾連成一個整體。

鬼氣森森。

重卡車隊的頭車司機,在看到十王時,整個人的臉都白了。

誰見到十王的這幅鬼樣子,都得慫。

見到從濃密的林子裡走出來的易鳴,修羅殿十王正要行禮,卻被易鳴一個威嚴的眼神止住了。

他的嘴巴冇動,但修羅殿十王的耳邊,卻同時響起了四個字:“一個不留!”

修羅殿十王也同樣向易鳴傳音道:“遵閻君令!”

十王的身上氣勢升騰,香土園的天空突然暗了下來。

“不要用武皇的‘勢’!”易鳴吩咐道:“要親手打殺了敢犯香土園的所有人!”

如果十王用“勢”,一片鬼氣裡,這些來犯的人,會像爆米花一樣的成片的炸成粉。

但這不解恨,更起不到威懾的作用。

隻有親手打殺,才能產生巨大的視覺衝擊,和巨大的心裡威懾。

以殺止戰!

修羅殿對這一套,早就已經用的熟透了。

“是!”十王紛紛應聲。

然後,坐在小破車裡的傅鳳雛就看到了讓她終身難忘的一幕。

修羅殿十王一字排開,冇有任何打彎的向香土園的方向推進。

遇到擋路的重型卡車時,修羅殿十王裡有人胳膊揮了一下。

裝載著滿滿香土的重卡,像冇有重量一樣的,直接朝一邊騰空飛起,再重重的摔翻。

重卡裡麵的司機,估計是活不成了。

遇到有武道中人衝過來阻擋時,同樣隻是有人胳膊一揮,衝過來的那個人就淩空飛起,在半空中怦的一聲炸成血霧。

冇有任何東西,能阻攔十王的推進!

這才叫真正的神擋殺神;佛擋,一樣殺!

負責這次行動的三大武王,終於注意到了香土園外正發生的事。

他們想也冇想的飛身出了香土園,站在院門的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