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章大人物的作用

“是嗎?”易鳴不怒反笑了起來,問道:“翟副委,大都醫道委裡你還隻是個副的。難道這麼大的事,你們大都醫道委都不用開個會啥的,商量一下的嗎?”

“要商量什麼?現在,我就是大都醫道委!大都醫道委就是我!”翟讓雙手背到身後,傲然的說道。

易鳴點點頭,朝翟讓豎了個大拇指:“行!你真牛逼。大都醫道委都成你們家開的了。”

翟讓的耐心已經磨的差不多,他擺了擺手道:“是不是我們家開的,你是冇有資格知道了。將那車的四莖芝蘭封存,等事情處理完了,隨車拉走。”

看到滿滿一小貨車的四莖芝蘭,翟讓的眼底放著光。

如果這一車四莖芝蘭弄回大都,再將雲天藥業的育種技術弄到手,那他在整個龍域醫道界的地位,瞬間就能提升好幾個檔次。

他在大都醫道委的排名,也一定會從後麵嗖嗖的往上升,頂在霍奇峰的屁股後麵。

隻要熬到了下一屆,霍奇峰一退,大都醫道委的正職還不是伸手就能拿到的事?

想想都踏瑪讓人激動。

“四莖芝蘭的育種和種植技術,交出來吧!”翟讓眼裡放光的看著易鳴,氣勢很足的說道。

高執委終於踩著了翟讓的節奏,擠到翟讓身後半步的位置,道:“交出來!”

“如果我不交呢?”易鳴的聲音裡冇有一丁點的情緒波動,像看傻子似的看著翟讓和高執委兩人。

“哈哈哈!都到了這個時候,交不交可由不得你了。你如果不交,就是與我們大都的巔峰論壇作對,與醫道委為敵,與整個龍域的醫道界為敵!雲天藥業?哼哼!”高執委橫眉瞪眼的,氣勢上隻比翟讓稍微弱一點。

這是他特意控製了一下,氣勢不能超過領導。

付專家同樣也逼迫了過來,三人站成了個犄角。

“嗬嗬。翟副委,你這樣子,真的好嗎?”葉銘光突然發話了。

葉銘光是圈裡人,知道這裡麵的彎彎道道,翟讓今天已經過線了。

翟讓一點也不在乎葉銘光隱隱威脅的語氣,他翹起嘴角,斜眼看著葉銘光道:“你現在免職了,等待處理,冇你說話的地!”

葉銘光冷冷看了眼翟讓,嘴裡吐出兩個字:“蠢貨!”

說完,他多一個字不再說,揹著雙手退了下去。

翟讓眼裡的凶光一閃,但他冇有立即發作。

易鳴單手打了一個響指,高高的舉起來。

“好了。大戲演了這兒,差不多了,你們的表演很到位。”易鳴看著翟讓和高執委道:“現在,就讓能說點人話的上場。”

翟讓抬頭看著天,冷冷說道:“裝神弄鬼!莫名其妙!”

易鳴道:“馬上你就不會莫名其妙了。”

前方辦公樓下麵的大門再次打開,從裡麵走出來兩個人。

霍奇峰的臉黑的幾乎能滴出水,而康佑也是一臉失望的樣子。

“翟讓!”霍奇峰出門後,立即大喝一聲。

原本看天的翟讓,聽到霍奇峰的聲音後,渾身打了個激靈。

他連忙朝著聲音的來處看去,見到霍奇峰和康佑時,他的眼都直了,腿肚子轉了一下筋。

大都醫道委的主委和世界醫道委的評委,都是穩壓他一頭的人。

翟讓的反應極快,隻愣神了半秒,立即無縫連接的向霍奇峰和康佑迎了上去。

“主委,康教授,你們怎麼來了?”他滿臉堆著笑。

高執委幾乎是同時反應過來,緊緊跟著翟讓屁股後麵。

“哼!如果我不來,我真不知道大都醫道委竟然是你家開的!”霍奇峰手顫了一下。

他原本是想抽翟讓一巴掌的,但想想忍住了。

“誤會!誤會!主委,都是誤會。”翟讓馬上換了一幅臉道:“我正代表大都醫道委和雲天藥業協商,友好轉讓四莖芝蘭育種技術的事。”他說話一點兒不喘,跟真的似的。

“主委。四莖芝蘭的技術,可是領先了全世界整整一代的先進技術啊!雲天藥業的技術團隊,為龍域的醫學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翟讓在霍奇峰和康佑麵前,根本看不到一絲剛纔霸道的樣子。

“哦?我們現在做了巨大貢獻了?剛纔,大都醫道委不是要強製雲天藥業無償轉讓的嗎?”易鳴譏笑道。

翟讓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但他的心理素質相當強。

“易鳴,剛纔那隻是跟你開玩笑的。我們大都醫道委,一慣來最講究的是公平公正,怎麼可能會乾出這種強買強賣的事?”

“都說人不要臉就會天下無敵!但翟副委,你雖然不要臉,但你肯定不能無敵!”易鳴道。

“誤會誤會!”翟讓也不生氣,態度極好。

高執委眼珠轉了轉,擠到了李雲天的身邊,一把拽住後者的胳膊,一幅很親熱的樣子。

“哈哈哈,雲天老弟,你們雲天藥業了不起啊!”

李雲天一時冇有適應高執委的變化,怔住了。

這些人的臉說變就能變的?大都人都是這個品種的嗎?

李雲天生意做了很多年,也算是見過不少人了,但今天他覺得自己大開了眼界。

翟讓和高執委這樣的人,平時高高在上,普通人都得抬著頭,才能看得到他們。

但對比一下翟讓和高執委現在的樣子,你會有種看到了個假人的感覺。

霍奇峰怒目瞪著翟讓和高執委。

雖然他現在心裡跟火山噴發似的,但他是大都醫道委的主委,代表了醫道委的臉麵。

翟讓雖然不上檔次,但畢竟有個副委的帽子在頭上扣著。

家醜不能太揚啊!

他強行壓住了心裡的怒氣,向易鳴和李雲天歉意的說道:“李總,易鳴,今天的事,讓你們們受委屈了,翟副委的處理手段過激了點,你們不要見氣!”

嗯?易鳴的眉尖挑了起來。

霍奇峰的表現,跟他預想的有點不一樣。

再看看霍奇峰看向一車四莖芝蘭時目光裡隱藏著的火熱,他明白了。

四莖芝蘭的誘惑太大了,縱使是霍奇峰這樣的人,都忍不住了。

更彆說康佑了,他這會的正趴在車邊仔細看著四莖芝蘭,邊看邊讚歎。

“奇蹟!這簡直就是奇蹟!”他跟老專家的表現有點像,想摸摸四莖芝蘭,又覺得這樣的活株太珍貴,不能碰。

眼看著一場大戲就要朝著彆的方向走了,這場大戲的導演易鳴,當然不樂意了。

如果隻是這樣的處理結果,他根本冇必要將四莖芝蘭的訊息特意通知霍奇峰和康佑。

大人物出場,就要起到大人物出場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