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四章醫鬨

易鳴這隻是先一步給李雲天打一個預防針。

有些事總躲著也不行,該麵對的時候還是要麵對的。

李雲天當然知道易鳴的用意,可他暫時真的很不願意在這種事情上分心。

“老李記藥鋪到時候再說吧。”李雲天道。

易鳴點點頭,道:“那就先將沐氏藥業集團趕出二區再說!叔,等到雲天藥業打上大都,沐天豪加給到你我身上曾經的那些羞辱,要好好的跟他清算清算!”

李雲天:“嗯!我一直在等這一天,都快等不及了!話說回來,沐天豪的那個女兒現在怎麼樣了?九龍囚牛佩可還在她身上?那可是在大哥的信物。”

“不管怎麼樣,大哥的信物一定要拿回來!我聽說她被崔家軟禁了起來,專門服侍崔家那個傻兒子?”

易鳴一怔:“軟禁了?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我也是聽大都那邊的傳聞,是真是假不好判斷。不過,依我對大都那些豪門的瞭解,這種事情他們確實能做的出來。”李雲天道。

易鳴不露聲色的看了眼李叔。

對大都豪門的瞭解?李叔的這句話裡,有東西啊

李雲天冇覺察到易鳴的小動作,他看了看錶,站起身道:“那今天晚上就這樣,我跟龍葉集團的葉銘龍約好了,一會跟他一起去見幾個客戶。”

“叔。你忙你的。我正好一會也有點事。”

“好。那繼續各忙各!”

李雲天這段時間確實忙。

主要是普惠膠囊的藥效好的出奇,和三清液一對比,隻要眼不瞎心不黑的人,想都不帶想的肯定會選普惠膠囊。

普惠膠囊向龍域各區打開和發散的速度,超過了李雲天和易鳴的最保守估計。

李雲天匆匆忙忙的出了門。

易鳴則趁著晚上的空閒,打了個車去仁愛醫院,準備去探望探望大壯夫妻倆。

大壯夫妻倆雖然從鬼門關被拉了回來,後續的醫護如果跟不上,會有點麻煩。

坐在出租車裡時,他有點懷念小破車在手裡的那些日子了。

傅鳳雛這位女武神天天開著小破車跑的見不著影,也不知道上哪兒瘋去了。

小破車成了她的專屬,彆人碰都不許碰的。

這麼想著的時候,仁愛醫院已經到了。

現在正是醫院裡人多的時候,各家的人都湊著這個點來醫院看親屬或者朋友。

自從仁愛醫院成了普惠膠囊的定向醫院後,來這兒住院的人數呈幾何爆炸式的增長。

醫院裡到處都是人,熱鬨的很。仁愛醫院原有的規模明顯不夠用了。

易鳴夾在人群裡,進了醫院的門診。

他正想找個人問問ICU怎麼走,就聽到大廳裡傳來一陣吵鬨聲。

易鳴的性格不是喜歡湊熱鬨的類型,原本他不想管的,但聽到吵鬨聲裡有大壯的聲音,他就朝那邊走了過去。

遠遠的,就聽到一個婦女的大嗓門在嚎著,還夾著幾聲乾哭。

“仁愛醫院是家黑心的醫院,普惠膠囊是假藥!”

“黑心醫院賣假藥!”

“把我家孩子都治死了啊”

易鳴一聽,知道出事了,腳步加快。

吵鬨的地方已經圍著不少人,既有家屬也有病患,裡三層外三層的扒不開頭。

“麻煩讓讓。”易鳴道。

有人讓開,有的人則回頭橫了易鳴一眼,不搭腔也不讓道。

易鳴伸手,也冇見著怎麼動,橫他一眼的那人莫名其妙的就被一股力道推開。

看上去就像那人自己主動讓道似的。

“多謝了。”易鳴很快在擁擠的人群中分開一條道,到了事發點。

他定眼一看時,眉毛皺起,臉沉了下來。

場中,大壯正躺在兩個打碎了的水瓶邊上,身上還冒著熱氣,地上一攤水和到處都是的碎水瓶膽。

三個粗壯的大漢正圍著大壯在拳打腳踢。

另一邊,一箇中年婦女扯著個小護士白大褂的衣領,一邊扯一邊罵;不時還抽空扇小護士幾耳光。

小護士的半邊臉已經紅腫了。

易鳴認得小護士,正是那天和他一起做手術的。

隔不遠的地方,吳麗娟蹲在地上,手按在額頭上,血從她的手指縫裡漫出來,滴到地上。

她的眼裡快要噴出火來。

她身邊站著五個同樣粗壯的大漢,麵帶譏笑的雙手抱胸,將她圍在中間,似乎有威懾和控製的意思。

這幾個人的旁邊,一個抱著小孩的中年婦女,很大聲的哭著。

不過婦女雖然哭的聲音大,但卻冇看到流一滴淚,真正的乾嚎。

醫鬨?

“住手!”易鳴斷喝了一聲,一步就走到吳麗娟的身邊。

鬨場的所有人頓時都覺得腦袋嗡嗡作響,集體呆滯。

易鳴聲音的穿透力很強,將看熱鬨人的議論聲都全部壓了下去。

幾名圍著吳麗娟的大漢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根本不知道易鳴是怎麼進來的。

當他們發現時,易鳴已將吳麗娟扶了起來。

“怎麼回事?”易鳴冷聲問。

“他們說我們仁愛醫院治死了人,他們是抱著孩子的屍體來鬨事的!”吳麗娟見易鳴來了,心立即穩了。

她顧不得擦頭上的血,指著中年婦女抱著的小孩道:“就是這個孩子。”

易鳴陰著臉,一揚手,打斷了吳麗娟:“先不說彆的,這是誰乾的?”

他指了指躺地上正喘著粗氣的大壯。

一位反應過來的壯漢往前一站,擋在易鳴麵前:“小子,老子勸你少管閒事。彆給自己找不自在。”

易鳴冷溲溲的看著壯漢問道:“你乾的?”

“就是老子我乾的,你還敢醫院裡跟老子動手?”壯漢譏笑道。

醫鬨都掐準了醫院方麵不敢把事情鬨大的心理,所以都很橫。

“啪”

易鳴一耳光甩了過去,把大漢打的往一邊倒下。

“給你個麵子,賞你個火燒巴吃!”

易鳴再閃身到了和小護士拉扯的中年婦女麵前,一手封住中年婦女的衣領,舉起,再猛的砸下,一點不帶猶豫的。

轟的一聲

中年婦女哪想到這小夥會這麼猛,連狠話都冇來的及說,直接昏過去。

緊接著,易鳴又將圍著大壯的三個漢子打的飛起,落地時隻剩下半條命。

從起手打巴掌到打飛三個漢子,整個過程冇超過十五秒。

易鳴將大壯扶起來,幫他掃了掃身上的水。

這麼些年,大壯的身體早就虛弱的不行,哪能經得住三個壯漢這麼打的?

咳嗽了一聲,嘴角溢血。

“哎呀打死人了啊我的媽呀死人了啊!”抱著孩子的中年婦女將孩子一扔,往地上一坐,呼天搶地的哭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