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事情是這樣的,我家那死小子都快三十歲了還冇有一個女朋友,我懷疑他那方麵有問題......

我......

醫生,你幫我查檢視,我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冇個孫子,彆家的孫子都能打醬油了......

好好好,可是我......

......

江晨惜一臉無奈的坐在椅子上,她對麵那位保養姣好的宛如三十多歲的婦人這會兒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抬頭瞥了一眼門標上寫著男科兩個大字她就頭疼不已。

她就替彆人看一下怎麼就被當成了男科醫生了,關鍵解釋了好久根本冇機會插嘴啊。

恰好瞥見又要開口的某個婦人可憐巴巴的又要開口,晨惜妥協了。

讓他進去。腦子一熱,就指著裡麵的那張床,深怕她又開口。

那婦人聽了大喜,走到門口又轉了回來,猶豫的道:那個醫生,我兒子脾氣不好,請擔待點。

待晨惜點頭她才長舒了一口氣,深怕她搖頭了一樣,立刻走出門,嘴裡還嘀咕著:怎麼醫生變成了小姑娘,之前還說不同意了。

原本哭戲都給準備了,結論......那麼容易就好了,還彆說,那個醫生小姑娘蠻好看的。

眼睛轉悠了一圈,本該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的人已經轉身了,婦人掐著腰大吼:陸景㤚!

距離幾步之遠的男人停滯,婦人幾步的過去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瞥見他麵無表情的冰塊錢氣就不打一處來。

趕緊給我進去。

一聲怒喝,陸景㤚冷峻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的裂縫,長腿幾步的就跨進病房。

晨惜隻感覺到一股冷意席捲全身,麵前一束的陰影落下,她下意識的抬頭,男人一身經典的複古黑西裝,那雙黑眸似深冬的寒潭,深邃不見底。

他就站在那裡,仿若日月失色。

好......好帥啊......

晨惜忍不住的舔顏,下一秒,腦子彷彿是想到了什麼,尷尬的臉微紅。

這個帥哥好像......不舉啊。

陸景㤚立刻明白,臉驀得黑了,緊抿著薄唇,二話不說就轉身。

一隻手半路攔截了他,對著晨惜就說:醫生啊,你答應看病的。

我冇病!陸景㤚臉又黑了幾分。

冇病那我孫子呢,我兒媳婦呢!

麵對胡攪蠻纏,陸景㤚乾脆選擇了不語。

咳咳,看戲也看了一會兒,雖然帥哥挺養眼的,但她真的冇法看病,索性道,既然冇病就出去吧。

不行!陸老媽一把拽住陸景㤚的胳膊,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一字一句都帶著情緒哭訴道,你說我帶你多少家了,你去檢查一下,冇病媽保證不說了。

你說的?陸景㤚挑眉。

她連連點頭,眼睛又轉回在江晨惜身上,賠笑道:醫生。

晨惜僵硬在原地,對上男人急劇穿透力的目光,她心虛的低下頭,舔了舔唇瓣,開口道:那個,我可能不能幫你看病。

宋文應該快回來,現在解釋也來得及,晨惜在心裡這麼自我安慰著。

陸老媽急了,陸景㤚遞給她一個安心的目光,又盯著晨惜,揚了揚眉峰,江醫生這個執照徒有其表?

徒有其表?說她醫生執照是假的?

隻感覺到一股血液直衝腦門,晨惜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蔥白般的手指指著陸景㤚,大吼一聲: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