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二家的,偷錢可不是小事。”

“要我說,這等毒婦不如直接棍殺,也好省的日後再犯下大錯。”

……

蘇淼淼隻覺得耳畔像是有一群蒼蠅。

嗡嗡嗡的。

吵得人心煩意亂。

她眉頭緊皺,大喝一聲:“閉嘴!”

方纔嘈雜的聲音,頓時消音,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蘇淼淼身上。

她頭疼的揉了揉腦袋。

真是晦氣……

2055年,人類開始爆發喪屍危機,她覺醒雙係異能,在末日世界也混的風生水起。

在與喪屍群搏鬥時,不小心中了五級精神係喪屍的圈套。

冇想到,她非但冇死,還穿越到了古代與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唉,穿就穿了吧。

隻是這原身行為操作堪稱奇葩,讓她都很無語。

原身出生時,恰好被人狸貓換太子,一躍從未來的鄉村野婦變成尚書府的大小姐。打小囂張跋扈,蠢得被人當刀使。

後來真相曝光。

尚書府大夫人念及十幾年養育之恩,將她留下。

原身非但不收斂,反而被有心人挑唆,憎恨上真千金。

各種使絆子陷害……

奈何腦子蠢,隻會些被人一眼看穿的小手段。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尚書府底線。

連大夫人都忍無可忍,派人將原身遣送回鄉下。

聲名狼藉!

按理說,這種劇情放在影視劇裡頭,都算是令人痛快的大結局了。

原身非不……

還要作死!

她看上了村裡的讀書人——蕭瑾,雖然穿著貧寒,但容貌俊朗,氣度不凡。開始也隻是整日裡長籲短歎,幻想嫁給蕭瑾後,蕭瑾考上狀元,她一躍成了狀元夫人,重回京城。

但她也知曉,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狀元又豈是隨隨便便一個泥腿子就能考上的?

直到某一日,她無意間看到蕭瑾的玉佩。

那分明是皇家之物!

之後,她越看越覺得,蕭瑾容貌與當今聖上有幾分相像。

她忍住顫抖,使上各種手段,終於成功嫁給蕭瑾,生了一女二子。

然而……

最後她才知曉,那玉佩隻是他早年進京趕考,在路上撿到的。

王妃夢破碎,原身多年經營付之東流,心態崩了。

徹底放飛自我,變成人見人厭的惡毒女配。

而蘇淼淼好巧不巧的,正好穿越到原身偷錢被抓的這一刻。

真倒黴!

“喲,瞧瞧、瞧瞧,人都說山洞裡的黃鼠狼,又狠又毒。這作惡多端,被人趕回鄉下,還有大小姐的派頭呐。到了你這份上,就算是個真鳳凰也早落了架。不知羞恥!”

陰陽怪氣的聲音,將蘇淼淼拉回神。

她順聲望去。

是個盤了頭的圓臉婦人。

蘇淼淼記憶中有這號人,是蕭家隔壁的王寡婦。

雖說她生了個公道的圓臉,但是為人卻截然相反,經常會在原主這裡偷雞摸狗的占點小便宜!

蘇淼淼冷笑,乾脆利索的從地上爬起來:“假千金也曾做過千金,鳳凰落地也成不了野雞!”

這話噎的王寡婦一愣,一張圓臉迅速紅了起來:“你纔是野雞!下作的小娼婦可彆當我們不知道你偷錢是想乾啥的!野雞成不了真鳳凰,彆學人鳳凰起飛,也不怕摔死!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