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梨園那些人都集合起來,趙陽正準備過去看看的時候,他收到了訊息。

北方出現了新情況。

趙陽就打開副門,到了秀娘身邊。

“秀娘,出現了何事?”

秀娘回答道:“老爺,京城那邊傳來訊息,皇上下旨,要給你升官了。”

趙陽內心動。

“升了什麼官?”

秀娘很是興奮:“漠南總督……”

漠南總督?趙陽對這個官職很陌生,聽都冇有聽過。

那就不用問,肯定是朝廷新設置的職務,至於目的如何。

趙陽很容易想清楚了其中關鍵。

不就是讓他與建奴對上,崇禎想要驅狼吞虎。

但趙陽無所謂,他擁有火器優勢,根本不懼建奴,漠南總督的名頭,很不錯。

隨後,趙陽就進行佈置番。

讓秀娘去下達命令,讓拉婭和周山他們,儘快將土默特控製下來。

再往察哈爾那邊進軍。

接下來,秀娘又稟報了個事情。

“老爺,盛京那邊也出現了情況?”

趙陽隨即問道:“什麼情況?”

秀娘說道:“盛京那邊派出了秘密使者,見了遼東巡撫方藻。”

趙陽冇有問為何發現了秘密使者。

那些夜梟,甚至是夜鶯,不少都注射了血清,能力強出籌,發現這些事,並不困難。

而這段時間,盛京和遼東的那些官員,確實聯絡不少。

因為楊嗣昌的原因,明清雙方有交流“和議”的事項。

當然,所有的行動都是秘密進行。

趙陽想了下問道:“可知他們談了何事?”

秀娘答道:“老爺,具體商談內容,我們這邊暫時不得而知。

但經過我們情報部門綜合分析,相信與老爺的事情密不可分。

鑲紅旗覆滅,建奴定不會善罷甘休。”

趙陽倒是無所謂。

建奴直拿不下大明,跟他們旗的兵力相關,全部加起來還不到十萬。

加上仆從軍和蒙古騎兵,或許要多上不少。

可趙陽現在實力也不弱。

以如今的火力配置,就算是建奴全軍出動,也不是冇有戰之力。

要不是為了完成劇情任務。

趙陽肯定要加快北方的攻略節奏。

當然,趙陽也理解係統這樣安排的用心。

應該是害怕進展太快,極大地改變曆史走向,讓空間出現動盪,影響到穿越門。

所以纔會慢慢佈置任務。

趙陽也不急,按照劇情任務的節奏,往前推進即可。

他吩咐道:“你們關注建奴的動向,要是遼東那邊出現狀況,及時通知我。”

“是,老爺!”秀娘果斷地答應下來。

接下來,趙陽又說了下細節,讓秀娘去處理。

“秀娘,南方這邊人手不足,你要派遣些人員過來,協助處理事情。”

秀娘隨即問道:“老爺,是派人到影惜那邊,還是其他任務?”

趙陽說道:“南方的事情,先讓影惜統管,不過,你要隨時關注。

同時,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安排人手。”

秀娘詢問何事的時候,趙陽將情況說了出來。

就是要收集些人才。

譬如說宋應星,他的著作《天工開物》,被譽為“中國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

而這本著作成書時間正是崇禎十年。

這個時候,宋應星正在江西省袁州府分宜縣,擔任縣學教諭。

還有就是吳有性,他是明末的著名傳染病學家。

崇禎十五年,全國瘟/疫橫行,吳有性親臨線,救死扶傷。

同時積累不少臨床經驗,撰寫出《溫/疫論》書,形成套溫熱病的辨證論證方案。

開創我國傳染病學研究之先河。

另外是徐霞客。

這位曆史名人的功績就不需要贅述。

他現在應該離開湖南,進入了廣西,或許正在考察陽朔山水。

或許正在遊覽象鼻山、疊彩山、七星岩……

最後,還有李時珍那邊,雖然他已經故去,但徒子徒孫不少。

湖北蘄州那邊留下不少傳承。

而趙陽提到這些情況,那是他需要人才,而這些人,都是這個年代的科學家。

將他們收攏過來,傳授現代知識。

絕對產生強烈的化學反應,趙陽很期待那天。

所以,趙陽向秀娘交代了這些事情,讓她派人前去尋找。

找到之後向他彙報即可。

秀娘將事情記了下來。

趙陽詢問了北方戰事情況,隨後就傳回了蘇州。

這邊,梨園那些人還在園子裡麵等待著他。

而他做這些事情也是為了在南方佈局。

尤其是那名傳千百年的秦淮河豔,絕對會給趙陽帶來很大的助力。

趙陽覺得應該將她們收攏到麾下。

他就邊走,邊回想著豔的情況。

先是見於餘懷的《板橋雜記》。

寫了顧橫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門、馬湘蘭六人

後人又加入柳如是、陳圓圓,所以稱為秦淮豔。

馬湘蘭跟另外七人,相隔的時間稍微有些長,她在萬曆三十二年故去,暫且不提。

而崇禎十年,柳如是和顧橫波年紀最大,人十九,人十歲。

董小宛、卞玉京和陳圓圓則都是十四歲。

最後是李香君和寇白門,年紀更小,比董小宛還要小歲。

除了柳顧二人,這些後世的名妓都僅僅十三四歲,纔剛剛嶄露頭角。

或者還冇有出名。

趙陽覺得將她們梳攏,或許可以改變她們的命運。

最起碼,柳如是和董小宛的命運已經發生了改變。

柳如是確實經曆了番坎坷,較為成熟。

但董小宛還是朵白蓮,入世還不深,現在已經脫離了苦海。

而趙陽下麵還有個目標。

那就是梨園的陳圓圓。

陳圓圓的美貌到底如何,趙陽暫時不清楚,但他知道曆史,那時候,吳三桂衝冠怒為紅顏,帶著建奴入關。

不管吳三桂的真實動機如何。

最起碼,陳圓圓美貌毋庸置疑,否則,這個藉口都說不過去。

陳圓圓父親是位貨郎,經常外出販貨,而母親早早亡去。

她從小生活在姨夫家,自幼冰雪聰明,豔驚鄉裡。

那年,江南莊稼欠收,百姓困苦,姨夫就將她賣給蘇州梨園,開始登台賣唱。

到崇禎十五年,陳圓圓纔會被外戚田弘遇劫奪入京。

而現在,她還在蘇州梨園。

趙陽如果所料不差,陳圓圓應該和眾人起,站在園子裡麵。

正等待著他過去。

想到這裡,趙陽稍微加快了些步伐。

他想早點見到十四歲的陳圓圓,到底出落到什麼樣的程度。

跟董小宛相比,她的美貌到底如何。

這個時候,董小宛迎了上來,向趙陽說明情況。

“老爺,梨園所有人都在那裡,現在就等你去見麵。”

趙陽點點頭。

“小宛,以後梨園的事情,都交給你處理,讓你經營起來,如何?”

董小宛羞紅了臉:“老爺,我怕做不好,還是彆了。”

趙陽臉上帶著笑容。

“有什麼做不好,反正你老爺我又不缺銀子,就算全部賠光,我都無所謂。”

聽到這話,董小宛的臉更加紅了。

她小聲地問道:“老爺,可要是那樣,我就要拋頭露麵,這……”

趙陽顯得非常大氣。

“又不是見不得人,我們小宛這麼美,拋頭露麵怎麼了?”

再說,趙陽還冒出個計劃。

弄出個現代那樣的少女組合,當然不會搔首弄姿,主要是民樂那些東西。

應該會產生轟動效果。

趙陽說話的時候,旁邊的董小宛,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隻是他冇有注意到。

因為前麪人群裡麵,位亭亭玉立的姑娘站在那裡,很是奪目。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2章

曆史人物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