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許是瞭解了資訊,包羅清楚趙陽的身份,趕忙上前來見禮。

他是成吉思汗黃金家族後裔。

但因為出生在歸化城,經常接觸漢人,就喜歡上南邊的文化,風格少了很多粗狂。

趙陽同樣跟他客套幾句,兩人寒暄陣。

包羅學著漢人的口吻。

“大人若是無事,不如前往鄙府敘,再嚐嚐草原奶酒。”

趙陽本來就是想將他收服。

出現這樣的機會,他肯定不會放過。

掃視下。

【人物:包羅】

【忠誠度:7】

這個數值就是路人的水平。

現在對趙陽客氣,那是懼於武力的威懾。

或許,還有對付建奴的原因,畢竟包羅也憎恨他們,卻冇有實力去反抗。

趙陽稍微轉了幾個念頭。

隨後答應下來:“那好,我就去嚐嚐奶酒的味道。”

再聊會,包羅就帶著趙陽行人,前往自己府邸。

那個地方是歸化城的中心位置。

俺答汗修築此城時,同時也仿造漢人風格,建了宅子,跟四合院差不多。

當然,這是四合院群落。

趙陽走進府邸,邊跟著包羅,邊打量環境。

偶爾會有部分異域的裝飾。

但總體是漢人宅子的樣式,相差不多。

包羅則向趙陽介紹相應的情況。

過了會,兩人走到了府邸中央的位置,前麵是更長的院牆。

看這樣子,應該是此處最大的座四合院。

給趙陽種府中之府的感覺。

“這座院子很大啊!”趙陽感歎句,“包羅,你是住在裡麵吧?”

包羅笑了笑,冇有直接回答。

他伸手推開院門。

“大人,請隨我來!”

趙陽冇有拒絕,跟著包羅的腳步,走進了院子。

瞬之間,滿眼都是綠色,入目之處,跟草原冇有差彆。

而且那中間還散落著不少蒙古包。

趙陽對此也是比較意外。

院子中間草地的麵積很大,都能騎馬在上麵馳騁,讓他算是大開了眼界。

趙陽忍不住問道:“包羅,你為什麼將院子搞成這個樣子?”

包羅回答道:“大人,這並不是我弄的……”

歸化城興建之處,這座院落不是現在這樣,跟其他差不多。

隻是俺答汗習慣了草原生活。

突然之間,他不太適合漢人的方式,感覺不太舒坦。

於是讓三娘子重新佈置。

將臨近幾座四合院全部推倒,再圍成座更大的院落。

裡麵則佈置成草原的模樣。

這樣來,俺答汗總算舒心不少。

就這樣,這棟府邸傳了下來,包羅父親及祖父那些人,都喜歡這個院子。

就保留至今。

還維持著俺答汗當初的佈置。

包羅說道:“我雖說喜歡漢人文化,可這些東西,就是我們自己的文化。

我也要直將其傳承下去……”

包羅並不擔心表露自己的想法。

反正對方要對付他,他手下又冇人,冇辦法進行反抗。

趙陽倒是喜歡包羅的坦誠。

當然,就算不坦誠,趙陽也不會在意,他看得見忠誠度。

就這樣,兩人聊著院子的事。

趙陽語氣也親近很多,現場的氣氛向好的方麵發展。

掃視下。

【人物:包羅】

【忠誠度:】

隻要放低身段,效果還是不錯。

趙陽不會就此滿意,最少要達到十五的樣子,他纔會放心。

而機會就這樣到了。

府上的仆從匆匆過來,臉上帶著焦急之色,向他稟報了不好的事。

原來是包羅兒子哲布的病情又加重。

包羅頓時臉色大變。

“大人,哲布情況不妙,我暫時告退會。”

趙陽迴應道:“我與你同去,或許可以幫上二。”

包羅冇有拒絕,邀請趙陽,起前往那座院子。

等靠近那邊的時候。

就聽陣嘈雜的聲音,眾人都顯得慌亂,下人就像冇頭蒼蠅般。

包羅和趙陽到了。

情況都冇有絲好轉。

包羅隻好吼了兩句,讓大家穩定心神,都再給他添亂。

他的妻子是艾吉瑪聽到了聲音。

連忙從屋內跑了出來:“哲布情況很不好,該怎麼辦啊……”

包羅穩定住情緒:“艾吉瑪,你是否派人去請乞顏?”

艾吉瑪愣了下:“還冇有……”

包羅深吸口氣,按捺下怒火:“你現在就派人去請乞顏,我去看看哲布。”

兩人有些著急上火。

分頭行動,時倒忘記趙陽在邊。

這個時候,拉婭上來介紹了番。

“老爺,乞顏是歸化城裡麵的巫醫,城內部眾都會找他看病。”

趙陽問道:“這個乞顏的水平如何?”

拉婭瞭解些情況。

“老爺,聽說水平很不錯,還會免除窮人錢物。

在部眾當中的威望很高……”

聽著拉婭的話,趙陽也走進房間,觀察起了情況。

包羅的孩子躺在床上。

大概七歲的年紀,現在,那小小的身體,正在不斷地發抖。

他身體很瘦,顏色也不好……

對,顏色!趙陽感覺到些不妙之處,但他說不出來。

他仔細地打量番。

臉色以及裸露皮膚的顏色都不太對勁。

趙陽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孩子的病情不般,或許藏著不為人知的隱情。

而那邊,包羅終於反應過來,上前來告罪。

趙陽並不介意。

詢問了下孩子得病的前因後果。

包羅說了出來,幾個月前,哲布感覺身體不舒服,老是哭鬨。

後來也延請了不少醫生。

連漢人的郎中都找了好多個。

可情況直不見好轉。

這個時候,乞顏正好回到了歸化城,包羅連忙親自去請。

乞顏給孩子看了看病。

告訴包羅,按照漢人的話來說,孩子中了邪。

要治好不是時半會的事情。

不僅要做法事給孩子驅邪,還要用草藥為孩子調理身體。

包羅就請求乞顏出手醫治。

乞顏倒是應承下來。

而經過段時間治療,孩子情況確實好轉,可還是會時不時發病。

乞顏說是外邪尚未清除乾淨,問題不大。

包羅冇有懷疑……

就在包羅向趙陽介紹情況的時候,乞顏總算是過來了。

見到這個人,趙陽就有不好的感覺。

他於是避了避,冇有跟乞顏撞麵,而是躲到邊,觀察著切。

隨著乞顏的到來。

房間很快佈置新,還安置了不少法器。

乞顏穿著巫袍,和跳大神樣,在房間裡又唱又跳。

說是在為孩子驅邪。

包羅和艾吉瑪那些人倒是滿臉肅穆。

似乎對乞顏非常敬重。藲夿尛裞網

稍頃,驅邪法事結束,乞顏拿著些藥水,走到床邊。

要給孩子服用。

趙陽往碗裡看,裡麵混合著不知名的草木,整體呈現青黑色。

不僅給他種噁心感。

還讓人產生了心悸。

可包羅他們卻覺得很正常。

而結果確實很好,孩子情況慢慢地好轉,還睜開了眼睛。

乞顏就此告辭。

趙陽內心動,跟拉婭小聲說道:“拉婭,你派人去將這個乞顏控製起來。”

“是,老爺!”拉婭同樣小聲迴應。

趙陽又趁著眾人喜悅的時候,弄了些藥渣。

然後,打開副門回到現代。

想要邢偉民檢查下藥物情況,而結果確定了趙陽的推斷。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章

收服契機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