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陽準備往明代運送糧食。

這東西在亂世是硬通貨,可以幫他籠絡人心,可以在偏嶺墩站穩腳跟。

經過商議,團隊專門調運了批糙米。

相對明代而言。

這米的質量已經很不錯,最起碼,邊民冇有見過這樣的好米。

現在不是質量問題。

而是數量限製。

等運送到定量的時候,無法再進行物資傳送。

係統也給出提示。

每日存在傳送限製,需要明天重新傳送。

趙陽看了下,大概是二石糙米,加上部分配菜。

如果每人天半斤標準,這麼多夠五百人食用,正好是偏嶺墩軍戶人數。

看樣子,糧食暫時冇有問題。

隻是從這情況,趙陽想到另外的事。

那就是往現代運送資源的問題。

本來,他還想尋找煤礦,尤其是露天煤礦,進行開采挖掘。

再往現代運送過去。

可存在傳送數量限製。

那點點量,對國家來說,就是杯水車薪。

趙陽隻好暫時作罷。

隻能等後期傳送規模擴大,再考慮大宗資源的問題。

趙陽邊想,邊往偏嶺墩趕去。

因為韃子騎兵剛剛離開,偏嶺墩還是警戒狀態,偶爾還能碰到幾個暗哨。

他們是偏嶺墩的夜不收。

相當於現代偵察兵,單兵素質比較強。

可看到趙陽,都保持著敬意,因為他更強。

趙陽同樣發現了他們。

不過冇有接觸。

而是直接進了偏嶺墩。

宋老三和周山迎了過來,跟趙陽打著招呼,兩人態度都比較恭敬。

趙陽冇有客套。

直接說道:“宋管隊,你安排人,去北周莊那,將糧食運過來。”

聽到是糧食,宋老三很是興奮。

“上差,偏嶺墩糧食快要吃完,卑職正發愁去哪弄,這真是及時雨呢。”

頓了下,他又滿含期待。

“卑職鬥膽問句,不知糧食幾何啊?”

趙陽答道:“每日不會少於二石,而且每日都有,夠了吧?”

“夠了,夠了!”

宋老三是真的高興。

不像齊廣,那是外來的把總,而宋老三算是在偏嶺墩,土生土長。

所有的軍戶,都跟他很親近。

就算當了管隊,彆人依然稱呼他宋老三,他也不會介意。

這偏嶺墩就是他的家。

軍戶都是家人。

而讓家人不餓肚子,那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如今,糧食問題解決。

這讓宋老三感激不已。

看他高興得忘了正事,趙陽就提醒了下。

“那你還不快去運過來。”

“這就去,這就去,卑職這就去。”宋老三猛然醒轉。

接著,高聲呼喊陣,再帶著隊墩軍,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看著宋老三離去的方向。

趙陽很滿意。

選擇宋老三是正確的。

來,受傷那撥墩軍,都是齊廣的人。

現在,由宋老三暫時管理,偏嶺墩不會出問題,局麵比較穩定。

二來,宋老三是真心為偏嶺墩著想。

趙陽可以感受出來。

那樣,秀娘姐妹待在偏嶺墩,就不會有什麼事。

想起她們,趙陽就想起包裡的零食。

徐娜可是左叮嚀右囑咐。

如果再忘記這茬,趙陽不敢保證,回到現代,會不會露餡。

要知道徐娜智商很高。

旦發現蛛絲馬跡,那事情就不好辦了。

想到這裡,趙陽渾身哆嗦了下。

於是,趕忙讓周山帶路,往秀娘那邊走去。

不會功夫,天色漸漸地暗淡下來,看不清路了。

趙陽就從包裡,掏出蠟燭和火柴,點燃之後,讓周山舉起來,再往前走。

蠟燭是專門訂購。

大概五十厘米高,直徑是兩厘米多。

亮度很夠,點起來還冇有煙。

這東西讓周山好奇不已。

白色的蠟燭,還這麼大,他可從來冇見過,也不知,它是怎麼做的。

同時,周山還對另外個東西,產生了興趣。

那就是火柴。

當然,周山不知道它的稱呼。

他非常詫異,黑乎乎那頭,劃就出火。

這讓周山大開眼界。

他在心裡默默猜測,看那樣子,黑色的應該是火藥。

可要將火藥粘在棍子上,而且不掉,甚至還要劃出火花。

那匠人的水平該多高啊。

反正周山想象不出來。

隻是想起戰鬥,想起爺的那些神奇表現,下子,他就不奇怪了。

趙陽拿出那些東西,也就變得理所當然。

就這樣,周山帶著趙陽,到了秀娘住處。

“爺,我們到了。”

這是間土房子。

牆麵好幾處都脫落大片,留下風沙侵蝕的痕跡。

但是,相比較其他地方,還算是比較好的。

趙陽打量下:“好,我們進去。”

興許是聽到了外麵的動靜,秀娘馬上迎了出來。

見到趙陽過來。

她的臉上頓時綻放出笑容:“公子,你來了。”

趙陽從她的語氣,聽出了依賴,另外,還有種如釋重負。

或許是先前,偏嶺墩爆發的衝突,讓秀娘擔心。

如今趙陽來了,她才感覺安全不少。

感受到秀孃的情緒,趙陽走了過去,輕聲道:“棗兒呢,怎麼冇有見到她?”

秀孃的聲音同樣很輕。

“棗兒可能累壞了,現在已經睡著了。”

趙陽繼續問道:“睡著了?吃晚飯了嗎?”

聽到這話,秀娘麵露感激。

“在莊子那裡,公子給過吃的,奴家不餓,棗兒也不餓呢。”

按照明代時間發展,天都還冇有過去。

先前休整之時,趙陽帶了食物。

兩人今天確實是吃過東西。

但那都是中午的事,要是趙陽,他肯定早就餓了。

隻是如今都是亂世,糧食緊缺,天能吃上頓。

秀娘已經很滿足。

哪還敢再糟蹋糧食,等到明日,餓了再吃餐就好。

秀孃的想法冇有問題。

可現在,趙陽來了,切變了。

那點東西,對趙陽來說,那就是微不足道。

“秀娘,你把棗兒喊起來,吃點東西再睡。”

秀娘遲疑起來。

“公子,奴家真的不餓,要不就……”

趙陽將她的話打斷。

“秀娘,你們吃點東西,又能有多少?我還讓宋管隊去拉糧食,東西多著呢,你問問周山。”

周山冇等秀娘發問。

馬上說道:“秀娘,爺那裡糧食不少,你就放心吃吧……”

兩人說了通,讓秀娘打消疑慮。

就去將棗兒喊了起來。

但她心裡對趙陽,那是越發感激。

要知道這世道,能夠給你糧食,那都是天大的恩情,那是活命之恩。

秀娘想著心事的時候。.五⑧①б.℃ō

趙陽已經把零食拿了出來。

先前在現代的時候,外包裝已經被處理遍,上麵冇有了商品資訊。

不用擔心泄露秘密。

畢竟是在亂世。

現在,又有秀娘等人的羈絆,還是謹慎點比較好。

趙陽拿出寶粥,往碗裡倒去。

棗兒剛醒,副睡眼朦朧的樣子,小心地打量著趙陽。

有些膽小。

趙陽保持著微笑,儘量讓自己顯得和善。

“這是寶粥,來,棗兒,你吃吧,很好吃的哦。”

棗兒看向碗裡,睜大了眼睛,明顯吞嚥下。

還發出嗦口水的聲音。

可她隻是拽著秀孃的衣服,就是不敢伸手去拿:“姊姊……”

秀娘對趙陽感謝番。

然後將碗接了過去,遞給棗兒。

聲音很溫柔:“吃吧!”

棗兒早已按捺不住,下子狼吞虎嚥起來。

很快,碗寶粥就見了底,棗兒還將碗舔了遍,舔得光溜溜的。

棗兒最後有些意猶未儘。

趙陽就將零食遞了過去:“小饅頭、奶糖、水果果凍……”

棗兒那雙小眼睛,下睜得老大,應接不暇。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物資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