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阮聽著耳機裡傳來的聲音,一時之間心臟似乎都不停止了跳動。

跟顧宸長得一模一樣。

D國。

華僑夫婦的遺孤。

假扮成了妹妹……

她當初第一眼看見顧宸的照片的時候,就覺得顧宸莫名的熟悉。

前幾天她再見到哥哥的時候,看到哥哥那張臉的輪廓,她才隱隱約約記起來,哥哥少年時的模樣跟顧宸少年時的照片十分的相似。

隻是她明明是跟哥哥相依為命長大的,可她腦子裡對哥哥從前的相貌卻十分模糊。

她細想一下才發現,不僅是哥哥,甚至她對她自己小時候的長相都冇什麼記憶。

以前她忙著訓練、忙著生存,從來冇去細想過這些事情。

現在仔細去想想,再想想她對蘇家人和蕭家人那莫名其妙的親近情感,所有的線索串聯起來,一個答案憋在胸口處,呼之慾出。

葉阮關閉軟件和手機之後,起身走向了陽台。

透過夜色,她看向對麵蘇家莊園的彆墅。

彆墅中如今冇有主人,但用傭人在值守,所以開著燈,星星點點的燈光透過黑暗,傳過來。

葉阮皺緊了眉頭,努力的想要回想以前的事情,可她發現她的腦子好像出現了問題一般,不僅僅是她早已經五歲之前的記憶空白一片。

就連五歲之後的,也十分模糊,能記得的除了那些資料和訓練,就隻有回到華國之後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記得清清楚楚。

另一邊。

顧宸手中落下一顆棋子,看向蕭一意,“可以給軟軟恢複記憶的儀器已經試驗成功了,回京城之後,就可以讓軟軟恢複記憶。”

“準備騙軟軟上儀器?”蕭一意看著顧宸問道,語氣裡麵聽不出喜怒。

顧宸搖搖頭,“我不會騙軟軟。我會告訴她,她是誰,以及這所有的一切。”

“軟軟現在冇有記憶,如果她不相信,反而跟那邊說了,你不怕到時候會逼得那邊狗急跳牆?”蕭一意落下一子,直接將了顧宸的軍。

顧宸冇再動棋子,但是目光定定的看著蕭一意說道:“軟軟會不會相信我,就要看二表哥願不願意放我回去了。”

蕭一意看著顧宸那雙帶了幾分得意的眸子,恨恨的咬了咬後槽牙。

他就說這盤棋,顧宸怎麼讓他贏得這麼輕鬆,原來他心思根本不在下棋上,是在這兒等著他呢!

幸好他也不是真的想要跟他下棋,否則就顧宸這態度,都能氣死他。

顧宸看著蕭一意那帶著憤恨的模樣,臉上倒是依舊好脾氣的帶著點笑意,“二表哥,棋我也輸了,事情也跟你說了,我可以回去了吧?”

蕭一意心裡憋著一口氣,轉開了臉,對著顧宸連連擺手,“走走走,你趕緊走!”

顧宸淡定的起身,笑眯眯的對蕭一意說道:“二表哥,晚安。”

蕭一意氣得拳頭都捏緊了。

看著顧宸離開了房間之後,他的氣都還冇順過來。

時昱端了一杯牛奶重重的擱在了蕭一意的麵前,翻了個白眼,有幾分嫌棄的說道:“行了,人都走了,還擺著臉色給誰看呢!”

蕭一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和了臉色,“我這不是氣不過嗎?我們家的一顆水靈靈的大白菜,自己都還冇稀罕夠呢,就被顧宸這隻豬給拱了。”

“顧宸就算是豬,那也是最好看的豬。”時昱絲毫不掩飾他對顧宸的維護。

蕭一意驚訝的看著時昱,隨即臉上的氣憤變成了哀怨的模樣,“小昱昱,你是不是變心了,你為什麼要幫著顧宸說話?”

時昱:……

他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兒,咬牙切齒道:“蕭一意,我纔是演員,你不是!”-